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张益州画像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张益州画像记 苏洵

至和仁宗年号。元年秋,蜀人传言有寇至边。*安平秋校勘记:《嘉祐集》无“至和”二字。边军夜呼,野无居人。四语写出将乱光景。妖言流闻,京师震惊。方命择帅,天子曰:“毋养乱,毋助变,众言朋兴,朕志自定。外乱不作,*安平秋校勘记:“作”,原误作“足”,今据《嘉祐集》、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改。变且中起。既不可以文令,又不可以武竞,惟朕一二大吏。孰为能处兹文、武之间,其命往抚朕师。”代天子言,便是天子气象。且语语为下伏根。乃推曰:众推也。“张公方平其人。”天子曰:“然。”公以亲辞,不可,遂行。冬十一月,至蜀。至之日,归屯军,撤守备。伏根。使谓郡县:“寇来在吾,无尔劳苦。”明年正月朔旦,蜀人相庆如他日,遂以无事。又明年正月,相告留公像于净众寺。公不能禁。叙事简严,质而不俚。

眉阳苏洵言于众曰:“未乱易治也,既乱易治也。有乱之萌,无乱之形,是谓将乱。将乱难治。不可以有乱急,亦不可以无乱弛。有乱急,无乱弛,即上不可以武竞,不可以文令意。惟是元年之秋,如器之敧,溪。未坠于地。敧,不正也。惟尔张公,安坐于其旁,颜色不变,徐起而正之。既正,油然而退,无矜容。得坐镇之体,即上归屯撤守意。为天子牧小民不倦,惟尔张公。尔繄以生,惟尔父母。以下至“不忍为也,皆述张公之言,发挥本意。且公尝为我言:‘民无常性,惟上所待。人皆曰蜀人多变,于是待之以待盗贼之意,而绳之以绳盗贼之法。重足屏丙。息之民,而以碪斟。斧令,于是民始忍以其父母妻子之所仰赖之身,而弃之于盗贼,故每每大乱。夫约之以礼,驱之以法,惟蜀人为易。至于急之而生变,虽齐、鲁亦然。吾以齐、鲁待蜀人,而蜀人亦自以齐、鲁之人待其身。若夫肆意于法律之外,以威劫齐民,齐等之民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民”字原误作“名”,今据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改。吾不忍为也。’此段议论,皆从上叙事中发出,虽称道张公,实回护蜀人,盖先生本蜀人,不得不回护也。呜呼!爱蜀人之深,待蜀人之厚,自公而前,吾未始见也。”皆再拜稽首曰:“然。”收拾前文,下乃拈出画像意。

苏洵又曰:“公之恩在尔心,尔死,在尔子孙。其功业在史官,叠下三“在字。错落有致。无以像为也。且公意不欲。如何?”先作一折。皆曰:“公则何事于斯?虽然,于我心有不释焉。今夫平居闻一善,必问其人之姓名与其邻里之所在,以至于其长短、小大、美恶之状,甚者或诘其平生所嗜好,以想见其为人。而史官亦书之于其传,意使天下之人,思之于心,则存之于目。存之于目,故其思之于心也固。由此观之,像亦不为无助。”此段就人之至情上,曲曲写出留像意,文势激昂,笔墨精采。苏洵无以诘,遂为之记。

公南京人,为人慷慨有大节,以度量雄天下。天下有大事,公可属。祝。 ○数语应篇首,以起扬颂意。係。之以诗曰:天子在祚,岁在甲午。西人传言,有寇在垣。庭有武臣,谋夫如云。天子曰嘻,命我张公。舍武臣、谋夫不用,而特用张公。公来自东,旗纛舒舒。西人聚观,于巷于涂。谓公暨暨,公来于于。暨暨,果毅貌。于于,自足貌。公谓西人:“安尔室家,无敢或讹。讹言不祥,往即尔常。春尔条挑。桑,秋尔涤场。”条,枝落也。 ○此乃是常。是归屯撤守实际。西人稽首,公我父兄。公在西囿,草木骈骈。公宴其僚,伐鼓渊渊。骈骈,并茂也。渊渊,鼓声平和不暴怒也。 ○就归屯撤守描写。西人来观,祝公万年。有女娟娟,闺闼闲闲。有童哇哇,蛙。亦既能言。娟娟,美好貌。闲闲,自得貌。哇哇,小儿啼也。昔公未来,期汝弃捐。倒转二句,妙。禾麻芃芃,蓬。仓庾崇崇。芃芃,美盛貌。嗟我妇子,乐此岁丰。是归屯撤守后效。公在朝廷,天子股肱。天子曰归,公敢不承?转到公归留像。作堂严严,有庑有庭。公像在中,朝服冠缨。西人相告,无敢逸荒。公归京师,公像在堂。结有余韵。

前叙事,后议论。叙事古劲,而议论许多斡旋回护,尤高。末一段,写像处说不必有像,而亦不可无像。三、四转折,殊为深妙。系诗一结,更见风雅遗音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