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宮之奇諫假道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宮之奇諫假道    僖公五年  左傳

晉侯獻公。扶又切、假道於虞以伐虢。二年、虞師晉師伐虢、滅下陽。至是又假道以伐虢。 ○下一復字、便伏下一甚可再意。宮之奇虞賢大夫。諫曰、虢、虞之表也。表、外護也。言虢爲虞之外護。虢亡、虞必從之。虞失外護、則必與之俱滅。 ○事急故陡作險語。通篇著眼在此。晉不可啓、寇不可翫、玩、一之爲甚、其可再乎。翫、狎也。在昔爲晉、在今爲寇。在昔爲啟、在今爲翫。晉不可啓、故一爲甚。寇不可翫、故不可再也。諺所謂輔車昌遮切、相依、唇亡齒寒者、其虞、虢之謂也。輔、頰輔。車、牙車。言虞如牙車、如齒在裏。虢如頰輔、如脣在表。虢存、則輔車相依。虢滅、則脣亡齒寒。 ○此言滅虢正所以自滅。應虢亡虞必從之句。公曰、晉、吾宗也、豈害我哉。晉、虞、皆姬姓、故曰吾宗。對曰、大泰、伯虞仲、大王之昭也。虞仲、卽仲雍、二人皆太王之子、王季之兄也。太王于周爲穆、穆生昭、故太王之子爲昭。大伯不從、是以不嗣。大伯不從太王翦商、與虞仲俱遜國而奔吳、是以不嗣于周。而虞仲支子、別封西吳、是爲虞之始祖。 ○此段只說虞固出于太王。虢仲虢叔、王季之穆也。二人皆王季之子、文王之弟也。王季于周爲昭、昭生穆、故王季之子爲穆。仲封東虢、爲鄭所滅。叔封西虢、爲今虢公始祖。爲文王卿士、勳在王室、藏於盟府。王功曰勳。盟府、司盟之官。二人皆有功于王室、文王與爲盟誓之書、而藏于盟府。 ○此段乃說虢更親于虞仲。將虢是滅、何愛於虞。虢比虞于晉、又近一世。晉旣滅虢、何愛于虞、而反不滅乎。 ○破晉吾宗句。進一層說。虞能親於桓莊乎、其愛之也。桓叔、始封于曲沃、莊伯其子也。獻公乃桓叔曾孫、莊伯之孫、言晉虞不過同宗。而桓莊之族、爲獻公同祖兄弟、實至親也。 ○倒句妙。若順寫、則將云且晉愛虞、能過于桓莊乎。桓莊之族何罪、而以爲戮、不唯偪乎。偪、貴近也。桓叔莊伯之族無罪、而獻公盡殺之。是惡其族大勢偪也。親以寵偪、猶尚害之。況以國乎。至親而以寵勢相偪、猶尚殺害之。況虞有一國之利、獻公肯相容乎。 ○破豈害我句。公曰、吾享祀豐潔、神必據我。據、猶依也。言虞有神祐、晉雖欲害而不能。 ○寫癡人如畫。對曰、臣聞之、鬼神非人實親、惟德是依。鬼神非實親近乎人、惟有德者、乃依據之。故周書曰、皇天無親、惟德是輔。蔡仲之命篇辭。 ○德字引書一。又曰、黍稷非馨、明德惟馨。君陳篇辭。 ○德字引書二。又曰、民不易物、惟德繄物。旅獒篇辭。言祭者不改易其物、而神唯享有德者之物。繄、語助也。 ○德字引書三。如是、總三書。則非德、民不和、神不享矣。民爲神之主、神享要從民和看出。故帶說此句。神所馮憑。依、將在德矣。冷語、妙。若晉取虞、而明德以薦馨香、神其吐之乎。吐、不食其所祭也。言虞國社稷山川之神、亦享晉明德之祀、所謂非人實親、惟德是依也。 ○破享祀豐潔、神必據我二句。弗聽、許晉使。去聲、宮之奇以其族行。恐懼晉禍、挈其妻子以奔曹。曰、虞不臘矣、在此行也、臘、歲終合祭諸神之名。言虞不能及歲終臘祭、卽在吾族旣行、而遂滅也。 ○臘字根上享祀來。晉不更舉矣。卽以滅虢之兵滅虞、不再舉兵也。 ○說虢亡虞必從之、何等斬截。冬、晉滅虢。師還、館於虞。遂襲虞、滅之。執虞公。

宮之奇三番諫諍、前段論勢、中段論情、後段論理。層次井井。激昂盡致。奈君聽不聰、終尋覆轍。讀竟爲之掩卷三歎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