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襄王不许请隧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襄王不许请隧  《国语·周语中》

晋文公既定襄王于郏,夹。 ○襄王后母惠后生叔带,因翟人立为王,襄王出奔郑。晋文公纳王,诛叔带。郏,洛邑,王城之地。王劳去声。之以地。王赏之以阳樊、温、原、𪴙茅之田。辞,不受。请隧焉。掘地通路曰隧。天子葬礼。

王弗许,曰:“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,开口便正大。规方千里以为甸服,规,画也。甸服,畿内之地。以皆田赋之事,故谓之甸服。王城之外,四面皆五百里也。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,以备百姓兆民之用,以待不庭、不虞之患。百姓,百官有世功者。不庭,不来朝之国也。不虞,意外之变也。 ○著“以供”“以备”“以待”等字,见先王有此许多费用。其馀甸服之外。以均分公侯伯子男,使各有宁宇,以顺及天地,无逢其灾害,宁,安也。宇,居也。亦使有供祭、备用、待患之资,所以能顺天地,而无灾害也。 ○著“均分”二字,见先王之土地亦有限。先王岂有赖焉。赖,利也。 ○一句结上起下。内官不过九御,外官不过九品,足以供给神祇而已,岂敢厌纵其耳目心腹以乱百度?九御,即九嫔。九品,即九卿。嫔与卿主祭祀。厌,安也。纵,肆也。度,法也。 ○著“不过”“足以”“而已”“岂敢”等字,见先王并无一点奢用。亦唯是死生之服物采章,以临长掌。百姓,而轻重布之,隧为死之服物,“生”字带说。采章,采色文章也。轻重布,言贵贱有等。 ○“亦唯是”妙,始入正题也。上文许多说话,只要逼出“亦唯是”三字。王何异之有?葬礼外,王鲜有异。 ○只数语,说得“隧”字十分郑重。下乃反复写其不许之意。

“今天降祸灾于周室,谓叔带之乱。余一人仅亦守府,仅守故府遗文,不能有为。又不佞以勤叔父,不佞,不才也。勤,劳也。天子称同姓诸侯曰叔父。而班先王之大物以赏私德,班,分也。大物,隧也。私德,指纳王而言。其叔父实应平声。且憎,以非余一人,余一人岂敢有爱也?应,受也。憎,恶也。爱,吝也。言汝虽受私赏,心中未尝不憎恶之,以非余行赏之不当,余岂敢吝而弗与也? ○反如此说转来,婉妙。下则纯是刀砍斧截之语。先民有言曰:先民,前人也。‘改玉改行。’玉,佩玉。所以饰行步。君臣尊卑,各有其节,故曰改。 ○直贯至“大物未可改”句。叔父若能光裕大德,更平声。姓改物,以创制天下,自显庸也,而缩取备物以镇抚百姓,余一人其流辟闢。于裔异。土,何辞之有与?*安平秋校勘记:“有与”,原误倒作“与有”,今据《国语》改。更姓,易姓也。改物,改正朔、易服色也。创,造也。庸,用也。谓为天子创造制度,自显用于天下。缩,收也。备物,谓死生之服物采章。流,放也。辟,戮也。裔,远也。 ○逆振一段,紧陗。若犹是姬姓也,未更姓。尚将列为公侯,以复先王之职,未改物。大物其未可改也。不曰“不可改”,而曰“未可改”,冷隽。 ○直说出晋文请隧之非。叔父其茂昭明德,物将自至,物,隧也。 ○又逆振一笔,紧陗。余敢以私劳变前之大章,以忝天下,其若先王与百姓何?何政令之为也?私劳,即私德。在襄王为德,在晋文为劳。大章,即服物采章。忝,辱也。先王唯是服物采章,以临长百姓,而余变易之,其如先王百姓何哉?既无以对先王百姓,何政令之为也? ○直说出不许行隧之意。若不然,叔父有地而隧焉,余安能知之?”若晋文自制为隧,余安能禁止?不待请也。 ○仍用逆笔作收,章法愈紧。

文公遂不敢请,受地而还。

通篇只是不为天子不得用隧意。却妙在俱用逆笔振入,无一笔实写不许。而不许之意,一步紧一步,自使重耳神色俱沮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