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臧哀伯谏纳郜鼎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臧哀伯谏纳郜鼎   《左传》桓公二年

夏四月,取郜告。大鼎于宋。纳于大泰。庙,*安平秋校勘记:《左传》于“纳”字上有“戊申”二字。宋华督弒殇公,恐诸侯讨己,故以郜国所造之鼎赂鲁。桓公至是取所赂之鼎于宋,纳于大庙。 ○曰“取”,曰“纳”,书法凜然。非礼也。受弒逆者之赂器,以污宗庙,非礼之甚也。 ○断一句。

臧哀伯鲁大夫,僖伯之子。谏曰:“君人者,将昭德塞违,以临照百官,犹惧或失之。故昭令德以示子孙。言人君者,将昭明善德,闭塞邪违,以显示百官,如日月之临照焉,犹恐不能世守而弗失。故复以其德之最善者,昭著于物,以垂示子孙。 ○“昭德”“塞违”并提,是一篇主意。然“昭德”正所以“塞违”也,故下历言“昭德”之实。是以清庙茅屋,清庙,肃然清净之庙也。茅屋,以茅饰屋也。大路越活。席,大路,祀天车,朴素无饰。越席,结草为席也。泰。羹不致,大羹,大古之羹,肉汁也。不致,谓无盐梅之和也。粢食嗣。不凿,作。 ○黍稷曰粢。凿,精米也。一石舂为八斗。昭其俭也。俭约不敢奢侈。 ○“昭令德以示子孙”者一。衮、冕、黻、珽,挺。 ○衮,画衣。冕,冠也。黻,蔽膝也。珽,玉笏也。带、裳、幅、璧,舄,昔。 ○带,革带。裳,下衣。幅,今之行縢,卽裹脚也。舄,复履也。衡、紞、耽上声。纮、宏。綖,延。 ○衡,维持冠者。紞,冠之垂者。纮,缨从下而上者。綖,冠上覆者。昭其度也。尊卑各有制度。 ○“昭令德以示子孙”者二。藻、率律。鞞、丙。鞛,卜上声。 ○藻、率,以韦为之,所以藉玉也。佩刀之鞘,上饰曰鞞,下饰曰鞛。盘。厉游留。缨,鞶,大带。厉,大带之垂者。游,旌之末垂者。缨,马饰。昭其数也。尊卑各有等数。 ○“昭令德以示子孙”者三。火、龙、黼、黻,火,画火也。龙,画龙也。黑与白谓之黼,黑与青谓之黻。龙,画于衣。火、黼黻,绣于裳。昭其文也。上下各有文章。 ○“昭令德以示子孙者”四。五色比象,车服器械之有五色,皆以比象天地四方。昭其物也。大小各有物色。 ○“昭令德以示子孙”者五。钖、扬。鸾、和、铃,四者皆铃类,钖在马额,鸾在镳,和在衡,铃在旂。昭其声也。四者齐声,自然节奏。 ○“昭令德以示子孙”者六。三辰旂旗,三辰,日月星也,画于旂旗。交龙为旂,熊虎为旗。昭其明也。旌旗灿烂,象天之明。 ○“昭令德以示子孙”者七。夫德,俭而有度,登降有数,文、物以纪之,声、明以发之,以临照百官。百官于是乎戒惧,而不敢易纪律。登降,谓有损益。纪,维也。发,扬也。纪律,纪纲,法律也。 ○总“昭德”作一收。戒惧而不敢易纪律,即所以“塞违”也。今灭德立违,今受赂立督,是不昭德而灭德,不塞违而立违。而寘同置。其赂器于大庙,寘,犹纳也。以明示百官。百官象之,其又何诛焉?象,效尤也。诛,责也。 ○不可纳者一。国家之败,由官邪也。由百官之违邪。官之失德,宠赂章也。谓宠臣之受贿赂,章明而无所忌惮也。郜鼎在庙,章孰甚焉?大庙,百官助祭之所。章明昭著,莫过于此。 ○不可纳者二。武王克商,迁九鼎于雒同洛。邑,九鼎,夏禹所铸,三代相传,以为有国之宝。武王克商,迁九鼎于成周之雒邑。义士犹或非之,义士,伯夷之属。而况将昭违乱之赂器于大庙,其若之何?”其见非于义士必甚。 ○不可纳者三。 ○历言灭德立违之失,以见赂鼎当速出之于庙也。公不听。仍寘大庙。

周内史大夫官。闻之,曰:“臧孙达即哀伯。其有后于鲁乎!僖伯谏隐观鱼。其子哀伯谏桓纳鼎,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,故曰“有后于鲁”。君违,不忘谏之以德。”桓公虽灭德立违,哀伯惓惓不忘谏之以昭德。 ○“昭德塞违”总结。

劈头将“昭德塞违”四字提纲,而“塞违”全在“昭德”处见,故中间节节将“昭”字分疏,见庙堂中何一非令德所在,则大庙容不得违乱赂鼎可知,后复将“塞违”意,分作三样写法,以冀君之一寤而出鼎,故曰“不忘”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