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酷吏列传序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酷吏列传序 《史记》

孔子曰:“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。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。”引孔子之言。老氏称:“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;下德不失德,是以无德。法令滋章,盗贼多有。”不德,不有其德也。不失德,其德可见也。滋,益。章,明也。 ○引老子之言。太史公曰:信哉是言也!总断一句。引孔子、老子,是立言主意,以见酷吏之不可崇尚也。法令者治之具,而非制治清浊之源也。立论醒彻。昔天下之网尝密矣,谓秦法。然奸伪萌起,其极也,上下相遁,至于不振。相遁,谓借法为奸,而无情实,故至于不振。当是之时,吏治若救火扬沸,费。 ○言本弊不除,则其末难止。非武健严酷,恶能胜升。其任而愉同偷。快乎?此时非酷吏救止,安能偷少顷之快?言势不得不然,非与酷吏也。言道德者,溺其职矣。溺,谓沉溺不举也。 ○此言酷吏所由始。故曰“听讼,吾犹人也,必也使无讼乎!”无借于严酷。 ○又引孔子之言。“下士闻道大笑之”,何知有道德。 ○又引老子之言。非虚言也。又总断一句,应前。汉兴,汉之初。破觚而为圜,觚,八棱有隅者。破觚为圜,谓除去严法。斫雕而为朴,斫,削也。雕,刻镂。斫雕为朴,谓使反质素。网漏于吞舟之鱼,网极其疏,应上网密。而吏治烝烝,不至于奸,黎民艾同乂。安。烝烝,盛也。艾,治也。 ○一段慨想高、文之治。由是观之,在彼不在此。彼,指道德。此,指严酷。 ○一束用全力。

意只是当任德而不当任刑,两引孔、老之言便见。又以秦法苛刻,汉始宽仁,两两相较,明示去取。叹昔日汉德之盛,则今日汉德之衰隐然自见于言外。语不多而意深厚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