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齐桓公伐楚盟屈完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 齐桓公伐楚盟屈完   《左传》僖公四年

春,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。蔡溃,会。遂伐楚。无钟鼓曰侵,有钟鼓曰伐。民逃其上曰溃。 ○看齐来楚踪迹,便不正大。楚子使与师言曰:“君处北海,寡人处南海,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,牛走顺风,马走逆风,两不相及,喻齐楚不相干也。不虞君之涉吾地也,何故?”问得冷隽,绝不以齐为意。妙。管仲对曰:“昔召邵。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:召康公,周太保召公奭也。太公,吕望,齐始封之君也。‘五侯九伯,女汝。实征之,以夹辅周室!’五侯,五等诸侯。九伯,九州伯长。 ○一援王命,破“不相及句。赐我先君履,东至于海,西至于河,南至于穆陵,北至于无棣。第。 ○履,所践履之地。穆陵、无棣,皆齐境。言其所赐之履不限地界也。 ○二宣赐履,破“涉吾地”句。尔贡苞茅不入,王祭不共,供。无以缩酒,寡人是徵。昭王南征而不复,寡人是问。”包,裹束也。茅,菁茅也。《禹贡:“荆州贡菁茅。”缩酒,束茅立之祭前,而灌鬯酒其上,象神饮之也。徵,问也。昭王,成王孙也,南巡狩,渡汉水,船坏而溺死。 ○三举楚罪,破“何故句。对曰:“贡之不入,寡君之罪也,敢不共给?昭王之不复,君其问诸水滨。”昭王时汉水非楚境,故不受罪。 ○管仲问罪之词原开一条生路,故对便一认一推,恰好。“问诸水滨”一语,近谑。师进,次于陉。刑。 ○陉,楚地,颍州召陵县南有陉亭。

夏,楚子使屈完楚大夫。如师。如,往也。使往齐师观兵势。师退,次于召陵。屈完请盟故也。楚不服罪,故师进。楚既请盟,故师退。齐侯陈诸侯之师,与屈完乘去声。而观之。乘,共载也。 ○写齐总不正大。齐侯曰:“岂不穀是为?去声。先君之好去声。是继,与不穀同好何如?”不穀,诸侯谦称。言诸侯之附从,非为我一人,乃是寻我先君之好。未知汝楚君肯与我同好否。 ○此处一番和缓,后复一番恐喝,霸术往往如是。对曰:“君惠徼骄。福于敝邑之社稷,辱收寡君,寡君之愿也。”徼,求也。言我以君之惠,而得徼社稷之福,使寡君见收于君,虽为君辱,实寡君之愿也。齐侯曰:“以此众战,谁能御之?以此攻城,何城不克?”前犹是挟天子以令诸侯,此直是挟诸侯以令诸侯矣。宜乎其穷于屈完之对也。对曰:“君若以德绥诸侯,谁敢不服?君若以力,楚国方城以为城,方城之山,可用为城。汉水以为池,江汉之水,可用为池。虽众,无所用之。”齐桓说攻说战,何等矜张。屈完只闲闲将以德、以力两路合来,一扬一抑,又何等安雅。

屈完及诸侯盟。“及诸侯盟”,则非专与齐盟也,与篇首关应。

齐桓合八国之师以伐楚,不责楚以僭王猾夏之罪,而顾责以包茅不入,昭王不复,一则为罪甚细,一则与楚无干。何哉?盖齐之内失德,而外失义者多矣,我以大恶责之,彼必斥吾之恶以对,其何以服楚而对诸侯乎?故舍其所当责,而及其不必责。霸者举动,极有收放,类如此也。篇中写齐处,一味是权谋笼络之态;写楚处,忽而巽顺,忽而诙谐,忽而严厉,节节生峰。真辞令妙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