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送杨少尹序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送杨少尹序 韩愈

昔疏广、受二子,以年老,一朝辞位而去。汉疏广,东海兰陵人。仕至太子太傅。兄子受,仕至太子少傅。在位五年,广谓受曰: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。……宦成名立,如此不去,惧有后悔。”乃上疏乞骸骨,上许之。于时公卿设供张,祖道都门外,车数百两。去声。 ○供张,谓供具张设也。祭道神曰祖。祖道,谓践行也。两,一车也。一车两轮,故谓之两。道路观者,多叹息泣下,共言其贤。汉史既传其事,而后世工画者又图其迹,至今照人耳目,赫赫若前日事。叙二疏事引起。

国子司业杨君巨源,入题。方以能《诗》训后进,此句补杨君在官时事。一旦以年满七十,亦白丞相去归其乡。叙杨君事毕,以下发议论。世常说古今人不相及,今杨与二疏,其意岂异也?随手先作一总。

予忝在公卿后,时公为吏部侍郎。遇病不能出。一篇情景,全在托病上写出。不知杨侯去时,城门外送者几人、车几两、马几匹,道边观者亦有叹息知其为贤与否,而太史氏又能张大其事,为传继二疏踪迹否,不落莫否。司业去位,国史亦书。但不张大其事,虽书亦落莫也。见今世无工画者,而画与不画,固不论也。上文图迹,原属后世事,所以付之不论。 ○此段从二疏合到杨侯。然吾闻杨侯之去,丞相有爱而惜之者,白以为其都少尹,不绝其禄。白之于朝命,为其邑少尹,不绝其俸禄。又为歌诗以劝之,京师之长于诗者,亦属祝。而和之。又不知当时二疏之去,有是事否。此段从杨侯合到二疏。古今人同不同未可知也。随手再作一总,应前“古今人不相及”。

中世士大夫以官为家,罢则无所于归。反衬杨侯。杨侯始冠,去声。举于其乡,歌《鹿鸣》而来也。宾句。今之归,主句。指其树曰:“某树吾先人之所种也。某水某丘,吾童子时所钓游也。”点出归乡风趣。乡人莫不加敬,诫子孙以杨侯不去其乡为法。法其不以官为家,罢后有所归。古之所谓乡先生,没而可祭于社者,古人临文不讳。其在斯人欤?其在斯人欤?感叹不尽。

巨源之去,未必可方二疏。公欲张大之,将来形容,又不可确言。特前说二疏所有,或少尹所无,后说少尹所有,或二疏所无。则巨源之美不可掩,而已亦不至失言。末托慨世之词,写出杨侯归乡,可敬可爱,情景宛然。

《送楊少尹序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送楊少尹序 韓愈

昔疏廣、受二子、以年老、一朝辭位而去。漢疏廣、東海蘭陵人。仕至太子太傅。兄子受、仕至太子少傅。在位五年、廣謂受曰、知足不辱、知止不殆、宦成名立、如此不去、懼有後悔。乃上疏乞骸骨、上許之。於時公卿設供張、祖道都門外、車數百兩。去聲、 ○供張、謂供具張設也。祭道神曰祖。祖道、謂踐行也。兩、一車也。一車兩輪、故謂之兩。道路觀者、多歎息泣下、共言其賢。漢史既傳其事、而後世工畫者、又圖其迹。至今照人耳目、赫赫若前日事。敍二疏事引起。國子司業楊君巨源、入題。方以能詩訓後進、此句補楊君在官時事。一旦以年滿七十、亦白丞相去歸其鄉。敍楊君事畢、以下發議論。世常說古今人不相及、今楊與二疏、其意豈異也。隨手先作一總。予忝在公卿後、時公爲吏部侍郎。遇病不能出。一篇情景、全在托病上寫出。不知楊侯去時、城門外送者幾人、車幾兩、馬幾匹、道邊觀者、亦有歎息知其爲賢與否。而太史氏又能張大其事、爲傳繼二疏蹤跡否、不落莫否。司業去位、國史亦書。但不張大其事、雖書亦落莫也。見今世無工畫者、而畫與不畫、固不論也。上文圖迹、原屬後世事、所以付之不論。 ○此段從二疏合到楊侯。然吾聞楊侯之去、丞相有愛而惜之者、白以爲其都少尹、不絕其祿。白之于朝命、爲其邑少尹、不絕其俸祿。又爲歌詩以勸之、京師之長於詩者、亦屬祝、而和之。又不知當時二疏之去、有是事否。此段從楊侯合到二疏。古今人同不同未可知也。隨手再作一總、應前古今人不相及。中世士大夫、以官爲家、罷則無所於歸。反襯楊侯。楊侯始冠、去聲、舉於其鄉、歌鹿鳴而來也。賓句。今之歸、主句。指其樹曰、某樹吾先人之所種也。某水某丘、吾童子時所釣遊也。點出歸鄉風趣。鄉人莫不加敬、誡子孫以楊侯不去其鄉爲法。法其不以官爲家、罷後有所歸。古之所謂鄉先生、沒而可祭於社者、古人臨文不諱。其在斯人歟、其在斯人歟。感歎不盡。

巨源之去、未必可方二疏。公欲張大之、將來形容、又不可確言。特前說二疏所有、或少尹所無。後說少尹所有、或二疏所無。則巨源之美不可掩、而已亦不至失言。末托慨世之詞、寫出楊侯歸鄉、可敬可愛、情景宛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