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虞師晉師滅夏陽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虞師晉師滅夏陽 僖公二年 穀梁傳

非國而曰滅、重夏陽也。夏陽、虢邑。虞無師、晉滅夏陽、虞何嘗有師。其曰師、何也。以其先晉、不可以不言師也。人不得居師上、故言師。其先晉何也、據小不先大。爲主乎滅夏陽也。卽公羊首惡意。夏陽者、虞、虢之塞賽、邑也、塞、邊界。滅夏陽而虞、虢舉矣。舉、拔也。 ○此夏陽之所爲重也。句極宕逸。虞之爲主乎滅夏陽、何也。晉獻公欲伐虢、荀息晉大夫。曰、君何不以屈橘、產之乘、垂棘之璧、而借道乎虞也。屈地產良馬、垂棘出美玉、故以爲名。自晉適虢、途出于虞、故借道。公曰、此晉國之寶也、如受吾幣、而不借吾道、則如之何。晉君先愛戀馬璧。荀息曰、此小國之所以事大國也。提清一句。彼不借吾道、必不敢受吾幣、如受吾幣、而借吾道、斯朝取虢而暮取虞矣。則是我取之中府而藏之外府、取之中廄而置之外廄也。君何喪焉。 ○看得明、拏得定、快語斬截、是能成功。公曰、宮之奇虞賢大夫。存焉、必不使受之也。伏後兩諫。荀息曰、宮之奇之爲人也、達心而懦、又少去聲、掌、於君。達之心而懦于事。又自少至長、與君同處。達心則其言略、明達之人、言則舉綱領要。懦則不能彊諫、少長於君、則君輕之。先識透宮之奇。且夫進一層說。玩好去聲、在耳目之前、指馬璧。而患在一國之後、虢在先。 ○利近而害遠。此中知智、以上乃能慮之、臣料虞君、中知以下也。又識透虞君、借道之計必行矣。公遂借道而伐虢。宮之奇諫曰、晉國之使者、其辭卑而幣重、必不便于虞。言果略。虞公弗聽。遂受其幣而借之道。君果輕之。宮之奇又諫曰、語曰、脣亡則齒寒。其斯之謂與。果不能彊諫。挈其妻子以奔曹。獻公亡虢五年、而後舉虞。應滅夏陽而虞虢舉矣句。荀息牽馬操璧而前曰、璧則猶是也、而馬齒加長矣。以戲作收、韻絕。

全篇總是寫虞師主滅夏陽、筆端清婉、迅快無比。中間玩好在耳目之前一段、尤異樣出色、禍患之成、往往墮此、古今所同慨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