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与陈给事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与陈给事书 韩愈

愈再拜。愈之获见于阁蛤。下有年矣。始者亦尝辱一言之誉。叙相见。贫贱也,衣食于奔走,倒句法。不得朝夕继见。叙不相见。其后阁下位益尊,伺候于门墙者日益进。夫位益尊,则贱者日隔;伺候于门墙者日益进,则爱博而情不专。忽开二扇,一扇陈给事。○陈给事,名京,字庆复。大历元年中进士第,贞元十九年,将禘,京奏禘祭必尊太祖,正昭穆,帝嘉之。自考功员外,迁给事中。愈也道不加修,而文日益有名。夫道不加修,则贤者不与;文日益有名,则同进者忌。一扇自己。始之以日隔之疏,加之以不专之望,以不与者之心,而听忌者之说,由是阁下之庭无愈之迹矣。总上两扇,叙所以不相见之故。

去年春,亦尝一进谒于左右矣。温乎其容,若加其新也;属祝。乎其言,若闵其穷也。属,连续也。退而喜也,以告于人。重起二扇,一扇再叙相见。其后如东京取妻子,东京,洛阳也。又不得朝夕继见。及其还也,亦尝一进谒于左右矣。邈乎其容,若不察其愚也;悄乎其言,若不接其情也。悄,静也。退而惧也,不敢复进。一扇,再叙不相见。

今则释然悟、翻然悔曰:其邈也,乃所以怒其来之不继也;其悄也,乃所以示其意也。单就不相见中,翻出陈给事意思来,奇绝、妙绝。不敏之诛,诛,责也。无所逃避。不敢遂进,辄自疏其所以,并献近所为《复志赋》以下十首为一卷,卷有标轴。《送孟郊序》一首,生纸写,不加装饰,皆有揩丘皆切。字、注字处,急于自解而谢,不能竢俟。更写,唐人有生纸、熟纸。生纸非有丧故不用。公用生纸,急于自解,不暇择耳。揩,涂抹也。阁下取其意,而略其礼可也。愈恐惧再拜。

通篇以“见”字作主,上半篇从“见”说到“不见”,下半篇从“不见”说到“要见”。一路顿挫跌宕,波澜层叠,姿态横生,笔笔入妙也。

《與陳給事書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與陳給事書 韓愈

愈再拜。愈之獲見於閤蛤、下有年矣。始者亦嘗辱一言之譽。敍相見。貧賤也、衣食於奔走、倒句法。不得朝夕繼見。敍不相見。其後閤下位益尊、伺候於門牆者日益進。夫位益尊、則賤者日隔。伺候於門牆者日益進、則愛博而情不專。忽開二扇、一扇陳給事。○陳給事、名京、字慶復。大歷元年中進士第、貞元十九年、將禘、京奏禘祭必尊太祖、正昭穆、帝嘉之。自考功員外、遷給事中。愈也道不加修、而文日益有名。夫道不加修、則賢者不與。文日益有名、則同進者忌。一扇自己。始之以日隔之疏、加之以不專之望、以不與者之心、而聽忌者之說。由是閤下之庭、無愈之跡矣。總上兩扇、敍所以不相見之故。去年春、亦嘗一進謁於左右矣。溫乎其容、若加其新也。屬祝、乎其言、若閔其窮也。屬、連續也。退而喜也、以告於人。重起二扇、一扇再敍相見。其後如東京取妻子、東京、洛陽也。又不得朝夕繼見。及其還也、亦嘗一進謁於左右矣。邈乎其容、若不察其愚也。悄乎其言、若不接其情也。悄、靜也。退而懼也、不敢復進。一扇、再敍不相見。今則釋然悟、翻然悔曰、其邈也、乃所以怒其來之不繼也。其悄也、乃所以示其意也。單就不相見中、翻出陳給事意思來、奇絕妙絕。不敏之誅、誅、責也。無所逃避。不敢遂進、輒自疏其所以、并獻近所爲復志賦以下十首爲一卷、卷有標軸。送孟郊序一首、生紙寫、不加裝飾、皆有揩邱皆切、字註字處、急於自解而謝、不能竢俟、更寫。唐人有生紙熟紙、生紙非有喪故不用。公用生紙、急于自解、不暇擇耳。揩、塗抹也。閤下取其意、而略其禮可也。愈恐懼再拜。

通篇以見字作主、上半篇從見說到不見。下半篇從不見說到要見。一路頓挫跌宕、波瀾層疊、姿態橫生、筆筆入妙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