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范雎说秦王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范雎说秦王*安平秋校勘记:“雎”,《战国策》作“睢”。 《国策》

范雎魏人。至,秦王昭王。庭迎范雎,敬执宾主之礼。范雎辞让。是日见范雎,见者无不变色易容者。就旁人形容一笔。秦王屏丙。左右,屏,除也。宫中虚无人。秦王跪而进曰:“先生何以幸教寡人?”范雎曰:“唯唯。”委。 ○唯唯,连诺也。有间,谏。 ○间,犹顷也。秦王复请,范雎曰:“唯唯。”若是者三。省笔。 ○三唯而终不言,故缓之,以固其心也。秦王跽其上声。曰:跽,长跪也。“先生不幸教寡人乎?”

范雎谢曰:“非敢然也。臣闻始时吕尚太公望。之遇文王也,*“始时”,中华书局1959年繁体竖排版作“昔者”。身为渔父而钓于渭阳之滨耳。若是者,交疏也。已一说税。而立为太师,载与俱归者,其言深也。交疏、言深,作反正两对。故文王果收功于吕尚,卒擅天下而身立为帝王。一转。即使文王疏吕望而弗与深言,是周无天子之德,而文、武无与成其王也。二转。今臣,羇旅之臣也,交疏于王,而所愿陈者,皆匡君臣之事、处人骨肉之间,处,犹在也。谓欲言太后及穰侯等。愿以陈臣之陋忠,而未知王心也,所以王三问而不对者是也。三转方说明。

“臣非有所畏而不敢言也,又撇然一转,为下“患”“忧”“耻”之纲。知今日言之于前,而明日伏诛于后,然臣弗敢畏也。加三句。大王信行臣之言,死不足以为臣患,亡不足以为臣忧,漆身而为厉,同癞。披。发而为狂,不足以为臣耻。三句又为下三段之纲。五帝之圣而死,三王之仁而死,五霸之贤而死,乌获武王力士。之力而死,奔、育之勇而死。孟奔、夏育,皆卫人。死者,人之所必不免。处必然之势,必然,必至于死也。可以少有补于秦,此臣之所大愿也,臣何患乎?一段应“死不足以为臣患”。

“伍子胥橐载而出昭关,伍子胥自楚奔吴,藏身于橐,载而出楚关。夜行而昼伏,至于蔆水,即溧水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蔆水”,原误作“菱夫”,今据《战国策》姚宏本改。无以糊其口,膝行蒲伏,同匍匐。乞食于吴巿,卒兴吴国,阖闾为霸。使臣得进谋如伍子胥,加之以幽囚不复见,是臣说之行也,臣何忧乎?一段应“亡不足以为臣忧箕子、接舆,楚人陆通,字接舆。漆身而为厉,被发而为狂,无益于殷、楚。使臣得同行于箕子、接舆,可以补所贤之主,是臣之大荣也,二字无补于时,犹为之,今为而有补,故特以为荣。臣又何耻乎?一段应“不足以为臣耻”。

“臣之所恐者,独恐臣死之后,天下见臣尽忠而身蹷也,蹷,僵也。是以杜口裹足,*“是以”,中华书局1959年繁体竖排版作“因以”。莫肯向秦耳。忽掉转作危语,最足耸听。足下上畏太后之严,下惑奸臣之态;忽点出太后、奸臣二句,骎骎逼人。居深宫之中,不离保傅之手;女保,女傅。终身闇惑,无与照奸;大者宗庙灭覆,小者身以孤危。此臣之所恐耳!所云危如累卵,得臣则安也。若夫穷辱之事,死亡之患,臣弗敢畏也。臣死而秦治,贤于生也。”又掉转一笔,全篇俱动。

秦王跪曰:“先生是何言也!夫秦国僻远,寡人愚不肖,先生乃幸至此,此天以寡人慁魂去声。先生,慁,污辱也。而存先王之庙也。应宗庙灭覆句。寡人得受命于先生,此天所以幸先王而不弃其孤也。应“身以孤危”句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王”,原误作“生”。今据《战国策》改。先生奈何而言若此!呼应紧甚。事无大小,上及太后,下至大臣,交疏之臣,言人骨肉之间,本难启齿,故一路耸动,一路要挟,直逼出此二句,秦王已受我羁靮,便可深言矣。愿先生悉以教寡人,无疑寡人也。”范雎再拜,秦王亦再拜。又闲写一笔,见秦王已被范雎笼定。

范雎自魏至秦,欲去穰侯而夺之位。穰侯以太后弟,又有大功于秦,去之岂是容易?始言交疏言深,再言尽忠不避死亡,翻来覆去,只是不敢言;必欲吾之说,千稳万稳秦王之心,千肯万肯,而后一说便入。吾畏其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