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游侠列传序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游侠列传序 《史记》

韩子韩非。曰:“儒以文乱法,而侠以武犯禁。”二句以儒、侠相提而论,借客形主。二者皆讥,而学士多称于世云。侧重儒一句,起下文。至如以术取宰相、卿大夫,辅翼其世主,功名俱著于春秋,术,巧诈也。春秋,国史。固无可言者。儒之伪者,诚不足言,起下次、宪。及若季次、原宪,公晢哀,字季次,亦孔子弟子。闾巷人也,闾巷之儒,照闾巷之侠。读书怀独行君子之德,义不苟合当世,当世亦笑之。故季次、原宪终身空室蓬户,褐衣疏食不厌。死而已四百余年,而弟子志之不倦。次、宪功名未著,而后世学者称之。儒固自有真也,侠亦从可知矣。今游侠,立气势作威福、结私交以立强于世者,谓之游侠。其行虽不轨于正义,然其言必信,其行必果,已诺必诚,不爱其躯,赴士之厄困,既已存亡死生矣,亡者存之,死者生之。 ○句法。而不矜其能,羞伐其德,二句,侠士本领。盖亦有足多者焉。称游侠一。

且缓急,人之所时有也。见游侠不可无,接上生下,无限波澜。太史公曰:昔者虞舜窘于井廪,伊尹负于鼎俎,傅说匿于傅险,同岩。吕尚困于棘津,太公望,行年七十卖食棘津。夷吾桎梏,百里饭牛,仲尼畏匡,菜色陈、蔡。饥而食菜,则色病,故云菜也。此皆学士所谓有道仁人也,犹然遭此菑,同灾。况以中材而涉乱世之末流乎?其遇害何可胜升。道哉!正见游侠之不可无也。感叹处,史公自道,故曲折悲愤。

鄙人有言曰:“何知仁义,已同以。同享。其利者为有德。”享,受也。以受其利者为有德,何知有仁义也。 ○正应遭灾涉乱,接下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饗”,原误作“嚮”,今据《史记·游侠列传》改。故伯夷丑周,饿死首阳山,而文、武不以其故贬王;伯夷未尝许周以仁义,然享文、武之利者,不以伯夷丑周之故,而贬损其王号。跖𫏋强入声。暴戾,其徒诵义无穷。柳跖、庄𫏋,皆大盗。其徒享其利,而诵义无穷。由此观之,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;侯之门,仁义存。”三句出《庄子·胠箧》篇。窃钩之小,则为盗而受诛;窃国之大,则为侯而人享其利。故仁义存。非虚言也。正对“何知仁义”二句。 ○此段言世俗止知有利,而不知侠士之义,极其感叹。

今拘学或抱咫尺之义,久孤于世,暗指季次辈。岂若卑论侪柴。俗,与世沉浮而取荣名哉!忽又叹儒,皆有激之言也。而布衣之徒,指游侠。设取予、然诺,千里诵义,为死不顾世,此亦有所长,非苟而已也。称游侠二。故士穷窘而得委命,此岂非人之所谓贤豪间者邪?士之穷窘,无所解免,皆得托命而望侠士之存亡生,此诚人之所谓贤豪间者,而未可谓不得与儒齿也。 ○称游侠三。是史公为游侠立传本意。诚使乡曲之侠,予同与。季次、原宪比权量力,效功于当世,不同日而论矣。侠以权力,儒以道德,不可同日而论。 ○绾合次、宪,略抑游侠一笔,下即转。要以功见言信,侠客之义又曷可少哉?称游侠四。 ○以上儒、侠夹写,至此方归本题。

古布衣之侠,靡得而闻已。布衣闾巷是主意,一有凭借,便不足重。故下详言之。近世延陵、吴季札也。季札岂游侠耶?然史公作传,既重游侠矣,必援名人以尊之,若《货殖传》之援子贡也。孟尝、齐田文。春申、楚黄歇。平原、赵胜。信陵魏无忌。之徒,又借五人引起。皆因王者亲属,借于有土卿相之富厚,招天下贤者,显名诸侯,不可谓不贤者矣。比如顺风而呼,声非加疾,其势激也。前有多少层折,方入本题。以为止矣,偏又翻出一层,落下“匹夫之侠”。至如闾巷之侠,修行砥名,声施于天下,莫不称贤,是为难耳。其义诚高,其事诚难。 ○称游侠五。然儒、墨皆排摈不载。儒与墨皆轻侠士,故不载。 ○又挽定“儒”字。自秦以前,匹夫之侠,湮灭不见,余甚恨之。遥接“布衣之侠,靡得而闻”。 ○闾巷、布衣、匹夫之侠,是著意处。以余所闻,汉兴有朱家、田仲、王公、剧孟、郭解之徒,紧照延陵、孟尝、春申、平原、信陵之徒,五宾五主。虽时扞翰。当世之文罔,同网。 ○谓犯当世之法禁。 ○应“以武犯禁”。然其私义,廉洁退让,有足称者。名不虚立,士不虚附。名实相副,而不虚立。士厄必济,而不虚附。 ○称游侠六。至如朋党宗强,比周设财役贫,豪暴侵凌孤弱,恣欲自快,游侠亦丑之。至若引朋为党,以强为宗,互相比周,施财以役乎贫民,恃其豪暴侵凌孤弱,恣欲以自快者,不特不可语游侠,而游侠亦丑之。 ○此言游侠自有真伪,不可不辨。余悲世俗不察其意,而猥委。以朱家、郭解等,令与暴豪之徒同类而共笑之也。一往情深。

世俗止知重儒而轻侠,以致侠士之义湮没无闻。不知侠之真者,儒亦赖之,故史公特为作传。此一转之冒也。凡六赞游侠,多少抑扬,多少往复。胸中荦落,笔底摅写,极文心之妙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