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永州韦使君新堂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柳宗元

将为穹谷、嵁谦。岩、渊池于郊邑之中,则必辇连上声。山石,沟涧壑,陵绝险阻,疲极人力,乃可以有为也。劈空翻起。然而求天作地生之状,咸无得焉。又翻。逸其人,因其地,全其天,昔之所难,今于是乎在。落入。 ○发端忽作数折,全用虚字衬成,笔法奇幻。

永州实惟九疑之麓。六。 ○九疑,山名,有九溪,皆相似,故名。麓,山足也。其始度铎。土者,环山为城。》:“惟荒度土功。” ○此句追原城中所以有自然泉石之故。有石焉,翳于奥草;有泉焉,伏于土涂。蛇虺毁。之所蟠,狸鼠之所游,茂树恶木,嘉葩帕平声。毒卉,毁。乱杂而争植,号为秽墟。翳,蔽也。奥,深也。虺,蛇属。葩,花貌。卉,草之总名。 ○写得荒芜不堪,以起下开辟之功。

韦公永州刺史。之来既逾月,理甚无事。欲写韦公之开辟新堂,先著“理甚无事”四字,妙。望其地,且异之。六字,写出理甚无事人闲心妙眼。使命芟衫。其芜,无。行其涂,积之丘如,蠲涓。之浏流。如。既焚既酾,诗。奇势迭出,除草曰芟。积,聚其草也。丘如,草高貌。蠲,除其秽也。浏如,水清貌。焚,烧其所积之草也。酾,疏其已清之流也。 ○此记始事。清浊辨质,美恶异位。非秽墟矣。视其植,则清秀敷舒;茂树嘉葩。视其蓄,则溶漾纡余。蓄,水聚处。溶,安流也。漾,水摇动貌。纡,曲也。余,绕也。 ○有泉。怪石森然,周于四隅,或列或跪,或立或仆,窍穴逶威。邃,岁。堆阜突怒。逶,曲也。邃,深也。 ○有石。 ○此记毕工。乃作栋宇,以为观游。凡其物类,无不合形辅势,效伎于堂庑武。之下。此记新堂。外之连山高原,林麓之崖,间厕隐显;迩延野绿,远混天碧,咸会于谯樵。门之内。谯门,城门上楼,以望敌者。新堂在郊邑中,故云谯门之内。 ○此记堂外。 ○叙荒芜处,便是个荒芜境界。叙修洁处,便似个修洁场所。可谓文中有画。

已乃延客入观,继以宴娱。鱼。或赞且贺曰:“见公之作,知公之志。推进一步。公之因土而得胜,岂不欲因俗以成化?公之择恶而取美,岂不欲除残而佑仁?公之蠲浊而流清,岂不欲废贪而立廉?公之居高以望远,岂不欲家抚而户晓?赞贺语,说出新堂关系政教,所见者大。夫然,则是堂也;宕开一笔。以作总束。安平秋校勘记:(注中)“总”,原作“一”,今据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改。岂独草木、土石、水泉之适欤?山、原、林麓之观欤?将使继公之理者,视其细,知其大也。”结出斯堂之不朽。

宗元请志诸石,措诸壁,编以为二千石楷法。刺史称二千石。楷,式也。《儒行》:“今世行之,后世以为楷。”

只要表章韦使君开辟新堂之功,先说一段名胜之难得,又说一段旧址之荒秽,以起韦公于政理之暇新之,所以为有功。末特开一议,见新堂煞甚关系,是记中所不可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