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申胥諫許越成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申胥諫許越成  吳語  國語

吳王夫差乃告諸大夫曰、孤將有大志于齊、欲伐齊。吾將許越成、而無拂吾慮。已先拒諫。若越旣改、吾又何求、若其不改、反行、吾振旅焉。改、謂誠心改事吳也。反行、伐齊而反也。振旅、加兵也。 ○全不以越爲意。申胥諫曰、不可許也。斷一句。夫越非實忠心好吳也、旣非愛吳。又非懾畏吾甲兵之彊也。亦非懼吳。大夫種勇而善謀、將還旋、玩吳國於股掌之上、以得其志。還玩、轉弄也。 ○直破其奸。夫固知君王之蓋威以好勝也、蓋、猶尚也。病根被人看破。故婉約其辭、以從同縱、逸王志、婉約、卑遜也。縱逸、卽上篇廣侈之意。使淫樂于諸夏之國、以自傷也。自傷、猶言自害。使吾甲兵鈍弊、民人離落、而日以憔悴、此言自傷之實。 ○兩使字、是還玩吳國作用。然後安受吾燼。燼、餘也。安受吳國未滅之餘、所謂得其志也。 ○句句與種言暗合、英雄所見略同。 ○以上論大夫種。夫越王好信以愛民、不好勝、而好信、不尚威、而愛民。四方歸之、得人心。年穀時熟、得天意。日長掌、炎炎、炎炎、進貌。 ○論越王。及吾猶可以戰也、及字、承上日以憔悴、日長炎炎兩句來、言過此吳日益衰、越日益盛、吾雖欲戰無及已。是危急語。爲虺毀、弗摧、爲蛇將若何。虺、小蛇也。摧、滅也。 ○一喻尤入情。吳王曰、大夫奚隆於越、越曾層、足以爲大虞乎。隆、尊也。虞、慮也。 ○侈心頓起。若無越、則吾何以春秋曜吾軍士。存越則時可加兵、以張吾軍勢。 ○寫蓋威好勝如畫。乃許之成。將盟、越王又使諸稽郢辭曰、旣使諸稽郢請盟、又使諸稽郢辭盟、真是還玩吳國于股掌之上。以盟爲有益乎、前盟口血未乾、干、足以結信矣。以盟爲無益乎、君王舍甲兵之威以臨使之、而胡重于鬼神而自輕也。不復如前之乞哀態矣、還玩吳國已極。吳王乃許之。荒成不盟。荒、空也。總是不以越爲意。

夫差廣侈已極、只越曾足爲大虞一語、雖有百諫諍、亦莫之入矣。胥、種謀國之智、若出一轍。而吳由以亡、越由以霸、用與不用異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