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祭鳄鱼文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祭鳄鱼文*安平秋校勘记:《韩昌黎文集校注》无“祭”字 韩愈

维年月日,潮州刺史韩愈,使军事衙推秦济,以羊一、猪一投恶溪之潭水,以与鳄谔。鱼食,而告之初,公至潮,问民疾苦,皆曰恶溪有鳄鱼,食民产且尽。数日,公令其属秦济,以一羊、一豚投溪水而祝之。曰:

昔先王既有天下,列山泽,罔同网。绳擉错。刃,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,驱而出之四海之外。列,遮道也。擉,刺也。 ○正议发端,便不可犯。及后王德薄,不能远有,则江、汉之间,尚皆弃之以与蛮、夷、楚、越,况潮,岭海之间,去京师万里哉!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,亦固其所。潮在岭外、海内,较江、汉更远,毋怪为鳄鱼所据。涵淹,潜伏也。卵育,生息也。 ○先归咎后王,故意放宽一步。妙。今天子嗣唐位,神圣慈武,四海之外,六合之内,皆抚而有之,能远有矣。况禹迹所揜,扬州之近地,刺史、县令之所治,出贡赋以供天地宗庙百神之祀之壤者哉!揜,止也。潮于古为扬州之境,以四海、六合言之,则潮地又甚近也。 ○二十四字作一句读。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!此句是一篇纲领。前将天子立大议论,此下专在与刺史争土上发议。

刺史受天子命,守此土,治此民,而鳄鱼睅音缓。然不安溪潭,据处食民、畜、休去声。熊、豕、鹿、麞,以肥其身,以种其子孙,与刺史亢拒,争为长掌。雄。睅,目出貌。据处,谓据其地而处之也。食民、畜,谓食人与六畜也。刺史欲安民,而鳄鱼为害若此,是与亢拒争雄矣。刺史虽驽弱,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,伈伈心上声。睍睍,贤上声。为民吏羞,以偷活于此邪?伈伈,恐惧貌。睍睍,小目貌。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,固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辨。凛以天子,凛以天子命吏,词严义正,是一篇讨贼檄文。

鳄鱼有知,其听刺史言:总喝一句,起下文。潮之州,大海在其南,鲸、鹏之大,虾、蟹之细,无不容归,以生以食,鳄鱼朝发而夕至也。为鳄鱼寻去路。今与鳄鱼约,尽三日,其率丑类南徙于海,以避天子之命吏。三日不能,至五日;五日不能,至七日;为鳄鱼限日期。七日不能,是终不肯徙也,是不有刺史、听从其言也。不然,则是鳄鱼冥顽不灵,刺史虽有言,不闻不知也。层叠而下,犀利无前。夫傲天子之命吏,不听其言,不徙以避之,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,皆可杀。闪电轰雷,一齐俱发。刺史则选材技吏民,操强弓毒矢,以与鳄鱼从事,必尽杀乃止。其无悔!是夕有暴风震雷,起湫水中。数日,水尽涸。西徙六十里,自是潮州无鳄鱼患。

全篇只是不许鳄鱼杂处此土,处处提出“天子”二字、“刺史”二字压服他。如问罪之师,正正堂堂之阵,能令反侧子心寒胆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