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诸稽郢行成于吴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诸稽郢行成于吴 《国语·吴语》

吴王夫扶。差起师伐越,鲁定十四年,吴伐越,越败之于槜李,阖庐伤足而死。后三年,夫差败越于夫椒,报槜李也。大夫种求成于吴,吴许越成。至是吴又起师伐越。越王勾践起师逆之江。逆,迎战也。*安平秋校勘记:《国语》无“江”字。

大夫种乃献谋曰:“夫吴之与越,唯天所授,王其无庸战。言唯天所命,不用战也。 ○先顿一句。夫申胥、伍子胥奔吴,吴子与之申地,故曰申胥。华登宋司马华费遂之子,奔吴为大夫。简服吴国之士于甲兵,而未尝有所挫也。简服,练习也。挫,毁折也。言二子善于用兵。夫一人善射,百夫决拾,决,以象骨为之,著于右手大指,所以钩弦开体。拾,以皮为之,著于左臂以遂弦。言二子善用兵,众心化之,犹一人善射,而百夫竞著决拾以效之也。胜未可成。越之胜吴,殆未可必。夫谋必素见成事焉,而后履之,不可以授命。素,豫也。履,行也。授命,犹言致命。言当谋定后战,不可轻出丧师。王不如设戎,约辞行成,以喜其民,以广侈吴王之心。不如设兵自守,卑约其辞,以求平于吴,吴民必喜,乃所以骄夫差之心也。 ○“广侈吴王之心”,是献谋主意。吾以卜之于天。天若弃吴,必许吾成而不吾足也,不以吾为足虑。将必宽然有伯霸。诸侯之心焉。所谓广侈之也。既罢疲。弊其民,而天夺之食,心既广侈,则民必罢弊,而天禄尽。安受其烬,尽。乃无有命矣。”烬,余也。天之所弃,吾取者乃天之余也。乃无有命,言吴更无天命也。 ○大夫种布算已定。

越王许诺,乃命诸稽郢越大夫。行成于吴,曰:下皆约辞。“寡君勾践使下臣郢不敢显然布币行礼,敢私告于下执事曰:开口辞便约。‘昔者越国见祸,得罪于天王。指槜李伤阖庐事。天王,尊之以名。天王亲趋玉趾,谓败越于夫椒。以心孤勾践,而又宥赦之。孤,弃也。破越不取,是心弃勾践而宥赦之也。君王之于越也,繄起死人而肉白骨也。繄,是也。 ○感德语,所以侈其心。孤不敢忘天灾,指上“见祸”言。 ○顿挫。其敢忘君王之大赐乎!加此二句,见诚心感德。 ○已上述吴昔日之恩。今勾践申祸无良,申祸,重见祸也。无良,言己之不善。 ○作自责语。草鄙之人,敢忘天王之大德,而思边陲之小怨,以重得罪于下执事?存国为德之大,侵疆为怨之小。重得罪,谓报见侵也。 ○作一振,逼入起师逆江意。勾践用帅二三之老,亲委重罪,顿颡于边。委,任也。言起师逆之江者,乃帅二三臣,自任大罪,叩头请服于境,非敢得罪于吴也。今君王不察,盛怒属兵,将残伐越国。越国固贡献之邑也,顿挫。君王不以鞭箠使之,而辱军士使寇令焉。若御寇之号令。 ○越辞愈卑,其心愈侈。勾践请盟。以吴不察,故请盟。一介嫡女,执箕帚以晐同该。姓于王宫;晐,备也。《曲礼》:“纳女于天子曰备百姓。”一介嫡男,奉槃同盘。移。以随诸御;匜,洗手器。御,近臣宦竖之属。春秋贡献,不解同懈。于王府。应“贡献之邑”句。 ○此言既盟之后如此。天王岂辱裁之?亦征诸侯之礼也。’天王岂能辱意裁制之,此亦天子征税诸侯之礼也。 ○已上望吴今日之泽。

“夫谚曰:‘狐埋之而狐搰骨。之,是以无成功。’搰,发也。 ○喻甚奇。今天王既封殖越国,以明闻去声。于天下,而又刈亡之,是天王之无成劳也。封殖、刈亡,以草木自比。言吴今日之刈亡,徒劳昔日之封殖也。 ○忽作责吴语,妙。虽四方之诸侯,则何实以事吴?实,信也。 ○牵引诸侯,正以自为,妙。敢使下臣尽辞,唯天王秉利度义焉!”越服吴为利,吴舍越为义。

诸稽郢行成之词,虽只是广侈吴王之心,其中可罪者不少,如“不敢忘天灾”,自强之心露;狐搰无成功,藐吴之意见矣。纵多巧辞,皆玩弄也。使非天欲弃吴,其说能终行乎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