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桃花源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桃花源記 陶淵明

晉太元中、太元、孝武帝年號。武陵人捕魚爲業。武陵、屬湖廣常德府、旁有桃源縣。緣溪行、忘路之遠近。便奇。忽逢桃花林。妙在以無意得之。夾岸數百步、中無雜樹、芳草鮮美、落英繽品平聲、紛。繽紛、雜亂貌。 ○寫出異境。漁人甚異之。復前行、欲窮其林。漁人亦不凡。林盡水源、便得一山。亦是無意中得。山有小口、髣髴若有光。善于點景。便捨船、從口入。初極狹、纔通人。俗人至此便反矣。復行數十步、豁然開朗。別有一天。土地平曠、屋舍儼然。有良田、美池、桑竹之屬。阡陌交通、雞犬相聞。其中往來種作、男女衣著、酌、悉如外人。敍山中人物。黃髮垂髫、調、並怡然自樂。黃髮、老人髮白轉黃也。髫、小兒垂髮。 ○純然古風。見漁人、乃大驚。問所從來、具答之。便要平聲、還家、設酒殺雞作食。村中聞有此人、咸來問訊。妙在漁人全無驚怪。自云先世避秦時亂、率妻子邑人、來此絕境、不復出焉、遂與外人間隔。到山來由。問今是何世、乃不知有漢、無論魏晉。真是目空古今。此人一一爲具言、所聞皆歎惋。歎惋者、悲外人屢遭世亂也。 ○敍兩邊問答簡括。餘人各復延至其家、皆出酒食。停數日、辭去。避世人多情如此。此中人語去聲、云、不足爲外人道也。叮嚀一句、逸韻悠然。旣出、得其船、便扶向路、處處誌之。漁人、亦大有心人。及郡下、詣太守說如此。詣、至也。太守卽遣人隨其往、尋向所誌、遂迷不復得路。太守欲問津而不得。南陽劉子驥、高尚士也、聞之、欣然規往、未果、尋病終。尋、俄也。 ○高士欲問津而不果。後遂無問津者。悠然而住。

桃源人要自與塵俗相去萬里、不必問其爲仙爲隱。靖節當晉衰亂時、超然有高舉之思、故作記以寓志、亦歸去來辭之意也。

《归去来辞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归去来辞 陶渊明

归去来兮,渊明为彭泽令,是时郡遣督邮至,吏白当束带见之。渊明叹曰:“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。”乃自解印绶。将归田园,作此辞以明志。因而命篇曰《归去来》,言去彭泽而来至家也。田园将芜,无。胡不归!芜,谓草也。胡,犹何也。 ○自断之词。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!心在求禄,则不能自主,反为形体所役。此我自为之,何所惆怅而独为悲乎? ○自责之词。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;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。前此求禄之事,固不可谏。今乃辞官而归,犹可追改。如人行迷路,犹尚未远,可以早回。方知今日辞官之是,而昨日求禄之非也。 ○自悔之词。 ○一起已写尽归去来之旨。下乃从归至家,逐段细写之。舟摇摇以轻扬,风飘飘而吹衣。行舟而归。问征夫以前路,恨晨光之熹熙。微。熹微,光未明也。问前途之远近,而恨晨光之未明,无由见路也。 ○一段。离彼。乃瞻衡宇,载欣载奔。衡宇,谓其所居衡门屋宇也。载,则也。欣奔,喜至家而速奔也。僮仆欢迎,稚子候门。稚,小也。 ○一段到此。三径就荒,松菊犹存。携幼入室,有酒盈樽。蒋诩幽居开三径,潜亦慕之。言久不行,已就荒芜也。 ○一段有松、有菊、有幼、有室、有酒、有樽,所需裕如。引壶觞以自酌,眄庭柯以怡颜。倚南窗以寄傲,审容膝之易安。柯,树枝也。 ○一段。室中乐事。园日涉以成趣,门虽设而常关。策扶老以流憩,契。时矫首而遐观。田园之中,日日游涉,自成佳趣。流憩,周流而憩息也。矫,举也。 ○一段。园中之乐。云无心以出岫,就。鸟倦飞而知还。景同影。翳翳以将入,抚孤松而盘桓。山有穴曰岫。翳翳,渐阴也。盘桓,不进也。 ○一段。园中暮景。

归去来兮,请息交以绝游。世与我而相遗,*安平秋校勘记:“遗”,《陶渊明集》作“违”。复驾言兮焉烟。求?交游,指当路贵人。驾言,用《诗》“驾言出游”句。 ○一段。与世永绝。再言归去来者,既归矣又不绝交游,即不如不归之愈也。悦亲戚之情话,乐琴书以消忧。农人告余以春及,*安平秋校勘记:“及”,《陶渊明集》作“兮”。将有事于西畴。亲戚,指乡里故人。有事,谓耕作也。畴,田也。 ○一段。插入田事。或命巾车,或棹孤舟。既窈窕以寻壑,亦崎岖而经丘。巾车,有幕之车。窈窕,长深貌。壑,涧水也。谓行船以寻之也。崎岖,险也。驾车以涉之也。 ○一段。游行所历。木欣欣以向荣,泉涓涓而始流。善万物之得时,*中华书局1959年繁体竖排版此句中“善”作“羡”,请见本站《歸去來辭》繁體字版感吾生之行休。欣欣,春色貌。涓涓,泉流貌。行休,谓昔行而今休也。 ○一段。触物兴感。

已矣乎!寓形宇内复几时,曷不委心任去留?胡为遑遑欲何之?寓,寄也。委,弃也。言何不委弃常俗之心,任性去留也。遑遑,如有求而不得之意。 ○一段收尽《归去来》一篇之旨。富贵非吾愿,帝乡不可期。帝乡,仙都也。 ○二句言不欲为官,亦不能为仙,唯能如下文所云,得日过日,快然自足也。怀良辰以孤往,或植杖而耘耔。登东皋以舒啸,临清流而赋诗。聊乘化以归尽,乐夫天命复奚疑!东皋,营田之所。春事起东,故云东也。皋,田也。聊,且也。乘阴阳之化,以同归于尽。乐天知命,夫复何疑? ○“乐夫天命”一句,乃《归去来辞》之根据。

公罢彭泽令,归赋此辞,高风逸调,晋、宋罕有其比。盖心无一累,万象俱空,田园足乐,真有实地受用处,非深于道者不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