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馮煖客孟嘗君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馮煖客孟嘗君史記作馮驩 國策

齊人有馮煖諼、者、貧乏不能自存、使人屬祝、孟嘗君、田嬰子田文、齊相、封于薛。願寄食門下。孟嘗君曰、客何好。曰、客無好也。曰、客何能。曰、客無能也。三千人中、如此者卻少。 ○好與能雖並點、重能字一邊。孟嘗君笑而受之、曰諾。以爲真無能人。左右以君賤之也、食寺、以草具。草、菜也、不以客待之。居有頃、倚柱彈其劍歌曰、長鋏劫、歸來叶釐、乎、鋏、劍把。欲與俱去。食無魚。左右以告。孟嘗君曰、食之比門下之客。待以客禮。居有頃、復彈其鋏歌曰、長鋏歸來乎、出無車。左右皆笑之、以告。孟嘗君曰、爲之駕、比門下之車客。待以上客之禮。於是乘其車、揭挈、其劍、過其友、曰、孟嘗君客我。至此一斷、點綴生趣。後有頃、復彈其劍鋏彈劍、彈鋏、彈劍鋏、三樣寫法。歌曰、長鋏歸來乎、無以爲家。叶孤、 ○三歌、亦寒酸、亦豪邁、便知不是無能人。左右皆惡之、以爲貪而不知足。處處夾寫左右、正爲馮煖反襯。孟嘗君問馮公有親乎。聞其歌、而問左右。對曰、有老母。孟嘗君使人給其食用、無使乏。比上客反加厚。於是馮煖不復歌。歌又妙、不復歌又妙。 ○馮煖旣曰無好無能、所責望于人者、較有好有能者更倍之、大是奇事、孟嘗亦以爲奇、卽姑應之、實非有意加厚馮煖也。後孟嘗君出記、記、疏也。問門下諸客、誰習計會、膾、 ○月計曰要、歲計曰會。能爲去聲、文收責同債、於薛者乎。馮煖署曰能。署書姓名于疏也。 ○突地出頭。孟嘗君怪之、曰、此誰也。記不起馮煖姓名。左右曰、乃歌夫長鋏歸來者也。笑談輕薄、盡含句中。孟嘗君笑曰、客果有能也。有能無能、照耀前後。吾負之、未嘗見也。馮煖在門下已久、孟嘗未熟其名、未識其面、可見前番待馮煖、並非有意加厚也。請而見之、謝曰、文倦於是、是、指相齊。膾、於憂、憒、心亂也。而性懧作懦、愚、沉于國家之事、沉、沒溺也。開罪於先生、先生不羞、乃有意欲爲收責於薛乎。馮煖曰、願之。臨時猶不露圭角、勝毛遂自薦一倍。於是約車治裝、載券契而行。辭曰、責畢收、以何市而反。孟嘗君曰、視吾家所寡有者。問則有意、答則無心、幻出絕妙文字。驅而之薛、使吏召諸民當償者、悉來合券、券徧合赴。凡券、取者與者各收一、責則合驗之、徧合矣、乃來聽令。 ○亦粗完收債事、下乃出奇。矯命、矯、託也。託言孟嘗之命。以責賜諸民、因燒其券。民稱萬歲。馮煖大有作用、蓋已料有後日事也。長驅到齊、晨而求見。寫其迅速。孟嘗君怪其疾也、衣冠而見之、曰、責畢收乎、來何疾也。曰、收畢矣。奇。以何市而反。馮煖曰、君云視吾家所寡有者、拏定此言。臣竊計君、宮中積珍寶、狗馬實外廄、美人充下陳、陳、猶列也。 ○三句、言無所不有。君家所寡有者以義耳、此物人家最少。竊以爲君市義。更奇。孟嘗君曰、市義奈何。曰、今君有區區之薛、不拊愛子其民、因而賈古、利之。賈利、與市義對。臣竊矯君命、以責賜諸民、因燒其券、民稱萬歲、乃臣所以爲君市義也。說出市義、一笑。孟嘗君不說、曰諾、先生休矣。休、猶言歇息、無可如何之辭也。 ○敍馮煖收責於薛畢。後朞年、齊王謂孟嘗君曰、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爲臣。遣其就國、而爲之辭。孟嘗君就國於薛、未至百里、民扶老攜幼、迎君道中、終日。孟嘗君顧謂馮煖、先生所爲文市義者、乃今日見之。市義之爲利如此、若取必目前、便失此利也。 ○了市義一案。馮煖曰、狡兔有三窟、坤入聲、 ○窟、穴也。僅得免其死耳。忽設一喻、更進一籌。今有一窟、市義。 ○結上。未得高枕而臥也。請爲君復鑿二窟。起下。孟嘗君予車五十乘、金五百斤、西遊於梁。謂梁王曰、齊放其大臣孟嘗君于諸侯、先迎之者、富而兵強。於是梁王虛上位、以故相爲上將軍、徙故相爲上將軍、虛相位以待孟嘗也。遣使者、黃金千斤、車百乘、往聘孟嘗君。馮煖先驅、先馳歸薛。 ○作用更妙。誡孟嘗君曰、千金、重幣也、百乘、顯使也、齊其聞之矣。意蓋爲此、而語却不盡、妙。梁使三反、孟嘗君固辭不往也。只是要使齊聞之、妙。齊王聞之、君臣恐懼、遣太傅大臣。齎黃金千斤、文車二駟、文車、彩繪之車。服劍一、王自佩之劍。封書謝孟嘗君曰、寡人不祥、被於宗廟之祟、歲、 ○祟、神禍也。沉於諂諛之臣、開罪於君、寡人不足爲也、願君顧先王之宗廟、姑反國統萬人乎。復留相齊。 ○是第二窟。馮煖誡孟嘗君曰、願請先王之祭器、立宗廟于薛。請祭器、立宗廟、則薛爲重地、難以動搖也。 ○絕大見識。廟成、是第三窟。還報孟嘗君曰、三窟已就、君姑高枕爲樂矣。總結上文。孟嘗君爲相數十年、無纖介之禍者、馮煖之計也。纖介、細微也。 ○結出孟嘗一生得力、全在馮煖、直與篇首無好無能相映照。

三番彈鋏、想見豪士一時淪落、胸中磈礧、勃不自禁。通篇寫來、波瀾層出、姿態橫生、能使馮公鬚眉、浮動紙上。淪落之士、遂爾頓增氣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