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郑子家告赵宣子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郑子家告赵宣子    《左传》文公十七年

晋侯灵公。合诸侯于扈,户。 ○扈,郑地。平宋也。平宋乱以立文公。于是晋侯不见郑伯,穆公。以为贰于楚也。以其有二心于楚,故不与相见。

郑子家公子归生。使执讯而与之书,执讯,通讯问之官。以告赵宣子,晋卿赵盾。曰:下皆书辞。“寡君即位三年,召蔡侯庄公。而与之事君。君,晋襄公。九月,蔡侯入于敝邑以行。敝邑以侯宣多郑大夫。之难,去声。 ○侯宣多以援立穆公之故,恃宠专权而作乱。寡君是以不得与蔡侯偕。十一月,克减侯宣多,克减,少除其难也。而随蔡侯以朝潮。于执事。*安平秋校勘记:《左传》于“朝”字下有“事”字。踵蔡庄公朝晋之后,即来朝也。 ○朝襄一。十二年六月,归生子家自称名。佐寡君之嫡夷,郑太子名夷。以请陈侯共公。于楚,而朝诸君。陈共公将朝晋而畏楚,故归生辅太子夷,先为请命于楚。君,晋灵公。 ○朝灵二。十四年七月,寡君又朝以蒇谄。陈事。蒇,成也。郑穆又亲朝,以成往年陈公之好。 ○朝灵三。十五年五月,陈侯灵公。自敝邑往朝于君。陈灵新即位,自郑入朝。 ○朝灵四。往年正月,烛之武郑大夫。往朝夷也。烛之武又辅太子夷往朝于晋。“往朝夷”三字,是倒语。 ○朝灵五。八月,寡君又往朝。郑穆又亲朝。○朝灵六。 ○已上叙朝晋之数,叙朝晋之年,叙朝晋之月,叙朝晋之人。真是帐簿皆成妙文。下复结算一通,妙,妙。以陈、蔡之密迩于楚,而不敢贰焉,则敝邑之故也。陈、蔡之朝,皆郑之功。 ○结上召蔡侯、请陈侯、往朝君三事。虽敝邑之事君,何以不免?无论陈、蔡。虽以郑自己事晋而言,何以不免于罪。 ○百忙中复作此二语。以起下二层意,何等委婉。在位之中,一朝于襄,而再见现。于君。结上随蔡侯蒇陈事,又往朝三事。夷与孤之二三臣相及于绛。夷,郑太子。孤,谓君也。二三臣,谓烛之武及子家自谓。绛,晋都邑。相及于绛,谓朝晋不绝也。 ○结上归生佐夷、烛之武往朝夷二事。虽我小国,则蔑以过之矣。郑虽小国,其事晋无以过之矣。 ○又总结一笔,遒紧。今大国曰:‘尔未逞吾志。’逞,快也。 ○只一句点题。敝邑有亡,无以加焉。郑国唯有灭亡而已,不能复加其事晋之礼也。 ○八字激切而沉痛。下乃引古人成语,曲曲转出不能复事晋意。古人有言曰:‘畏首畏尾,身其余几?’上声。 ○既畏首,又畏尾,则身之不畏者,有几何哉?又曰:‘鹿死不择音。’同荫。 ○鹿将死,不暇择庇荫之所。小国之事大国也,德,则其人也;不德,则其鹿也。德,恩恤也。言以人视我,我还是人;以鹿视我,我便是鹿。 ○奇思创解。挺。而走险,急何能择?铤,疾走貌。鹿知死而走险,何暇择荫?国知危而事大,何暇择邻?皆由急则生变也。命之罔极,亦知亡矣,晋命过苛,无有穷极。事之亦亡,叛之亦亡,郑已知之矣。 ○“亡”字呼应。将悉敝赋以待于鯈,酬。唯执事命之。赋,兵也。鯈,晋郑之境。言将尽起郑兵,以待于鯈地,唯听晋执事之命令也。 ○收紧敌晋意。文公二年,朝于齐。四年,为去声。齐侵蔡,亦获成于楚。郑文公二年,朝于齐桓公。后复从齐侵蔡,蔡属楚而郑为齐侵之。宜获罪于楚,而反获成。 ○晋责郑贰于楚,忽反写楚之宽大以讽晋。奇妙。居大国之间,而从于强令,岂其罪也?郑居晋、楚之间,而从于大国之强令,未可执以为罪。言贰楚出于不得已也。 ○开胸放喉,索性承认,妙,妙。大国若弗图,无所逃命。”晋若弗图恤郑国,则唯晋所命,不敢逃避也。 ○结语,多少激烈愤懑!

晋巩拱。晋大夫。行成于郑,赵穿、晋卿。公壻池晋侯女壻。为质至。焉。晋见郑之词强,故使巩朔行成。而赵穿、公壻池为质于郑以示信。此以见晋之失政,而霸业之衰也。

前幅写事晋唯谨,逐年逐月算之,犹为兢兢畏大国之言。后幅写到晋之不知恤小,郑亦不能复耐,竟说出贰楚亦势之不得不然,晋必欲见罪,我亦顾忌不得许多。一团愤懑之气,令人难犯,所以晋人竟为之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