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送石处士序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送石处士序 韩愈

河阳军节度、御史大夫乌公为节度之三月,元和五年四月,诏用乌公重裔,为河阳军节度使、御史大夫,治孟州。其曰“节度之三月”,则是岁六、七月间也。求士于从事之贤者。有荐石先生者。石先生,名洪,字浚川,洛阳人。罢黄州录事参军,退居于洛,十年不仕。公曰:“先生何如?”因此一问,下便借从事之荐词,以代己之颂美。所谓避实行虚,文之生路也。曰:“先生居嵩、邙、茫。瀍、蝉。谷之间,嵩、邙,山名。瀍、谷,水名。皆在洛阳之境。冬一裘,夏一葛;食,朝夕饭一盂、蔬一盘。人与之钱,则辞;请与出游,未尝以事免;劝之仕,不应;坐一室,左右图书。一路短句错落。与之语道理,辨古今事当否,论人高下,事后当成败,若河决下流而东注,若驷马驾轻车、就熟路,而王良、造父为之先后也,王良、造父,皆古善御者。若烛照数计而龟卜也。”与之语道理”管到“龟卜也”止。中间用三个“若”字,有三意,文法变化不同。大夫曰:“先生有以自老,无求于人,其肯为某来邪?”因此再问,下又借从事之言安顿石处士。从事曰:“大夫文武忠孝,求士为国,不私于家。方今寇聚于恒,师环其疆,元和四年三月,成德军节度王士真卒,其子承宗叛。十二月,诏吐突承瓘,率诸道兵讨之。《地理志》:镇州恒山郡,本恒州。天宝元年更名镇。成德军所治也。农不耕收,财粟殚亡。吾所处地,归输之涂,粮运辐辏之区。治法征谋,宜有所出。急需贤才以济。先生仁且勇,仁则易于感动,勇则敢于有为。若以义请而强委重焉,其何说之辞?”此段句句为石生占地步。于是譔书词,具马币,卜日以受使者,求先生之庐而请焉。写大夫求士郑重。

先生不告于妻子,不谋于朋友,冠带出见客,拜受书礼于门内。此与“劝之仕不应”相反,然其出处之意,已见于从事之言,以“不告”“不谋”,较有意味。宵则沐浴,戒行李,载书册,问道所由,告行于常所来往。晨则毕至张上东门外,张,供张也。如今筵会铺张设席之类。 ○只此一句,又生出下半篇文字。酒三行,且起,酒三行后,且将起别。 ○得此一句,落下便有势。有执爵而言者曰:“大夫真能以义取人,先生真能以道自任,决去就。为先生别。”第一祝,并赞二人。又酌而祝曰:上只执爵而言。此乃酌而祝也。“凡去就出处何常?惟义之归。照上“劝之仕不应”。遂以为先生寿。”第二祝,独寿处士。又酌而祝曰:“使大夫恒无变其初,无务富其家而饥其师,无甘受佞人而外敬正士,无昧于谄言,惟先生是听,以能有成功,保天子之宠命。”第三祝,规大夫。又祝曰:不再酌也。“使先生无图利于大夫,而私便其身图。”第四祝,规先生。 ○四祝词。一段紧一段。先生起拜祝辞曰:“敢不敬早夜以求从祝规!”须有此一答,上四祝便有收拾。于是东都之人士咸知大夫与先生果能相与以有成也。一篇之意,归结此一句上。何等笔力!遂各为歌诗六韵,遣愈为之序云。

纯以议论行序事,序之变也。看前面大夫从事,四转反复。又看后面四转祝词,有无限曲折变态,愈转愈佳。

《送石處士序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送石處士序 韓愈

河陽軍節度御史大夫烏公、爲節度之三月、元和五年、四月、詔用烏公重裔、爲河陽軍節度使御史大夫。治孟州。其曰節度之三月、則是歲六七月閒也。求士於從事之賢者。有薦石先生者。石先生、名洪、字濬川、洛陽人。罷黃州錄事參軍。退居於洛、十年不仕。公曰、先生何如。因此一問、下便借從事之薦詞、以代己之頌美。所謂避實行虛、文之生路也。曰、先生居嵩邙茫、蟬、穀之間。嵩邙、山名。瀍穀、水名。皆在洛陽之境。冬一裘、夏一葛。食朝夕、飯一盂、蔬一盤。人與之錢、則辭。請與出遊、未嘗以事免。勸之仕、不應。坐一室、左右圖書。一路短句錯落。與之語道理、辨古今事當否、論人高下、事後當成敗、若河決下流而東注、若駟馬駕輕車就熟路、而王良造父爲之先後也、王良、造父、皆古善御者。若燭照、數計而龜卜也。與之語道理、管到龜卜也。止中間用三個若字、有三意、文法變化不同。大夫曰、先生有以自老、無求於人、其肯爲某來邪。因此再問、下又借從事之言、安頓石處士。從事曰、大夫文武忠孝、求士爲國、不私於家。方今寇聚於恆、師環其疆。元和四年、三月、成德軍節度王士真卒、其子承宗叛。十二月、詔吐突承瓘、率諸道兵討之。地理志、鎮州恆山郡、本恆州。天寶元年、更名鎮、成德軍所治也。農不耕收、財粟殫亡。吾所處地、歸輸之塗。糧運輻輳之區。治法征謀、宜有所出。急需賢才以濟。先生仁且勇、仁則易于感動、勇則敢於有爲。若以義請而彊委重焉、其何說之辭。此段句句爲石生占地步。於是譔書詞、具馬幣、卜日以受使者、求先生之廬而請焉。寫大夫求士鄭重。先生不告於妻子、不謀於朋友、冠帶出見客、拜受書禮於門內。此與勸之仕不應相反、然其出處之意、已見于從事之言、以不告不謀。較有意味。宵則沐浴、戒行李、載書冊、問道所由。告行於常所來往、晨則畢至張上東門外、張、供張也。如今筵會鋪張設席之類。 ○只此一句、又生出下半篇文字。酒三行且起、酒三行後、且將起別。 ○得此一句、落下便有勢。有執爵而言者曰、大夫真能以義取人、先生真能以道自任、決去就、爲先生別。第一祝、并贊二人。又酌而祝曰、上只執爵而言。此乃酌而祝也。凡去就出處何常、惟義之歸、照上勸之仕不應。遂以爲先生壽。第二祝、獨壽處士。又酌而祝曰、使大夫恆無變其初、無務富其家而飢其師、無甘受佞人而外敬正士、無昧於諂言、惟先生是聽、以能有成功、保天子之寵命。第三祝、規大夫。又祝曰、不再酌也。使先生無圖利於大夫、而私便其身圖。第四祝、規先生。 ○四祝詞。一段緊一段。先生起拜祝辭曰、敢不敬蚤夜以求從祝規。須有此一答、上四祝便有收拾。於是東都之人士、咸知大夫與先生果能相與以有成也。一篇之意、歸結此一句上。何等筆力。遂各爲歌詩六韻、遣愈爲之序云。

純以議論行序事、序之變也。看前面大夫從事、四轉反覆。又看後面四轉祝詞、有無限曲折變態、愈轉愈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