《刑赏忠厚之至论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刑赏忠厚之至论 苏轼

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、成、康之际,何其爱民之深,忧民之切,而待天下以君子长者之道也!正是忠厚处,一篇主意在此一句。 ○总冒以咏叹起,另是一种起法。有一善,从而赏之,又从而咏歌嗟叹之,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;有一不善,从而罚之,又从而哀矜惩创之,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。一意翻作两层。故其吁俞之声,欢休惨戚,*安平秋校勘记:“休”,《经进东坡文集事略》作“忻”。见于虞、夏、商、周之书。吁,叹其不然之辞。俞,应许之辞也。 ○应上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、成、康,此言盛时之忠厚。成、康既没,穆王立而周道始衰,然犹命其臣吕侯,而告之以祥刑。吕刑》:“告尔祥刑。”刑,凶器。而谓之祥者,刑期无刑,民协于中,其祥莫大焉。其言忧而不伤,威而不怒,慈爱而能断,恻然有哀怜无辜之心,故孔子犹有取焉。此言至衰世而忠厚犹存。

传曰:“赏疑从与,所以广恩也。罚疑从去,所以慎刑也。”当赏而疑,则宁与之。当罚而疑,则宁不致罚。 ○就疑处见出忠厚来,篇中不出此意。当尧之时,皋陶为士,将杀人,皋陶曰杀之三,尧曰宥之三。故天下畏皋陶执法之坚,而乐尧用刑之宽。皋陶曰”二句,诸主文不知其出处,及入谢,欧阳公问其出处,东坡笑曰:“想当然耳!”数公大笑。*安平秋校勘记:注中“主”,原误作“生”,今据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及鸿文堂本改。四岳曰:“鲧可用。”尧曰:“不可。鲧方命圮痞。族。”既而曰:“试之。”四岳,官名。一人而总四岳诸侯之事也。方命,逆命而不行也。圮族,犹言败类也。何尧之不听皋陶之杀人,而从四岳之用鲧也?然则圣人之意,盖亦可见矣。独举尧以为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之例,刑赏忠厚意便跃然。《书》曰:“罪疑惟轻,功疑惟重。与其杀不辜,宁失不经。”罪可疑者,则从轻以罚之。功可疑者,则从重以赏之。法可以杀、可以无杀者,与其杀之而害彼之生,宁姑生之而自受失刑之责。呜呼!尽之矣。引经顿住。下乃畅发题旨,得意疾书,如长江大河,一泻千里。可以赏,可以无赏,赏之过乎仁;可以罚,可以无罚,罚之过乎义。过乎仁,不失为君子;过乎义,则流而入于忍人。故仁可过也,义不可过也。至理快论。

古者赏不以爵禄,刑不以刀锯。又振起。赏之以爵禄,是赏之道行于爵禄之所加,而不行于爵禄之所不加也;刑以刀锯,是刑之威施于刀锯之所及,而不施于刀锯之所不及也。又将刑赏振宕一番,下便一转而入,快利无前。先王知天下之善不胜升。赏,而爵禄不足以劝也;知天下之恶不胜刑,而刀锯不足以裁也。是故疑则举而归之于仁,到底不脱“疑”字。以君子长者之道待天下,使天下相率而归于君子长者之道,应前。故曰忠厚之至也。一句点出。文气已完。下作余波。

《诗》曰:“君子如祉,耻。乱庶遄已。君子如怒,乱庶遄沮。”祉,喜也。遄,速也。夫君子之已乱,岂有异术哉?制其喜怒,*安平秋校勘记:“制”,原误作“时”,今据《经进东坡文集事略》改。而无失乎仁而已矣。《春秋》之义,立法贵严而责人贵宽,因其褒贬之义以制赏罚,亦忠厚之至也。引《诗》、引《春秋》,亦见同归于忠厚,深著夫子作《春秋》之意,有得于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、成、康之心。

此长公应试文也。只就本旨,从“疑”上全写其忠厚之至。每段述事,而断以婉言警语。天才灿然,自不可及。

《刑賞忠厚之至論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刑賞忠厚之至論 蘇軾

堯舜禹湯文武成康之際、何其愛民之深、憂民之切、而待天下以君子長者之道也。正是忠厚處、一篇主意、在此一句。 ○總冒以詠歎起、另是一種起法。有一善、從而賞之、又從而詠歌嗟歎之、所以樂其始而勉其終。有一不善、從而罰之、又從而哀矜懲創之、所以棄其舊而開其新。一意翻作兩層。故其吁俞之聲、歡休慘戚、見於虞夏商周之書。吁、歎其不然之辭。俞,應許之辭也。 ○應上堯舜禹湯文武成康、此言盛時之忠厚。成康旣沒、穆王立而周道始衰。然猶命其臣呂侯、而告之以祥刑。呂刑、告爾祥刑。刑、凶器。而謂之祥者、刑期無刑、民協于中、其祥莫大焉。其言憂而不傷、威而不怒、慈愛而能斷、惻然有哀憐無辜之心、故孔子猶有取焉。此言至衰世而忠厚猶存。傳曰、賞疑從與、所以廣恩也。罰疑從去、所以慎刑也。當賞而疑、則甯與之。當罰而疑、則甯不致罰。 ○就疑處見出忠厚來、篇中不出此意。當堯之時、臯陶爲士。將殺人、臯陶曰殺之三、堯曰宥之三。故天下畏臯陶執法之堅、而樂堯用刑之寬。臯陶曰二句、諸生文不知其出處、及入謝、歐陽公問其出處、東坡笑曰、想當然耳。數公大笑。四岳曰、鯀可用、堯曰、不可、鯀方命圮痞、族、旣而曰試之。四岳、官名。一人而總四岳諸侯之事也。方命、逆命而不行也。圮族、猶言敗類也。何堯之不聽臯陶之殺人、而從四岳之用鯀也。然則聖人之意、蓋亦可見矣。獨舉堯以爲舜禹湯文武之例、刑賞忠厚、意便躍然。書曰、罪疑惟輕、功疑惟重。與其殺不辜、甯失不經。罪可疑者、則從輕以罰之。功可疑者、則從重以賞之。法可以殺可以無殺者、與其殺之、而害彼之生。甯姑生之、而自受失刑之責。嗚呼盡之矣。引經頓住。下乃暢發題㫖、得意疾書、如長江大河、一瀉千里。可以賞、可以無賞、賞之過乎仁。可以罰、可以無罰、罰之過乎義。過乎仁、不失爲君子。過乎義、則流而入於忍人。故仁可過也、義不可過也。至理快論。古者賞不以爵祿、刑不以刀鋸。又振起。賞之以爵祿、是賞之道行於爵祿之所加、而不行於爵祿之所不加也。刑以刀鋸、是刑之威施於刀鋸之所及、而不施於刀鋸之所不及也。又將刑賞振宕一番、下便一轉而入、快利無前。先王知天下之善不勝升、賞、而爵祿不足以勸也、知天下之惡不勝刑、而刀鋸不足以裁也。是故疑則舉而歸之於仁、到底不脫疑字。以君子長者之道待天下、使天下相率而歸於君子長者之道、應前。故曰、忠厚之至也。一句點出。文氣已完。下作餘波。詩曰、君子如祉、恥、亂庶遄已。君子如怒、亂庶遄沮。祉、喜也。遄、速也。夫君子之已亂、豈有異術哉。時其喜怒、而無失乎仁而已矣。春秋之義、立法貴嚴、而責人貴寬、因其褒貶之義以制賞罰、亦忠厚之至也。引詩、引春秋、亦見同歸于忠厚、深著夫子作春秋之意、有得于堯舜禹湯文武成康之心。

此長公應試文也。只就本㫖、從疑上全寫其忠厚之至。每段述事、而斷以婉言警語。天才燦然、自不可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