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周鄭交質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周鄭交質 隱公三年 左傳

鄭武公、莊公、爲平王卿士。父子俱秉周政。王貳于虢。王病鄭之專、欲分政于虢公。鄭伯莊公。怨王。貳與怨、俱根心上來、伏下信不由中。王曰、無之。只用無之二字支吾、全是小兒畏撲光景。故周鄭交質。至、 ○質、物相質當也。君權替、臣紀廢、自此極矣。王子狐爲質於鄭、鄭公子忽爲質於周。平王子名狐、鄭公子名忽。 ○先言王出質、而後言鄭出質者、明鄭伯偪王立質畢、而後聊以公子塞責、是惡平王先與人質也。王崩。周人將畀虢公政。畀、與也。將者、未決之辭。卻爲鄭莊窺破。故王以三月崩、而祭仲以四月寇、言其疾也。四月、鄭祭債、卽祭仲。率、師取溫之麥。秋、又取成周之禾。溫、周邑名。成周、今洛陽縣。 ○書溫、又書成周者、四月猶溫、秋則徑入成周。寫鄭莊之惡、不唯無君、直是異樣慘毒。周鄭交惡。如字、 ○敍事止此。下皆左氏斷辭。君子曰、信不由中、質無益也。一句喝倒交質之非。明恕而行、要平聲、之以禮、雖無有質、誰能間去聲、之。明則不欺、恕則不忌、所謂由中之信也。言本明恕而行、又以禮文、彼此要結、雖不以子交質、誰能離間之也。苟有明信、推開一步說。澗溪沼沚之毛、山夾水曰澗。水注川曰溪。方池曰沼。小渚曰沚。毛、草也。卽下文所謂菜也。蘋蘩蘊藻之菜、蘋、大萍也。蘩、白蒿也。蘊藻、聚藻也。皆生于澗溪沼沚、可以爲菜者。筐筥舉、奇、釜之器、方曰筐、圓曰筥、皆竹器。有足曰錡、無足曰釜、皆鼎屬。黃、汙行潦之水、潢汙、停水也。行潦、流水也。可薦於鬼神、可羞於王公。薦、祭也。羞、進也。 ○以上七句、言至薄之物、猶可藉明信以爲祭祀燕享。而況君子結二國之信、行之以禮、又焉煙、用質。此通言凡結信者、不得用質、非專指周鄭也。 ○上言要之以禮、此又言行之以禮、全是惡周鄭交質之非禮也。風有采蘩采蘋、雅有行葦泂迥、酌、采蘩、采蘋、國風二篇名。義取于不嫌薄物。行葦、泂酌、大雅二篇名。行葦篇、義明忠厚。泂酌篇、義取雖行潦可以供祭。昭忠信也。此四詩者、明有忠信之行、雖薄物皆可用也。 ○引詩作結。以蘩蘋葦酌等字、與澗溪沼沚十六字相映照。而仍以忠信字關應信不由中、風韻悠然。

通篇以信禮二字作眼。平王欲退鄭伯而不能退、欲進虢公而不敢進、乃用虛詞欺飾、致行敵國質子之事、是不能處己以信、而馭下以禮矣。鄭莊之不臣、平王致之也。曰周鄭、曰交質、曰二國、寓譏刺于不言之中矣。

《周郑交质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周郑交质    《左传》隐公三年

郑武公、庄公为平王卿士。父子俱秉周政。王贰于虢,王病郑之专,欲分政于虢公。郑伯庄公。怨王。“贰”与“怨”,俱根心上来,伏下“信不由中”。王曰:“无之。”只用“无之”二字支吾、全是小儿畏扑光景。故周、郑交质。至。 ○质,物相质当也。君权替,臣纪废,自此极矣。王子狐为质于郑,郑公子忽为质于周。平王子名狐,郑公子名忽。 ○先言王出质,而后言郑出质者,明郑伯逼王立质毕,而后聊以公子塞责,是恶平王先与人质也。王崩,周人将畀虢公政。畀,与也。将者,未决之辞。却为郑庄窥破。故王以三月崩,而祭仲以四月寇,言其疾也。四月,郑祭债。即祭仲。率。师取温之麦。秋,又取成周之禾。温,周邑名。成周,今洛阳县。 ○书温,又书成周者,四月犹温,秋则径入成周。写郑庄之恶,不唯无君,直是异样惨毒。周郑交恶。如字。 ○叙事止此。下皆左氏断辞。

君子曰:“信不由中,质无益也。一句喝倒交质之非。明恕而行,要平声。之以礼,虽无有质,谁能间去声。之。明则不欺,恕则不忌,所谓由中之信也。言本明恕而行,又以礼文,彼此要结,虽不以子交质,谁能离间之也。苟有明信,推开一步说。涧、溪、沼、沚之毛,山夹水曰涧。水注川曰溪。方池曰沼。小渚曰沚。毛,草也,即下文所谓菜也。蘋、蘩、蕴藻之菜,蘋,大萍也。蘩,白蒿也。蕴藻,聚藻也。皆生于涧、溪、沼、沚,可以为菜者。筐、筥、举。锜、奇。釜之器,方曰筐,圆曰筥,皆竹器。有足曰锜,无足曰釜,皆鼎属。黄。汙行潦之水,潢汙,停水也。行潦,流水也。可荐于鬼神,可羞于王公,荐,祭也。羞,进也。 ○以上七句、言至薄之物,犹可借明信以为祭祀燕享。而况君子结二国之信,行之以礼,又焉烟。用质?此通言凡结信者,不得用质,非专指周、郑也。 ○上言要之以礼,此又言行之以礼,全是恶周、郑交质之非礼也。《风》有《采蘩》《采蘋》,《雅》有《行苇》《泂迥。酌》,《采蘩》《采蘋》,《国风》二篇名。义取于不嫌薄物。《行苇》《泂酌》,《大雅》二篇名。《行苇》篇,义明忠厚。《泂酌》篇,义取虽行潦可以供祭。昭忠信也。”此四诗者,明有忠信之行,虽薄物皆可用也。 ○引诗作结。以“蘩”“蘋”“苇”“酌”等字,与“涧、溪、沼、沚”十六字相映照,而仍以“忠信字”关应“信不由中”,风韵悠然。

通篇以“信”“礼”二字作眼。平王欲退郑伯而不能退,欲进虢公而不敢进,乃用虚词欺饰,致行敌国质子之事,是不能处己以信,而驭下以礼矣。郑庄之不臣,平王致之也。曰“周郑”,曰“交质”,曰“二国”,寓讥刺于不言之中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