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杜蕢揚觶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杜蕢揚觶左傳作屠蒯 檀弓下 禮記

智、悼子晉大夫、知罃。卒、未葬。平公飲酒、師曠、李調侍。與君同飲。鼓鐘。

杜蕢快、自外來、聞鐘聲。曰、安在。驚怪之辭。曰、在寢。杜蕢入寢、歷階而升。入字、對下出字。升字、對下降字。酌曰、曠飲斯。又酌曰、調飲斯。又酌、堂上北面坐飲之。坐。跪也。 ○凡三酌者、旣罰二子、又自罰也。降、趨而出。布成疑陣、妙人妙用。平公呼而進之、曰、蕢、曩者爾心或開予、是以不與爾言。爾之初入、我意爾必有所開發于我、是以不先與爾言。爾飲去聲、曠、何也。曰、子卯不樂。桀以乙卯日死、紂以甲子日死、謂之疾日。故君不舉樂。知悼子在堂、在殯也。斯其爲子卯也大矣。君于卿大夫、比葬不食肉、比卒哭不舉樂。悼子在殯、而可作樂燕飲乎。桀紂異代之君、悼子同體之臣、故以爲大于子卯也。 ○句法婉而多風。曠也、太師也、不以詔、是以飲之也。詔、告也。 ○責其曠職。爾飲調、何也。曰、調也、君之䙝臣也、爲一飲一食忘君之疾、是以飲之也。調爲近習之臣、貪于飲食、而忘君之疾日。 ○責其徇君。爾飲、何也。曰、蕢也、宰夫也、非刀匕比、是共、供、又敢與預、知防、是以飲之也。匕、匙也。宰夫不專供刀匕之職、而敢與知諫爭防閑之事、是侵官矣。 ○自責其越分。 ○三對、已注意晉君、特口未道破耳。

平公曰、寡人亦有過焉、酌而飲寡人。頓地開悟。杜蕢洗而揚觶。志、 ○揚、舉也。觶、罰爵。盥洗而後舉、致其潔敬也。 ○杜蕢至此、快心極矣。公謂侍者曰、如我死、則必毋廢斯爵也。欲以此爵、爲後世戒。至於今、旣畢獻、斯揚觶、謂之杜舉。至今晉國行燕禮之終、必舉此觶。謂之杜舉者、言此觶乃昔日杜蕢所舉也。 ○住句、閒情點綴、妙。

平公失禮燕飲、使杜蕢入寢而直斥其非、未必卽能任過。乃三酌之後、竟不言而出、先令猜疑、不知爲何故。及一一說出、乃不覺爽然自失矣。此易所謂納約自牖、終無咎者也。文甚奇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