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陰飴甥對秦伯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陰飴甥對秦伯    僖公十五年  左傳

十月、晉陰飴甥卽呂甥。會秦伯、穆公。盟于王城。王城、秦地。秦許晉平之後、晉惠使卻乞召呂甥迎己。故會秦伯盟于此。秦伯曰、晉國和乎。對曰、不和。不和二字、對得駭人。小人恥失其君、而悼喪去聲、其親、不憚征繕、以立圉語、也。曰必報讎、寧事戎狄。小人、在下之人也。君、指惠公。親、謂死于戰者。征繕、征賦治兵也。圉、惠公太子名。言小人恥其君爲秦所執、痛其親爲秦所殺、不憚征賦治兵以立太子。曰、必報秦之讎、寧事戎狄、而與之共圖也。君子愛其君而知其罪、不憚征繕、以待秦命。曰必報德、有死無二。君子、在上之人也。言君子愛其君、而知晉國之有罪、不憚征賦治兵、以待秦歸晉君之命。曰、必報秦之德、惟有死而無二心也。 ○初讀不和二字、只謂盡露其短。今說出不和之故來、始知正炫其長。兩邊一樣、加不憚征繕四字、是制縛秦伯要著。以此不和。又用不和二字作一束。筆法嚴整。秦伯曰、國謂君何。或死、或歸。對曰、小人慼、謂之不免。君子恕、以爲必歸。小人不知事理、徒爲憂慼、以爲秦必害其君。君子以己之心、度人之心、以爲秦必歸其君也。小人曰、我毒秦、秦豈歸君。毒秦、謂晉背施閉糴、毒害秦國也。 ○所以可慼。君子曰、我知罪矣、秦必歸君。所以爲恕。 ○卽承上君子小人說來。雙開雙合、章法極整、又極變。貳而執之、服而舍捨、之、晉有二心、而秦執之。晉旣知罪、而秦舍之。德莫厚焉、刑莫威焉。舍之、則秦之德莫厚于此。執之、則秦之刑莫威于此。服者懷德、貳者畏刑。服秦者、懷秦之德。貳秦者、畏秦之刑。此一役也、秦可以霸。秦歸晉君之役、使諸侯懷德畏刑、可以成霸業也。納而不定、若秦初納晉君、今執之而不安定其位。廢而不立、秦旣執晉君、今不歸而使之復立爲君。以德爲怨、秦不其然。是秦始有德于晉、而今則變德爲怨、秦豈肯爲此。 ○前兩段、並述君子小人意中事。貳而執之以下單就君子意中、一反一正歆動他。秦伯曰、是吾心也。入其彀中。改館晉侯。饋七牢焉。牛、羊、豕各一、爲一牢。將歸之故加其禮焉。

通篇作整對格、而反正開合、又復變幻無端。尤妙在借君子小人之言、說我之意、到底自己不曾下一語。奇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