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永州韋使君新堂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永州韋使君新堂記 柳宗元

將爲穹谷嵁謙、巖淵池於郊邑之中、則必輦連上聲、山石、溝澗壑、陵絕險阻、疲極人力、乃可以有爲也。劈空翻起。然而求天作地生之狀、咸無得焉。又翻。逸其人、因其地、全其天、昔之所難、今於是乎在。落入。 ○發端忽作數折、全用虛字襯成、筆法奇幻。永州實惟九疑之麓。六、 ○九疑、山名、有九谿、皆相似、故名。麓、山足也。其始度鐸、土者、環山爲城。書、惟荒度土功。 ○此句、追原城中、所以有自然泉石之故。有石焉、翳於奧草。有泉焉、伏於土塗。蛇虺毀、之所蟠、貍鼠之所游。茂樹惡木、嘉葩帕平聲、毒卉。毀、亂雜而爭植、號爲穢墟。翳、蔽也。奧、深也。虺、蛇屬。葩、花貌。卉、草之總名。 ○寫得荒蕪不堪、以起下開闢之功。韋公永州刺史。之來、旣逾月。理甚無事。欲寫韋公之開闢新堂、先著理甚無事四字、妙。望其地、且異之。六字、寫出理甚無事人、閒心妙眼。使命芟衫、其蕪、無、行其塗、積之丘如、蠲涓、之瀏流、如、旣焚旣釃、詩、奇勢迭出。除草曰芟。積、聚其草也。丘如、草高貌。蠲、除其穢也。瀏如、水清貌。焚、燒其所積之草也。釃、疏其已清之流也。 ○此記始事。清濁辨質、美惡異位。非穢墟矣。視其植、則清秀敷舒。茂樹嘉葩。視其蓄、則溶漾紆餘。蓄、水聚處。溶、安流也。漾、水搖動貌。紆、曲也。餘、繞也。 ○有泉。怪石森然、周於四隅。或列或跪、或立或仆。竅穴逶威、邃、歲、堆阜突怒。逶、曲也。邃、深也。 ○有石。 ○此記畢工。乃作棟宇、以爲觀遊。凡其物類、無不合形輔勢、效伎於堂廡武、之下。此記新堂。外之連山高原、林麓之崖、間廁隱顯。邇延野綠、遠混天碧、咸會於譙樵、門之內。譙門、城門上樓、以望敵者。新堂在郊邑中、故云譙門之內。 ○此記堂外。 ○敍荒蕪處、便是個荒蕪境界。敍修潔處、便似個修潔場所。可謂文中有畫。已乃延客入觀、繼以宴娛。魚、或贊且賀曰、見公之作、知公之志。推進一步。公之因土而得勝、豈不欲因俗以成化。公之擇惡而取美、豈不欲除殘而佑仁。公之蠲濁而流清、豈不欲廢貪而立廉。公之居高以望遠、豈不欲家撫而戶曉。贊賀語、說出新堂關係政教、所見者大。夫然、則是堂也、宕開一筆。以作一束。豈獨草木土石水泉之適歟、山原林麓之觀歟、將使繼公之理者、視其細、知其大也。結出斯堂之不朽。宗元請志諸石、措諸壁、編以爲二千石楷法。刺史稱二千石。楷、式也。儒行、今世行之、後世以爲楷。

只要表章韋使君開闢新堂之功、先說一段名勝之難得。又說一段舊址之荒穢。以起韋公于政理之暇新之、所以爲有功。末特開一議、見新堂煞甚關係、是記中所不可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