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敬姜论劳逸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敬姜论劳逸 《国语·鲁语下》

公父甫。文伯鲁大夫,季悼子之孙、公父穆伯之子、公父歜也。退朝,朝其母,母,穆伯之妻敬姜也。其母方绩。绩,缉麻也。文伯曰:“以歜触。之家,只四字,便写尽淫心。而主犹绩,惧干季孙之怒也,主,谓主母。干,犯也。季孙,康子也,时为鲁正卿。其以歜为不能事主乎!”注一句。

其母叹曰:“鲁其亡乎!使僮子备官而未之闻邪?僮,顽痴也。备官,居官也。闻,谓闻大道。 ○子言家,母却叹国,所见者大。居,吾语去声。女。汝。昔圣王之处民也,择瘠土而处之,劳其民而用之,故长王去声。天下。瘠,瘦薄也。 ○“劳”字是一篇之纲。夫民劳则思,思则善心生;逸则淫,淫则忘善,忘善则恶心生。承劳民说,又从“劳”字看出“逸”字,妙。沃土之民不材,淫也;*安平秋校勘记:“淫”,《国语》作“逸”。瘠土之民莫不向义,劳也。承瘠土说,却从沃土反证瘠土,妙。 ○已上泛论道理,下乃实叙。是故天子大采朝潮。日,与三公、九卿祖识地德,大采,五采也。天子春朝朝日,服五采。祖,习也。识,知也。地德广生,修阳政也。日中考政,与百官之政事,师尹惟旅、牧、相去声。宣序民事;考”字直贯下十七字。师尹,大夫官也。惟旅,众士也。牧,州牧。相,国相也。宣,布。序,次也。去声。采夕月,与太史、司载纠虔天刑,少采,三采也。秋暮夕月,服三采。司载,谓冯相氏、保章氏,与太史相偶。纠,恭。虔,敬也。刑,法也。天刑肃杀,治阴教也。日入监平声。九御,使洁奉禘、郊之粢盛,成。而后即安。监,视也。九御,九嫔之官,主祭祀者。即,就也。 ○着“而后”二字,可见劳多安少。以下段段著“而后”字。 ○此言天子之劳。诸侯朝修天子之业命,昼考其国职,夕省其典刑,夜儆百工,使无慆淫,而后即安。业,事也。命,令也。典刑,常法也。工,官也。慆,慢也。 ○此言诸侯之劳。卿大夫朝考其职,昼讲其庶政,夕序其业,夜庀披上声。其家事,而后即安。庀,治也。 ○此言卿大夫之劳。士朝受业,昼而讲贯,夕而习复,夜而计过无憾,而后即安。受业,受事于朝也。贯,事也。复,覆也。憾,恨也。 ○此言士之劳。自庶人以下,明而动,晦而休,无日以怠。句法变。 ○此言庶人之劳。 ○已上叙男事之劳,所以教文伯。以下叙女工之劳,所以自治也。王后亲织玄𬘘,耽上声。 ○𬘘,冠之垂者,用杂彩线织之。 ○王后劳。公侯之夫人加之纮宏。𫄧,延。 ○纮,缨从下而上者。𫄧,冠上覆。 ○公侯夫人劳。卿之内子为大带,卿之嫡妻曰内子。大带,缁带也。 ○卿内子劳。命妇成祭服,命妇,大夫妻也。 ○命妇劳。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。列士,元士也。 ○士妻劳。自庶士以下,皆衣去声。其夫。庶士,下士也。以下谓庶人。 ○庶民妻劳。社而赋事,烝而献功,男女效绩,愆则有辟,闢。古之制也。社,春分社日也。赋,布也。事,农桑之事。冬祭曰烝。献功,告事之成也。绩,功也。愆,失也。辟,罪也。 ○单就庶人男女作束,便括尽上文,妙。君子劳心,小人劳力,先王之训也。自上以下,谁敢淫心舍力?又以“心”“力”二字,总结“劳”字,以起下文。

“今我,寡也,尔又在下位,寡,孀妇也。下位,下大夫之位。 ○两句合来,便见劳当加倍,正破“以歜之家”句。朝夕处事,犹恐忘先人之业。处事,处身于作事也。先人,谓穆伯。 ○一折。况有怠惰,其何以避辟!应“愆则有辟”句。吾冀而朝夕修我曰:‘必无废先人。’冀,望也。而,汝也。修,儆也。 ○又一折。尔今曰:‘胡不自安。’以是承君之官,劝母自安,则己之喜于自安可知。 ○应“备官”句。余惧穆伯之绝祀也。”起言“鲁其亡乎”,结言“穆伯绝祀”,俱作危言,以儆文伯。妙。

仲尼闻之曰:“弟子志之,志,记也。季氏之妇不淫矣。”不淫,是能劳。结赞更奇。

通篇只以“劳”字为主。自天子至诸侯,自卿大夫至士庶人,自王后至夫人,自内子、士妻至庶士以下,无一人之不劳,无一日之不劳,无一时之不劳。读此,如读《豳风·七月》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