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齊桓公伐楚盟屈完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齊桓公伐楚盟屈完    僖公四年  左傳

春、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。蔡潰。會、遂伐楚。無鐘鼓曰侵。有鐘鼓曰伐。民逃其上曰潰。 ○看齊來楚踪跡、便不正大。楚子使與師言曰、君處北海、寡人處南海、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。牛走順風、馬走逆風、兩不相及、喻齊楚不相干也。不虞君之涉吾地也、何故。問得冷雋。絕不以齊爲意。妙。管仲對曰、昔召邵、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、召康公、周太保召公奭也。太公呂望、齊始封之君也。五侯九伯、女汝、實征之、以夾輔周室。五侯、五等諸侯。九伯、九州伯長。 ○一援王命、破不相及句。賜我先君履、東至於海、西至於河、南至於穆陵、北至於無棣。第、 ○履、所踐履之地。穆陵、無棣、皆齊境。言其所賜之履、不限地界也。 ○二宣賜履、破涉吾地句。爾貢苞茅不入、王祭不共、供、無以縮酒、寡人是徵。昭王南征而不復、寡人是問。包、裹束也。茅、菁茅也。禹貢、荊州貢菁茅。縮酒、束茅立之祭前、而灌鬯酒其上、象神飲之也。徵、問也。昭王、成王孫也。南巡狩、渡漢水、船壞而溺死。 ○三舉楚罪、破何故句。對曰、貢之不入、寡君之罪也、敢不共給。昭王之不復、君其問諸水濱。昭王時、漢水非楚境、故不受罪。 ○管仲問罪之詞、原開一條生路、故對便一認一推、恰好。問諸水濱一語、近謔。師進、次於陘。刑、 ○陘、楚地。潁州召陵縣南有陘亭。夏、楚子使屈完楚大夫。如師。如、往也。使往齊師觀兵勢。師退、次於召陵。屈完請盟故也。楚不服罪、故師進。楚旣請盟、故師退。齊侯陳諸侯之師、與屈完乘去聲、而觀之。乘、共載也。 ○寫齊總不正大。齊侯曰、豈不穀是爲、去聲、先君之好去聲、是繼。與不穀同好、何如。不穀、諸侯謙稱。言諸侯之附從、非爲我一人、乃是尋我先君之好。未知汝楚君肯與我同好否。 ○此處一番和緩、後復一番恐喝、霸術往往如是。對曰、君惠徼驕、福於敝邑之社稷、辱收寡君、寡君之願也。徼、求也。言我以君之惠、而得徼社稷之福、使寡君見收于君。雖爲君辱、實寡君之願也。齊侯曰、以此衆戰、誰能禦之。以此攻城、何城不克。前猶是挾天子以令諸侯、此直是挾諸侯以令諸侯矣。宜乎其窮于屈完之對也。對曰、君若以德綏諸侯、誰敢不服。君若以力、楚國方城以爲城、方城之山、可用爲城。漢水以爲池、江漢之水、可用爲池。雖衆、無所用之。齊桓說攻說戰、何等矜張。屈完只閒閒將以德以力兩路合來、一揚一抑、又何等安雅。屈完及諸侯盟。及諸侯盟、則非專與齊盟也、與篇首關應。

齊桓合八國之師以伐楚、不責楚以僭王猾夏之罪、而顧責以包茅不入、昭王不復、一則爲罪甚細、一則與楚無干。何哉。蓋齊之內失德、而外失義者多矣。我以大惡責之、彼必斥吾之惡以對、其何以服楚而對諸侯乎。故舍其所當責、而及其不必責。霸者舉動、極有收放、類如此也。篇中寫齊處、一味是權謀籠絡之態。寫楚處、忽而巽順、忽而詼諧、忽而嚴厲、節節生峯。真辭令妙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