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蘭亭集序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蘭亭集序 王羲之

永和九年、永和、晉穆帝年號。歲在癸丑、暮春之初、會於會膾、稽山陰之蘭亭、時當暮春、王羲之與謝安、孫綽、郄曇、魏滂及凝之、渙之、元之、獻之等、以上巳日、會于蘭亭。會稽、今紹興府。山陰、縣名。 ○總敍一筆。修禊係、事也。禊、祓除不詳也。三月上巳日、臨水洗濯、除去宿垢謂之禊。 ○此句點出所以會之故。羣賢畢至、少長咸集。敍人。此地有崇山峻嶺、茂林脩竹。又有清流激湍、脫平聲、映帶左右、脩、長也。湍、波流瀠洄之貌。 ○敍地。引以爲流觴曲水。因曲水以泛觴。列坐其次、雖無絲竹管絃之盛、折一句、跌入賦詩。一觴一詠、亦足以暢敘幽情。敍事。是日也、天朗氣清、惠風和暢。敍日。仰觀宇宙之大、俯察品類之盛。所以遊目騁懷、足以極視聽之娛、魚、信可樂也。敍樂。 ○敍會事至此已畢、下乃發胸中之感。夫人之相與、俯仰一世、承上俯仰二字、推開一步說。或取諸懷抱、晤言一室之內。一種人、是倦于涉獵者。或因寄所託、放浪形骸之外。又一種人、是曠達不拘者。雖取舍萬殊、靜躁不同、此兩種人、或取或舍、或靜或躁。當其欣於所遇、暫得於己、快然自足、曾不知老之將至。總是一樣得意。及其所之旣倦、之、往也。情隨事遷、感慨係之矣。却又一樣興盡。 ○此只就一時一事論。向之所欣、俛俯、仰之間、已爲陳迹、猶不能不以之興懷。俛仰之頃、爲時甚近。而向之所樂者、已成往事、猶尚感慨係之。 ○申足上文、卽逼入死生正意、何等靈快。況脩短隨化、終期於盡。人命長短、總歸于盡。古人云、死生亦大矣、豈不痛哉。莊子德充符、仲尼曰、死生亦大矣。 ○至此方入作序正㫖。每覽昔人興感之由、若合一契、古人皆興感于死生之際。未嘗不臨文嗟悼、不能喻之於懷。我未嘗不臨此興感之文、而爲之嗟悼、亦不能自解其所以然。固知一死生爲虛誕、齊彭殤爲妄作。莊子齊物論、予惡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蘄生乎、此一死生之說也。莫壽乎殤子、而彭祖爲夭、此齊彭殤之說也。言人莫不興感于死生壽夭、固知是兩說爲虛誕妄作。後之視今、亦猶今之視昔、悲夫。言瞥見吾已杳無踪影、猶如今日之古人杳無踪影也、能不悲乎。 ○一齊收捲、眼疾手快。故列敘時人、敍在會之人。錄其所述、錄所賦之詩。 ○二句應前羣賢少長、賦詩等事。雖世殊事異、所以興懷、其致一也。古今同一興感。後之覽者、亦將有感於斯文。後人亦重死生、覽我斯文、亦當同我之感。 ○覽字、應前每覽之覽字。文字、應前臨文之文字。

通篇著眼在死生二字。只爲當時士大夫、務清談、鮮實效、一死生而齊彭殤、無經濟大略、故觸景興懷、俯仰若有餘痛。但逸少曠達人、故雖蒼涼感歎之中、自有無窮逸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