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燭之武退秦師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燭之武退秦師    僖公三十年  左傳

晉侯、文公。泰伯穆公。圍鄭。晉文主兵、秦穆會之。以其無禮於晉、文公出亡過鄭、鄭不禮之。且貳於楚也。鄭伯雖受曹盟、猶有二心于楚。 ○二句、言致伐之由。晉軍函陵、秦軍氾凡、南。函陵、氾南、皆鄭地。 ○二句、寫秦晉分軍次舍。可以乘閒私說、伏下燭之武夜縋見秦君。佚之狐鄭大夫。言於鄭伯曰、國危矣。若使燭之武鄭大夫。見秦君、師必退。佚之狐已有定算。公從之。遣燭之武。辭曰、臣之壯也、猶不如人。今老矣、無能爲也已。隱示不早見用意。雖近怨、然辭亦婉曲。公曰、吾不能早用子、今急而求子、是寡人之過也。公先自責。然鄭亡、子亦有不利焉。轉語急切、自然感動。許之。乃許處見秦君。夜縋墜、而出。縋、懸索也。至夜乃懸城而下、恐晉覺也。見秦伯曰、秦晉圍鄭、鄭旣知亡矣。提過鄭事一邊、妙絕。若鄭亡而有益於君、敢以煩執事。反跌一句。下乃歷言亡鄭之無益而有害、極爲透快。越國以鄙遠、君知其難也。秦在西、鄭在東、晉居其間。設若得鄭、而秦欲越晉國、以爲邊鄙、相隔甚遠。君亦當知其難也。 ○亡鄭無益。煙、用亡鄭以陪鄰。鄰之厚、君之薄也。陪、益也。鄰、謂晉也。言秦得鄭、必爲晉所有、是益鄰矣。鄰之地厚、則秦之地相形而薄也。 ○亡鄭又有害。若舍捨、鄭以爲東道主、行李之往來、共同供、其乏困、君亦無所害。鄭在秦東、故曰東道。行李、使人也。言秦能舍鄭以爲東道主人、秦之使者、往來過此、或資糧乏困、鄭能供給之、于秦又何所害焉。 ○舍鄭有益無害。且君嘗爲晉君賜矣。許君焦瑕、朝濟而夕設版焉。君之所知也。晉君、謂惠公。賜、猶德也。焦、瑕、晉河外二邑。言穆公曾納惠公、亦云有德矣。惠公許秦以河外焦瑕二邑、乃朝濟河、而夕卽設版築、以守二城。其背秦之速、君之所知也。 ○此借舊事以見晉慣背秦德。與之共事、斷無有益。絕好一證。夫晉何厭平聲、之有。宕筆妙。進一層說。旣東封鄭、又欲肆其西封。若不闕秦、將焉取之。封、疆也。肆、大也。闕、削也。言旣滅鄭、以闢其東方之封疆。勢必又欲大其西方之封疆。若不削小秦地、將何所取之、以肆其西封也。 ○此言晉不獨得鄭、後必將欲得秦、爲害甚大。闕秦以利晉、唯君圖之。上言亡鄭以陪鄰、此直言闕秦以利晉、何等透快。秦伯說。悅、與鄭人盟。使杞子、逢孫、楊孫戍恕、之、三子皆秦大夫。戍、屯兵以守也。乃還。秦師退矣。子犯晉文公舅。請擊之。請擊秦師。公曰、不可。微夫人之力不及此。微、無也。夫人、指秦伯。文公亦秦所納、故言微秦伯之力、何緣得爲晉君。因人之力而敝之、不仁。賴秦力得國、而反害秦、是不仁也。失其所與、不知。智、 ○誤與同事、是不知也。以亂易整、不武。二國整師而來、而乃自相攻擊、易之以亂、是不武也。吾其還也。亦去之。晉師亦退矣。

鄭近于晉、而遠于秦。秦得鄭而晉收之、勢必至者。越國鄙遠、亡鄭陪鄰、闕秦利晉、俱爲至理。古今破同事之國、多用此說。篇中前段寫亡鄭、乃以陪晉。後段寫亡鄭、卽以亡秦。中閒引晉背秦一證、思之毛骨俱竦。宜乎秦伯之不但去鄭、而且戍鄭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