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季梁谏追楚师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季梁谏追楚师    《左传》桓公六年

楚武王侵随,随,汉东姬姓国。使薳委,楚大夫。求成焉,使之求平于随,诈也。军于瑕以待之。瑕,地名。楚军于此,以待随之报。随人使少去声。师董成。少师,随大夫。董成,主行成之事。斗伯比楚大夫。言于楚子曰:“吾不得志于汉东也,我则使然。言不得志于汉东,是我失策使然。我张吾三军,而被吾甲兵,以武临之,彼则惧而协以谋我,故难间去声。也。张,侈大也。楚之失策,正坐此患,故不能得志。下乃为楚画策。汉东之国,随为大。随张,必弃小国。小国离,楚之利也。张则不惧,离则不协,楚然后可以得志,故曰利。少师侈,随之少师,素自侈大。请羸雷。师以张之。”请藏其精兵,示以羸弱之卒,使少师忽楚,而愈自侈大。 ○三“张字,呼应紧峭。熊率律。疽。楚大夫。曰:“季梁随贤臣。在,何益?”言季梁在彼必谏,虽羸师无益于楚。斗伯比曰:“以为后图,少师得其君。”言不徒为今日计,且随君宠少师,未必听季梁之言。王毁军而纳少师。毁军,羸师也。王从伯比之计。

少师归,请追楚师。随侯将许之。季梁止之曰:“天方授楚,楚之羸,其诱我也,君何急焉?一句喝破毁军之诈。臣闻小之能敌大也,小道大淫。小有道,大淫乱,然后小能敌大。所谓道,忠于民而信于神也。忠民、信神,是一篇主意。 ○承道。上思利民,忠也;祝史正辞,信也。祝史正辞,谓祝官、史官实其言辞,而不欺诳鬼神。 ○又承“忠”“信”。今民馁而君逞欲,是无利民之忠。祝史矫举以祭,矫举,谓诈称功德以告鬼神。 ○是无正辞之信。臣不知其可也。”臣不知其小之可以敌大也。此断言楚不可追之意。公曰:“吾牲牷全。肥腯,突。粢盛成。丰备,何则不信?”牲,牛、羊、豕也。牷,纯色完全也。腯,肥貌。黍稷曰粢,在器曰盛。 ○上兼举忠民、信神。随侯单说信神,一边已忘却忠民了,故下归重民为神之主上。对曰:“夫民,神之主也,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。信神只在忠民上看出,故下三“告”皆关民上。成民,指养与教言。故奉牲以告祝史奉牲以告神。下仿此。曰‘博硕肥腯’,博,广也。硕,大也。言是牲广大而肥充。 ○告神只一句。下仿此。谓民力之普存也,告神以“博硕肥腯”者,谓民力之普遍安存,所以能如此也。谓其畜休去声。之硕大蕃滋也,谓其不疾瘯促。裸。也,谓其备腯咸有也。瘯蠡,疥癣也。三句俱承“民力普存”说。唯民力之普存,故其所养之畜,蕃大而无疥癣,咸备而不阙失。 ○答上“牲牷肥腯”句。奉盛以告曰‘洁粢丰盛’,谓其三时不害而民和年丰也。奉酒醴以告曰‘嘉栗旨酒’,以善敬之心,将其旨酒。谓其上下皆有嘉德而无违心也。答上“粢盛丰备”句、“酒醴”一段是补笔。所谓馨香,无谗慝也。牺牲、粢盛、酒醴,所以谓之馨香者,乃民德之馨香,无谗谀邪慝故也。 ○总一笔,答上“何则不信”句。 ○内用七个“谓”字,七个“也”字,顿挫生姿。末“所谓馨香”一句,直与上“所谓道”一句呼应。故务其三时,养以成民。修其五教,亲其九族,九族,上至高祖,下及玄孙。 ○教以成民。以致其禋因。祀。精意以享曰禋。 ○致力于神。于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,故动则有成。谓祭则受福,战则必克也。今民各有心,而鬼神乏主,应“夫民,神之主”句。君虽独丰,其何福之有?收完上文。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,庶免于难。去声。 ○修政,指忠信而言。兄弟之国,谓汉东姬姓小国。言当与之亲而协,不可与之弃而离,庶免于楚国之难也。 ○又找一笔。与斗伯比之意暗合。妙。随侯惧而修政。楚不敢伐。应“惧”字结。

起手将忠民、信神并提,转到民为神主。先民后神,乃千古不易之论。篇中偏从致力于神处,看出成民作用来,故足以破随侯之惑,而起其惧心。至其行文,如流云织锦,天花乱坠,令人应接不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