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范增论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范增论 苏轼

汉用陈平计,间疏楚君臣。项羽疑范增与汉有私,稍夺其权。增大怒曰:“天下事大定矣,君王自为之,愿赐骸骨归卒伍。”归未至彭城,疽发背死。苏子曰:增之去善矣。不去,羽必杀增。略一提。独恨其不早耳。劈下一断,作冒。

然则当以何事去?故作问。增劝羽杀沛公,羽不听,终以此失天下,当于是去耶?故作问。曰:否。增之欲杀沛公,人臣之分也。羽之不杀,犹有君人之度也。增曷为以此去哉?故作答。 ○故作问答,以起下正意。《易》曰:“知几其神乎!”《诗》曰:“相彼雨雪,先集维霰。”线。 ○霰,雪之始凝者也。将大雨雪,必先微温。雪自上下,遇温气而搏,谓之霰。久而寒胜,则大雪矣。 ○先引《诗》《易》语,文势不迫。增之去,当于羽杀卿子冠军时也。义帝命宋义为上将,号曰卿子冠军,后为项羽所杀。 ○通篇只一句断尽。陈涉之得民也,以项燕、扶苏。陈涉初起兵,假楚将项燕、秦太子扶苏为名。二人已死,陈涉诈称,以感动人心。 ○借陈涉引起项氏。*安平秋校勘记:《经进东坡文集事略》无“扶苏”二字。项氏之兴也,以立楚怀王孙心。而诸侯叛之也,以弑义帝。楚怀王入秦,无罪而亡,楚人怜之。南公曰:“楚虽三戸,亡秦必楚。”范增劝项梁求楚怀王孙名心者,立以为楚怀王。项羽阳尊怀王为义帝,阴使人弒之。 ○此言楚之盛衰系于义帝之存亡。且义帝之立,增为谋主矣。义帝之存亡,岂独为楚之盛衰,亦增之所与同祸福也。未有义帝亡而增独能久存者也。此言义帝之存亡关乎范增之祸福。羽之杀卿子冠军也,是弑义帝之兆也。其弑义帝,则疑增之本也,岂必待陈平哉?三人生死去就,最相关涉。推原出来,正见增之去,当于杀卿子冠军时也。物必先腐也,而后虫生之;人必先疑也,而后谗入之。陈平虽智,安能间无疑之主哉?反振二句,结过疑增不待陈平意。

吾尝论义帝天下之贤主也。独遣沛公入关,不遣项羽;借遣沛公引起识卿子冠军。识卿子冠军于稠人之中,而擢以为上将。不贤而能如是乎?叹义帝之贤,以起羽与义帝势不两立。羽既矫杀卿子冠军,义帝必不能堪。非羽弑帝,则帝杀羽。不待智者而后知也。申上“羽杀卿子冠军,是弒义帝之兆”句。增始劝项梁立义帝,诸侯以此服从;中道而弑之,非增之意也。夫岂独非其意,将必力争而不听也。空中著想,妙。不用其言而杀其所立,羽之疑增,必自是始矣。申上“弒义帝则疑增之本”句。

方羽杀卿子冠军,增与羽比肩而事义帝,救赵时,项羽为次将,范增为末将,故曰“比肩事义帝”。君臣之分未定也。为增计者,力能诛羽则诛之,不能则去之,岂不毅然大丈夫也哉?代增处置一番。增年已七十,合则留,不合则去。不以此时明去就之分,而欲依羽以成功名,陋矣!责增之不能知几,由于不明去就之分,最有关锁。虽然,增,高帝之所畏也。增不去,项羽不亡。呜呼!增亦人杰也哉!结尾作赞叹语,尽抑扬之致。

前半多从实处发议,后半多从虚处设想。只就增去不能早处,层层驳入,段段回环,变幻无端,不可测识。

《范增論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范增論 蘇軾

漢用陳平計、間疏楚君臣。項羽疑范增與漢有私、稍奪其權。增大怒曰、天下事大定矣、君王自爲之、願賜骸骨歸卒伍。歸未至彭城、疽發背死。蘇子曰、增之去善矣。不去、羽必殺增。略一提。獨恨其不早耳。劈下一斷、作冒。然則當以何事去。故作問。增勸羽殺沛公、羽不聽、終以此失天下、當於是去耶。故作問。曰否、增之欲殺沛公、人臣之分也。羽之不殺、猶有君人之度也。增曷爲以此去哉。故作答。 ○故作問答、以起下正意。易曰、知幾其神乎。詩曰、相彼雨雪、先集維霰。線、 ○霰、雪之始凝者也。將大雨雪、必先微溫。雪自上下、遇溫氣而搏、謂之霰。久而寒勝、則大雪矣。 ○先引詩易語、文勢不迫。增之去、當於羽殺卿子冠軍時也。義帝命宋義爲上將、號曰卿子冠軍、後爲項羽所殺。 ○通篇只一句斷盡。陳涉之得民也、以項燕扶蘇。陳涉初起兵、假楚將項燕、秦太子扶蘇爲名。二人已死、陳涉詐稱、以感動人心。 ○借陳涉引起項氏。項氏之興也、以立楚懷王孫心。而諸侯叛之也、以弑義帝。楚懷王入秦、無罪而亡、楚人憐之。南公曰、楚雖三戸、亡秦必楚。范增勸項梁求楚懷王孫名心者、立以爲楚懷王。項羽陽尊懷王爲義帝、陰使人弒之。 ○此言楚之盛衰、係于義帝之存亡。且義帝之立、增爲謀主矣。義帝之存亡、豈獨爲楚之盛衰、亦增之所與同禍福也。未有義帝亡、而增獨能久存者也。此言義帝之存亡、關乎范增之禍福。羽之殺卿子冠軍也、是弑義帝之兆也。其弑義帝、則疑增之本也。豈必待陳平哉。三人生死去就、最相關涉。推原出來、正見增之去、當于殺卿子冠軍時也。物必先腐也、而後蟲生之。人必先疑也、而後讒入之。陳平雖智、安能閒無疑之主哉。反振二句、結過疑增不待陳平意。吾嘗論義帝、天下之賢主也。獨遣沛公入關、不遣項羽。借遣沛公引起識卿子冠軍。識卿子冠軍于稠人之中、而擢以爲上將、不賢而能如是乎。歎義帝之賢、以起羽與義帝、勢不兩立。羽旣矯殺卿子冠軍、義帝必不能堪。非羽弑帝、則帝殺羽。不待智者而後知也。申上羽殺卿子冠軍、是弒義帝之兆句。增始勸項梁立義帝、諸侯以此服從。中道而弑之、非增之意也。夫豈獨非其意、將必力爭而不聽也。空中著想、妙。不用其言而殺其所立、羽之疑增、必自是始矣。申上弒義帝、則疑增之本句。方羽殺卿子冠軍、增與羽比肩而事義帝、救趙時、項羽爲次將、范增爲末將、故曰比肩事義帝。君臣之分未定也。爲增計者、力能誅羽則誅之、不能則去之、豈不毅然大丈夫也哉。代增處置一番。增年已七十、合則留、不合則去。不以此時明去就之分、而欲依羽以成功名、陋矣。責增之不能知幾、由于不明去就之分、最有關鎖。雖然、增、高帝之所畏也。增不去、項羽不亡。嗚呼、增亦人傑也哉。結尾作贊歎語、盡抑揚之致。

前半多從實處發議、後半多從虛處設想。只就增去不能早處、層層駁入、段段迴環。變幻無端、不可測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