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展禽论祀爰居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展禽论祀爰居  《国语·鲁语上》

海鸟曰“爰居”,疏句起法。止于鲁东门之外二日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二”,《国语》作“三”。臧文仲鲁大夫,臧孙氏。使国人祭之。直是居蔡故智。展禽即柳下惠,名获,字禽。曰:“越哉,臧孙之为政也!越,谓越于礼。 ○不责其祀,而直责其政,立论最大。夫祀,国之大节也;而节,政之所成也。节,制也。祀之节制,于国为最大,乃政之所由以成,所关甚重。故慎制祀以为国典。慎者,不轻之谓。制,立也。典,常也。祀有关国政如此,故慎立祭祀之法,以为国之常经,不得有所加也。 ○此句极重,后俱根此立论。今无故而加典,非政之宜也。两语断毕。

“夫圣王之制祀也,总冒一句。法施于民则祀之,以死勤事则祀之,以劳定国则祀之,能御大灾则祀之,能捍大患则祀之。非是族也,不在祀典。族,类也。 ○先将制祀之意虚论一番,下乃历引以实之。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,其子曰柱,能植百谷百蔬;夏之兴也,周弃继之,烈山氏,神农号。其后世子孙有名柱者,能植谷、蔬,作农官。夏兴,谓禹也。弃能继柱之业。故祀以为稷。稷,谷神也。恭。工氏之伯霸。九有也,其子曰后土,能平九土,共工,霸者,在羲、农之间。有,域也。共工之裔子句龙,佐黄帝为土官。九土,九州之土。故祀以为社。社,土神也。 ○柱、弃、句龙,以劳定国。 ○已上社稷之祀,以下宗庙之祀。黄帝能成命百物,以明民共同供。财,黄帝,轩辕也。命,名也。成命,定百物之名也。明民,使民不惑也。共财,供给公上之赋敛也。颛顼旭。能修之。颛顼,黄帝之孙、帝高阳也,能修黄帝之功。帝喾哭。能序三辰以固民,帝喾,黄帝之曾孙、帝高辛也。三辰,日月星也。序之使民知休作之候。固,安也。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,单,尽也。均,平也。仪,善也。 ○四句,皆法施于民者。舜勤民事而野死,征有苗,崩于苍梧之野。鲧障洪水而殛死,鲧障防百川,绩用不成,尧殛之于羽山。 ○舜、鲧,皆以死勤事。禹能以德修鲧之功,修者,继其事而改正之。 ○能御大灾。契为司徒而民辑,司徒,教官之长。辑,和也。 ○法施于民。冥勤其官而水死,冥,契六世孙,为夏水官,勤于其职,而死于水。 ○以死勤事。汤以宽治民而除其邪,除邪,谓放桀。 ○能捍大患。稷勤百谷而山死,稷,周弃也,死于黑水之山。 ○以死勤事。文王以文昭,文王演《易》,以文德著。 ○法施于民。武王去民之秽。去秽,谓伐纣。 ○能捍大患。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,郊尧而宗舜;有虞氏,舜后。禘,大祭也。郊,祭天以配食也。祖其有功者,宗其有德者,百世不迁之庙也。有虞氏出自黄帝、颛顼,故禘黄帝而祖颛顼。舜受禅于尧,故郊尧。《祭法》作“郊喾而宗尧”与此异者,舜在时则宗尧,舜崩则子孙宗舜,故郊尧。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,郊鲧而宗禹;夏后氏,亦黄帝、颛顼之后,故禘祖之礼同。虞以上尚德,夏以下亲亲,故夏郊鲧也。商人禘舜当作喾。而祖契,郊冥而宗汤;喾,契之父。契,商之始祖也。周人禘喾而郊稷,祖文王而宗武王;喾,稷之父。稷,周之始祖也。商人祖契。周人初时亦祖稷而宗文王,顾武王定天下,其庙不可以毁,故更郊稷,祖文王而宗武王。 ○已上先总叙功德,后总出祀典。幕,能帅同率。颛顼者也,有虞氏报焉;幕,舜之后虞思也,为夏诸侯。帅,循也。报,报德之祭。杼,能帅禹者也,夏后氏报焉;杼,禹七世孙、少康子季杼也,能兴夏道。上甲微,能帅契者也,商人报焉;上甲微,契八世孙、汤之先也。高圉、太王,能帅稷者也,周人报焉。高圉,稷十世孙。太王,高圉之曾孙。 ○四代子孙,能帅循其祖德,皆为以劳定国。 ○已上逐句出祀典,法变。凡禘、郊、祖、宗、报,此五者国之典祀也。总锁一句,结住上文。以下又于五祀典外,兼举诸祀。

“加之以社稷山川之神,皆有功烈于民者也;社稷”应前。山川,谓五岳四渎。及前哲令德之人,所以为明质也;质,信也。民皆明而信之,故曰明质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明”,原误作“民”,今据《国语》、文富堂本及映雪堂原刻本改。注文中“明”字同。及天之三辰,民所以瞻仰也;藉其光以见物。及地之五行,所以生殖也;五行,水火木金土,民皆赖之以生活。及九州名山川泽,所以出财用也。财用,如财木、鱼鳖之类。 ○叠写五句,是带叙法。非是不在祀典。禘、郊、祖、宗、报之外,必须有功于民者,方祀及之。皆非无故而加也。 ○收完“制祀以为国典”句。

“今海鸟至,己不知而祀之,*安平秋校勘记:“己”,原误作“已”,今据《国语》改。注文中“己”字同。以为国典。入题。“己不知”三字,妙。难以为仁且知智。矣。再断。夫仁者讲功,爱人必讲及人之功。而知者处物。格物必审处物之法。 ○又与仁、知作注释,妙。无功而祀之,非仁也;结上。不知而不能问,非知也。起下。今兹海其有灾乎?夫广川之鸟兽,恒知而避其灾也。”广川,犹言大流。言避灾而来,祀之绝不相涉。说出,一笑。

是岁也,海多大风,冬暖。煖, ○果有灾。文仲闻柳下季之言,曰:“信吾过也,季子之言不可不法也。”使书以为三筴。筴,简也。三书简者,恐有遗亡故也。

一祀爰居耳,发出如许大议论。然亦只是“无故加典”一句断尽。前云“非是族也,不在祀典”,后云“非是不在祀典”,总是不得无故加典也。文仲之失,在不能讲功,而先在不能处物,是不智乃以成其不仁也。结出海鸟之智来,最有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