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孙圉论楚宝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王孙圉论楚宝 《国语·楚语下》

王孙圉楚大夫。聘于晋,定公飨之,赵简子晋大夫赵秧。鸣玉以相,去声。 ○鸣其佩玉以相礼。问于王孙圉曰:“楚之白珩恒。犹在乎?”白珩,楚之美佩玉也。 ○开口问白珩,则鸣玉以相,分明有意炫耀。对曰:“然。”简子曰:“其为宝也,几何矣?”言白珩之为宝,所值几何?

曰:“未尝为宝。一句抹倒。楚之所宝者,顿一句,郑重。与下“楚国之宝”句紧照。曰观贯。亦。父,甫。 ○楚大夫。能作训辞,以行事于诸侯,使无以寡君为口实。口实,犹言话柄。善于辞命以交邻,使无以不文为话柄。 ○是为可宝。又有左史倚相,左史,名倚相。能道训典,以叙百物,以朝夕献善败于寡君,使寡君无忘先王之业;叙,次也。物,事也。 ○明则有以正主志。又能上下说悦。乎鬼神,顺道其欲恶,使神无有怨痛于楚国。上天神,下地祇,顺道鬼神之情,所以悦之也。 ○幽则有以格神明。 ○是为可宝。又有薮曰云连徒洲,薮,泽也。云,即云梦。连,属也。徒,洲名。盖云梦连属徒洲。金、木、竹、箭之所生也,龟、珠、角、齿,皮、革、羽、毛,竹之小者曰箭。 ○十六字要连看,犹言金木竹箭、龟珠角齿、皮革羽毛之所生也。所以备赋,以戒不虞者也。赋,兵赋也。不虞,意外之患。 ○治本国所资。所以共同供。币帛,以宾享于诸侯者也。享,献也。 ○交邻国所资。 ○是为可宝。 ○观射父、左史倚相,曰“能”、曰“使”。云连徒洲,曰“生”、曰“所以”。字法。若诸侯之好去声。币具云连徒洲。而导之以训辞,观射父。有不虞之备,云连徒洲。而皇神相之,皇,大也。 ○左史倚相。 ○又将三段,串作一片。寡君其可以免罪于诸侯,邻国有益。而国民保焉。本国有益。此楚国之宝也。正应一句收。若夫白珩,先王之玩也,玩则非有用之物。何宝焉?应“未尝为宝”句。 ○以上答白珩已毕,下乃重起奇文,以刺鸣玉,与白珩无干。

“圉闻国之宝,六而已:凡为国者所宝唯六。圣能制议百物,以辅相国家,则宝之;圣,通明也。玉足以庇荫嘉谷,使无水旱之灾,则宝之;玉,祭祀之玉。龟足以宪臧否,则宝之;宪,法也。珠足以御火灾,则宝之;金足以御兵乱,则宝之;山林薮泽足以备财用,则宝之。圣曰“能”,物曰“足以”。字法。 ○此虽是推开一层说,仍句句与上三段相映照,妙。若夫哗嚣之美,鸣玉声也。楚虽蛮夷,不能宝也。”问甚矜张,答甚闲淡,机锋射人。

所宝唯贤,自是主论,却著眼在云连徒洲一段。盖薮泽钟美,皆堪有用,自当为宝,正与好玩无用之白珩紧照。后一段于“圣能制议”之下,复接龟珠金玉,山林薮泽,皆可资之为用者,跌到不宝哗嚣之美,处处针锋相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