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申胥谏许越成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申胥谏许越成 吴语 国语

吴王夫差乃告诸大夫曰:“孤将有大志于齐,欲伐齐。吾将许越成,而无拂吾虑。已先拒谏。若越既改,吾又何求?若其不改,反行,吾振旅焉。”改,谓诚心改事吴也。反行,伐齐而反也。振旅,加兵也。 ○全不以越为意。

申胥谏曰:“不可许也。断一句。夫越非实忠心好吴也,既非爱吴。又非慑畏吾甲兵之强也。亦非惧吴。大夫种勇而善谋,将还旋。玩吴国于股掌之上,以得其志。还玩,转弄也。 ○直破其奸。夫固知君王之盖威以好胜也,盖,犹尚也。病根被人看破。故婉约其辞,以从同纵。逸王志,婉约,卑逊也。纵逸,即上篇广侈之意。使淫乐于诸夏之国,以自伤也。自伤,犹言自害。使吾甲兵钝弊,民人离落,而日以憔悴,此言自伤之实。 ○两“使”字,是“还玩吴国”作用。然后安受吾烬。烬,余也。安受吴国未灭之余,所谓得其志也。 ○句句与种言暗合,英雄所见略同。 ○以上论大夫种。夫越王好信以爱民,不好胜,而好信;不尚威,而爱民。四方归之,得人心。年谷时熟,得天意。日长掌。炎炎,炎炎,进貌。 ○论越王。及吾犹可以战也,及”字,承上“日以憔悴”“日长炎炎”两句来,言过此吴日益衰,越日益盛,吾虽欲战无及已。是危急语。为虺毁。弗摧,为蛇将若何?”虺,小蛇也。摧,灭也。 ○一喻尤入情。

吴王曰:“大夫奚隆于越,越曾层。足以为大虞乎?隆,尊也。虞,虑也。 ○侈心顿起。若无越,则吾何以春秋曜吾军士?”存越则时可加兵,以张吾军势。 ○写盖威好胜如画。乃许之成。

将盟,越王又使诸稽郢辞曰:既使诸稽郢请盟,又使诸稽郢辞盟,真是还玩吴国于股掌之上。“以盟为有益乎?前盟口血未乾,干。足以结信矣。以盟为无益乎?君王舍甲兵之威以临使之,而胡重于鬼神而自轻也。”不复如前之乞哀态矣,还玩吴国已极。吴王乃许之,荒成不盟。荒,空也。总是不以越为意。

夫差广侈已极,只“越曾足为大虞”一语,虽有百谏诤,亦莫之入矣。胥、种谋国之智,若出一辙。而吴由以亡,越由以霸,用与不用异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