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宋人及楚人平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宋人及楚人平 《公羊传》宣公十五年

外平不书,前楚、郑平不书。此何以书?大其平乎己也。己,指华元、子反,对君而言也。 ○提出主意。何大其平乎己?庄王围宋,军有七日之粮尔,尽此不胜,将去而归尔。先插子反语作叙事,文情妙绝。于是使司马子反乘堙因。而闚宋城,宋华元亦乘堙而出见之。堙,距堙,上城具。 ○相见便奇。司马子反曰:“子之国如何?”华元曰:“惫败。矣。”惫,疲极也。曰:“何如?”问惫状。曰:“易子而食之,析骸而炊之。”竟以实告。司马子反曰:“嘻!甚矣惫!倒句妙。若言“惫甚矣”,便无味。虽然,虽如子言。吾闻之也:围者见围者。钳。马而秣之,以粟饮马曰秣。柑者,以木衔马口,使不得食,示有蓄积。使肥者应客。肥,谓肥马。示饱足也。是何子之情也?”情,实也。 ○怪其以实告。子反之心已动。华元曰:“吾闻之:君子见人之厄则矜之,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。吾见子之君子也,是以告情于子也。”说出实告之故,尤足动人。司马子反曰:“诺。勉之矣。令勉力坚守。 ○已心许之,而语绝不露,妙。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,尽此不胜,将去而归尔。”亦以实告。揖而去之。

反于庄王。反报于庄王。庄王曰:“何如?”司马子反曰:“惫矣!”曰:“何如?”曰:“易子而食之,析骸而炊之。”庄王曰:“嘻!甚矣惫!覆前语,不变一字,文法最纡徐有韵。虽然,虽然惫极。吾今取此,然后而归尔。”本将去而归,转欲乘其惫。司马子反曰:“不可。臣已告之矣,军有七日之粮尔。”亦以实告。庄王怒曰:“吾使子往视之,子曷为告之?”司马子反曰:“以区区之宋,犹有不欺人之臣,可以楚而无乎?是以告之也。”华元全以“君子”二字感动子反,子反全以“不欺”二字感动庄王。庄王曰:“诺。舍而止。命子反筑舍处此,以示不去。虽然,虽我粮尽。吾犹取此,然后归尔。”庄王被子反感动,欲取不可,欲去不甘,意实无聊,故复作此语。观下“臣请归尔”“吾亦从子而归尔”便见。司马子反曰:“然则君请处于此,臣请归尔。”谐语正极得力。庄王曰:“子去我而归,吾孰与处于此?吾亦从子而归尔。”谐语得力如此。引师而去之。故君子大其平乎己也。结出主意。此皆大夫也,其称“人”何?贬。曷为贬?平者在下也。罪其专也。既大之,复贬之,洗发经文无漏义。

通篇纯用复笔,曰“惫矣”、曰“甚矣惫”、曰“诺”、曰“虽然”,愈复愈变,愈复愈韵。末段曰“吾犹取此”而归、曰“臣请归尔”、曰“吾亦从子而归尔”,尤妙绝解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