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季梁諫追楚師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季梁諫追楚師    桓公六年  左傳

楚武王侵隨、隨、漢東姬姓國。使薳委、楚大夫。求成焉。使之求平于隨、詐也。軍於瑕以待之。瑕、地名。楚軍于此、以待隨之報。隨人使少去聲、師董成。少師、隨大夫。董成、主行成之事。鬬伯比楚大夫。言於楚子曰、吾不得志於漢東也、我則使然。言不得志于漢東、是我失策使然。我張吾三軍、而被吾甲兵、以武臨之、彼則懼而協以謀我、故難間去聲、也。張、侈大也。楚之失策、正坐此患、故不能得志。下乃爲楚畫策。漢東之國隨爲大。隨張、必棄小國。小國離、楚之利也。張則不懼、離則不協、楚然後可以得志、故曰利。少師侈。隨之少師、素自侈大。請羸雷、師以張之。請藏其精兵、示以羸弱之卒、使少師忽楚、而愈自侈大。 ○三張字、呼應緊峭。熊率律、疽、楚大夫。曰、季梁隨賢臣。在、何益。言季梁在彼必諫、雖羸師無益于楚。鬬伯比曰、以爲後圖。少師得其君。言不徒爲今日計。且隨君寵少師、未必聽季梁之言。王毀軍而納少師。毁軍、羸師也。王從伯比之計。少師歸、請追楚師。隨侯將許之、季梁止之曰、天方授楚、楚之羸、其誘我也、君何急焉。一句喝破毁軍之詐。臣聞小之能敵大也、小道大淫。小有道、大淫亂、然後小能敵大。所謂道、忠於民而信於神也。忠民信神、是一篇主意。 ○承道。上思利民、忠也。祝史正辭、信也。祝史正辭、謂祝官史官、實其言辭、而不欺誑鬼神。 ○又承忠信。今民餒而君逞欲、是無利民之忠。祝史矯舉以祭、矯舉、謂詐稱功德以告鬼神。 ○是無正辭之信。臣不知其可也。臣不知其小之可以敵大也。此斷言楚不可追之意。公曰、吾牲牷全、肥腯、突、粢盛成、豐備、何則不信。牲、牛羊豕也。牷、純色完全也。腯、肥貌。黍稷曰粢。在器曰盛。 ○上兼舉忠民信神。隨侯單說信神、一邊已忘卻忠民了。故下歸重民爲神之主上。對曰、夫民、神之主也、是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。信神只在忠民上看出。故下三告、皆關民上。成民、指養與教言。故奉牲以告祝史奉牲以告神、下倣此。曰、博碩肥腯、博、廣也。碩、大也。言是牲廣大而肥充。 ○告神只一句。下倣此。謂民力之普存也。告神以博碩肥腯者、謂民力之普徧安存、所以能如此也。謂其畜休去聲、之碩大蕃滋也。謂其不疾瘯促、裸、也。謂其備腯咸有也。瘯蠡、疥癬也。三句俱承民力普存說。唯民力之普存、故其所養之畜、蕃大而無疥癬、咸備而不闕失。 ○答上牲牷肥腯句。奉盛以告曰、潔粢豐盛、謂其三時不害、而民和年豐也。奉酒醴以告曰、嘉栗旨酒、以善敬之心、將其旨酒。謂其上下皆有嘉德、而無違心也。答上粢盛豐備句。酒醴一段是補筆。所謂馨香、無讒慝也。犧牲粢盛酒醴、所以謂之馨香者、乃民德之馨香、無讒諛邪慝故也。 ○總一筆、答上何則不信句。 ○內用七個謂字、七個也字、頓挫生姿。末所謂馨香一句、直與上所謂道一句呼應。故務其三時、養以成民。修其五教、親其九族、九族、上至高祖、下及玄孫。 ○教以成民。以致其禋因、祀、精意以享曰禋。 ○致力於神。於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。故動則有成。謂祭則受福、戰則必克也。今民各有心、而鬼神乏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