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贾谊论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贾谊论 苏轼

非才之难,所以自用者实难。惜乎!贾生,王者之佐,而不能自用其才也。贾谊,雒阳人。年二十余,文帝召以为博士,一岁中至大中大夫。天子议以为贾生任公卿之位,绛、灌之属尽害之,乃短贾生,帝于是疏之。出为长沙王太傅。后召对宣室,拜为梁王太傅。因上疏曰:“臣窃惟今之事势,可为痛哭者一,可为流涕者二,可为长太息者六。”帝虽纳其言,而终不见用。卒以自伤哭泣而死,年三十三。 ○一起断尽,立一篇主意。

夫君子之所取者远,则必有所待;所就者大,则必有所忍。古之贤人,皆负可致之才,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,未必皆其时君之罪,或者其自取也。以其不能待且忍,故云自取。 ○申“不能自用其才”句。

愚观贾生之论,如其所言,虽三代何以远过?得君如汉文,犹且以不用死。然则是天下无尧、舜,终不可有所为耶?冷语破的。仲尼圣人,历试于天下,苟非大无道之国,皆欲勉强扶持,庶几一日得行其道。将之荆,先之以冉有,申之以子夏。荆,楚本号。将适楚,而先使二子继往者,盖欲观楚之可仕与否,而谋其可处之位欤。君子之欲得其君,如此其勤也。得君勤。一引。孟子去齐,三宿而后出昼,犹曰:“王其庶几召我。”君子之不忍弃其君,如此其厚也。爱君厚。一引。公孙丑问曰:“夫子何为不豫?”孟子曰:“方今天下,舍我其谁哉?而吾何为不豫?”君子之爱其身,如此其至也。爱身至。一引。夫如此而不用,然后知天下果不足与有为,而可以无憾矣。得此一锁,方可接到贾生。若贾生者,非汉文之不能用生,生之不能用汉文也。此段说出得君勤、爱君厚、爱身至,必如是始可以无憾。摹写古圣贤用世之不苟,以责贾生。见得贾生欲得君甚勤,但爱君不厚,爱身不至耳。故曰“生之不能用汉文也”,甚有意味。

夫绛侯亲握天子玺而授之文帝,帝初封代王,孝惠无嗣,大臣迎立之。始至渭桥,大尉勃跪上天子玺符。灌婴连兵数十万,以决刘、吕之雌雄,高后时,诸吕欲危刘氏。大将军灌婴,与齐王襄连和,以待吕氏之变,共诛之。又皆高帝之旧将,此其君臣相得之分,岂特父子骨肉手足哉?贾生洛阳之少年,欲使其一朝之间,尽弃其旧而谋其新,亦已难矣。此言其上疏中之言。 ○此段发明贾生不善用才之故。为贾生者,上得其君,下得其大臣,如绛、灌之属,优游浸渍恣。而深交之,使天子不疑,大臣不忌,然后举天下而唯吾之所欲为,不过十年,可以得志。代为贾生画策。安有立谈之间,而遽为人“痛哭”哉!责倒贾生,觉《治安》等篇,俱属无谓。观其过湘,为赋以吊屈原,有“造托湘流兮,敬吊先生”句。萦纡郁闷,*安平秋校勘记:“萦纡郁闷”,《经进东坡文集事略》作“纡郁愤闷”。同跃。然有远举之志。有“予独抑郁其谁语?凤缥缥其高逝兮,夫固自引而远去句。其后以自伤哭泣,至于夭绝。梁王骑堕马而死,贾生自伤为傅无状,哭泣岁余,亦死。是亦不善处穷者也。不善处穷,即不能自用意。夫谋之一不见用,则安知终不复用也。不知默默以待其变,而自残至此。文情开宕。呜呼!贾生志大而量小,才有余而识不足也。总断二句,是“不能用汉文”之本,一字一惜。

古之人,有高世之才,必有遗俗之累。是故非聪明睿胃。智不惑之主,则不能全其用。古今称苻扶。坚得王猛于草茅之中,一朝尽斥去其旧臣,而与之谋。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,其以此哉!秦王苻坚,因吕婆楼以招王猛。一见大悦,自谓如刘玄德之遇诸葛孔明也,乃以国事任之。 ○借苻坚能用王猛,正归过汉文不能用贾生,此一转尤妙。愚深悲生之志,故备论之。亦使人君得如贾生之臣,则知其有狷介之操,一不见用,则忧伤病沮,不能复振。二十一字为一句。 ○补出人主当怜才意。而为贾生者,亦谨其所发哉!仍归结到本身上去。双关作收,深情远想,无限低徊。

贾生有用世之才,卒废死于好贤之主。其病原欲疏间绛、灌旧臣,而为之痛哭,故自取疏废如此。所谓不能“谨其所发”也。末以苻坚用王猛责人君以全贾生之才,更有不尽之意。

《賈誼論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賈誼論 蘇軾

非才之難、所以自用者實難。惜乎賈生王者之佐、而不能自用其才也。賈誼、雒陽人。年二十餘、文帝召以爲博士、一歲中至大中大夫。天子議以爲賈生任公卿之位、绛灌之屬盡害之、乃短賈生、帝于是疏之。出爲長沙王太傅。後召對宣室、拜爲梁王太傅。因上疏曰、臣竊惟今之事勢、可爲痛哭者一、可爲流涕者二、可爲長太息者六。帝雖納其言、而終不見用。卒以自傷哭泣而死、年三十三。 ○一起斷盡、立一篇主意。夫君子之所取者遠、則必有所待。所就者大、則必有所忍。古之賢人、皆負可致之才、而卒不能行其萬一者、未必皆其時君之罪、或者其自取也。以其不能待且忍、故云自取。 ○申不能自用其才句。愚觀賈生之論、如其所言、雖三代何以遠過。得君如漢文、猶且以不用死。然則是天下無堯舜、終不可有所爲耶。冷語破的。仲尼聖人、歷試於天下。苟非大無道之國、皆欲勉強扶持、庶幾一日得行其道。將之荊、先之以冉有、申之以子夏。荊、楚本號。將適楚、而先使二子繼往者、蓋欲觀楚之可仕與否、而謀其可處之位歟。君子之欲得其君、如此其勤也。得君勤、一引。孟子去齊、三宿而後出晝、猶曰王其庶幾召我。君子之不忍棄其君、如此其厚也。愛君厚、一引。公孫丑問曰、夫子何爲不豫。孟子曰、方今天下、舍我其誰哉、而吾何爲不豫。君子之愛其身、如此其至也。愛身至、一引。夫如此而不用、然後知天下果不足與有爲、而可以無憾矣。得此一鎖、方可接到賈生。若賈生者、非漢文之不能用生、生之不能用漢文也。此段說出得君勤、愛君厚、愛身至、必如是始可以無憾。摹寫古聖賢用世之不苟、以責賈生。見得賈生欲得君甚勤、但愛君不厚、愛身不至耳。故曰生之不能用漢文也、甚有意味。夫絳侯親握天子璽而授之文帝、帝初封代王、孝惠無嗣、大臣迎立之。始至渭橋、大尉勃跪上天子璽符。灌嬰連兵數十萬、以決劉呂之雌雄、高后時、諸呂欲危劉氏。大將軍灌嬰、與齊王襄連和、以待呂氏之變、共誅之。又皆高帝之舊將。此其君臣相得之分、豈特父子骨肉手足哉。賈生洛陽之少年、欲使其一朝之間、盡棄其舊而謀其新、亦已難矣。此言其上疏中之言。 ○此段發明賈生不善用才之故。爲賈生者、上得其君、下得其大臣、如絳灌之屬、優遊浸漬恣、而深交之、使天子不疑、大臣不忌、然後舉天下而唯吾之所欲爲、不過十年、可以得志。代爲賈生畫策。安有立談之閒、而遽爲人痛哭哉。責倒賈生、覺治安等篇、俱屬無謂。觀其過湘、爲賦以弔屈原、有造託湘流兮、敬弔先生句。縈紆鬱悶、趯同躍、然有遠舉之志。有予獨抑鬱其誰語、鳳縹縹其高逝兮、夫固自引而遠去句。其後以自傷哭泣、至於夭絕。梁王騎墮馬而死、賈生自傷爲傅無狀、哭泣歲餘、亦死。是亦不善處窮者也。不善處窮、卽不能自用意。夫謀之一不見用、則安知終不復用也。不知默默以待其變、而自殘至此。文情開宕。嗚呼、賈生志大而量小、才有餘而識不足也。總斷二句、是不能用漢文之本、一字一惜。古之人、有高世之才、必有遺俗之累。是故非聰明睿胃、智不惑之主、則不能全其用。古今稱苻扶、堅得王猛於草茅之中、一朝盡斥去其舊臣、而與之謀。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、其以此哉。秦王苻堅、因呂婆樓以招王猛。一見大悅、自謂如劉玄德之遇諸葛孔明也、乃以國事任之。 ○借苻堅能用王猛、正歸過漢文不能用賈生、此一轉尤妙。愚深悲生之志、故備論之。亦使人君得如賈生之臣、則知其有狷介之操、一不見用、則憂傷病沮、不能復振。二十一字爲一句。 ○補出人主當憐才意。而爲賈生者、亦謹其所發哉。仍歸結到本身上去。雙關作收、深情遠想、無限低徊。

賈生有用世之才、卒廢死于好賢之主。其病原欲疎閒絳灌舊臣、而爲之痛哭。故自取疏廢如此。所謂不能謹其所發也。末以苻堅用王猛、責人君以全賈生之才、更有不盡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