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諸稽郢行成於吳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諸稽郢行成于吳  吳語 國語

吳王夫扶、差起師伐越、魯定十四年、吳伐越、越敗之于檇李、闔廬傷足而死。後三年、夫差敗越于夫椒、報檇李也。大夫種求成于吳、吳許越成。至是吳又起師伐越。越王句踐起師逆之江。逆、迎戰也。大夫種乃獻謀曰、夫吳之與越、唯天所授、王其無庸戰。言唯天所命、不用戰也。 ○先頓一句。夫申胥、伍子胥奔吳、吳子與之申地、故曰申胥。華登、宋司馬華費遂之子、奔吳爲大夫。簡服吳國之士於甲兵、而未嘗有所挫也。簡服、練習也。挫、毀折也。言二子善于用兵。夫一人善射、百夫決拾、決、以象骨爲之、著于右手大指、所以鉤弦開體。拾、以皮爲之、著于左臂以遂弦。言二子善用兵、衆心化之、猶一人善射、而百夫競著決拾以效之也。勝未可成。越之勝吳、殆未可必。夫謀必素見成事焉而後履之、不可以授命。素、豫也。履、行也。授命、猶言致命。言當謀定後戰、不可輕出喪師。王不如設戎、約辭行成、以喜其民、以廣侈吳王之心。不如設兵自守、卑約其辭、以求平于吳、吳民必喜。乃所以驕夫差之心也。 ○廣侈吳王之心、是獻謀主意。吾以卜之於天、天若棄吳、必許吾成、而不吾足也、不以吾爲足慮。將必寬然有伯霸、諸侯之心焉。所謂廣侈之也。旣罷疲、弊其民、而天奪之食、心旣廣侈、則民必罷弊、而天祿盡。安受其燼、盡、乃無有命矣。燼、餘也。天之所棄、吾取者乃天之餘也。乃無有命、言吳更無天命也。 ○大夫種布算已定。越王許諾。乃命諸稽郢越大夫。行成於吳曰、下皆約辭。寡君句踐、使下臣郢、不敢顯然布幣行禮、敢私告于下執事曰、開口辭便約。昔者越國見禍、得罪于天王、指檇李傷闔廬事。天王、尊之以名。天王親趨玉趾、謂敗越于夫椒。以心孤句踐、而又宥赦之。孤、棄也。破越不取、是心棄句踐而宥赦之也。君王之于越也、繄起死人而肉白骨也。繄、是也。 ○感德語、所以侈其心。孤不敢忘天災、指上見禍言。 ○頓挫。其敢忘君王之大賜乎。加此二句、見誠心感德。 ○已上述吳昔日之恩。今句踐申禍無良、申禍、重見禍也。無良、言己之不善。 ○作自責語。草鄙之人、敢忘天王之大德、而思邊陲之小怨、以重得罪於下執事。存國爲德之大、侵疆爲怨之小、重得罪、謂報見侵也。 ○作一振、逼入起師逆江意。句踐用帥二三之老、親委重罪、頓顙於邊。委、任也。言起師逆之江者、乃帥二三臣、自任大罪、叩頭請服于境、非敢得罪于吳也。今君王不察、盛怒屬兵、將殘伐越國。越國固貢獻之邑也、頓挫。君王不以鞭箠使之、而辱軍士、使寇令焉。若禦寇之號令。 ○越辭愈卑、其心愈侈。句踐請盟。以吳不察、故請盟。一介嫡女、執箕帚以晐同該、姓於王宮。晐、備也。曲禮、納女于天子曰備百姓。一介嫡男、奉槃同盤、移、以隨諸御。匜、洗手器。御、近臣宦豎之屬。春秋貢獻、不解同懈、於王府。應貢獻之邑句。 ○此言旣盟之後如此。天王豈辱裁之、亦征諸侯之禮也。天王豈能辱意裁制之、此亦天子征稅諸侯之禮也。 ○已上望吳今日之澤。夫諺曰、狐埋之而狐搰骨、之、是以無成功。搰、發也。 ○喻甚奇。今天王旣封殖越國、以明聞去聲、於天下、而又刈亡之、是天王之無成勞也。封殖刈亡、以草木自比。言吳今日之刈亡、徒勞昔日之封殖也。 ○忽作責吳語、妙。雖四方之諸侯、則何實以事吳。實、信也。 ○牽引諸侯、正以自爲、妙。敢使下臣盡辭、唯天王秉利度義焉。越服吳爲利、吳舍越爲義。

諸稽郢行成之詞、雖只是廣侈吳王之心、其中可罪者不少。如不敢忘天災、自強之心露。狐搰無成功、藐吳之意見矣。縱多巧辭、皆玩弄也。使非天欲棄吳、其說能終行乎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