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宫之奇谏假道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宫之奇谏假道   《左传》公五年

晋侯献公。扶又切。假道于虞以伐虢。二年,虞师、晋师伐虢,灭下阳。至是又假道以伐虢。 ○下一“复”字,便伏下“一甚可再”意。宫之奇虞贤大夫。谏曰:“虢,虞之表也;表,外护也。言虢为虞之外护。虢亡,虞必从之。虞失外护,则必与之俱灭。 ○事急故陡作险语。通篇著眼在此。晋不可启,寇不可翫,玩。一之为甚,其可再乎?翫,狎也。在昔为晋,在今为寇。在昔为启,在今为翫。晋不可启,故一为甚;寇不可翫,故不可再也。谚所谓‘辅车昌遮切。相依,唇亡齿寒’者,其虞、虢之谓也。”辅,颊辅。车,牙车。言虞如牙车,如齿在里;虢如颊辅,如唇在表。虢存,则辅车相依;虢灭,则唇亡齿寒。 ○此言灭虢正所以自灭。应“虢亡,虞必从之”句。

公曰:“晋,吾宗也,岂害我哉?”晋、虞,皆姬姓,故曰“吾宗”。对曰:“大泰。伯、虞仲,大王之昭也;虞仲,即仲雍。二人皆太王之子、王季之兄也。太王于周为穆,穆生昭,故太王之子为昭。大伯不从,是以不嗣。大伯不从太王剪商,与虞仲俱逊国而奔吴,是以不嗣于周。而虞仲支子,别封西吴,是为虞之始祖。 ○此段只说虞固出于太王。虢仲、虢叔,王季之穆也;二人皆王季之子、文王之弟也。王季于周为昭,昭生穆,故王季之子为穆。仲封东虢,为郑所灭。叔封西虢,为今虢公始祖。为文王卿士,勋在王室,藏于盟府。王功曰勋。盟府,司盟之官。二人皆有功于王室,文王与为盟誓之书而藏于盟府。 ○此段乃说虢更亲于虞仲。将虢是灭,何爱于虞?虢比虞于晋,又近一世。晋既灭虢,何爱于虞,而反不灭乎? ○破“晋吾宗”句。进一层说。虞能亲于桓、庄乎?其爱之也,桓叔,始封于曲沃,庄伯其子也。献公乃桓叔曾孙、庄伯之孙。言晋虞不过同宗,而桓、庄之族为献公同祖兄弟,实至亲也。 ○倒句妙。若顺写,则将云:“且晋爱虞能过于桓、庄乎?”桓、庄之族何罪?而以为戮,不唯逼乎?”逼,贵近也。桓叔、庄伯之族无罪,而献公尽杀之,是恶其族大势逼也。亲以宠逼,犹尚害之,况以国乎?”至亲而以宠势相逼,犹尚杀害之,况虞有一国之利,献公肯相容乎? ○破“岂害我”句。

公曰:“吾享祀丰洁,神必据我。”据,犹依也。言虞有神佑,晋虽欲害而不能。 ○写痴人如画。对曰:“臣闻之,鬼神非人实亲,惟德是依。鬼神非实亲近乎人,惟有德者乃依据之。故《周书》曰:‘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。’《蔡仲之命》篇辞。 ○“德”字引《书》一。又曰:“黍稷非馨,明德惟馨。”《君陈》篇辞。 ○“德”字引《书》二。又曰:‘民不易物,惟德繄物。’《旅獒》篇辞。言祭者不改易其物,而神唯享有德者之物。繄,语助也。 ○“德”字引《书》三。如是,总三《书》。则非德,民不和,神不享矣。民为神之主,神享要从民和看出,故带说此句。神所冯凭。依,将在德矣。冷语。妙。若晋取虞,而明德以荐馨香,神其吐之乎?”吐,不食其所祭也。言虞国社稷山川之神,亦享晋明德之祀,所谓“非人实亲,惟德是依”也。 ○破“享祀丰洁,神必据我”二句。

弗听,许晋使。去声。宫之奇以其族行,恐惧晋祸,挈其妻子以奔曹。曰:“虞不腊矣。在此行也,腊,岁终合祭诸神之名。言虞不能及岁终腊祭,即在吾族既行而遂灭也。 ○“腊”字根上“享祀”来。晋不更举矣。”即以灭虢之兵灭虞,不再举兵也。 ○说虢亡虞必从之,何等斩截。冬,晋灭虢。师还,馆于虞,遂袭虞,灭之。执虞公。

宫之奇三番谏诤,前段论势,中段论情,后段论理,层次井井,激昂尽致。奈君听不聪,终寻覆辙。读竟为之掩卷三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