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季札观周乐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季札观周乐 《左传》襄公二十九年

吴公子札来聘。札,吴寿梦之子,季札也。吴子夷昧新立,使来聘鲁。请观于周乐。成王赐鲁以天子之乐,故周乐尽在鲁。 ○“请观”二字伏案。使工使我乐工也。 ○二字直贯到底。去声。之歌《周南》《召邵。南》,为之,为季札也。以下段段著“为之”,见当时重季札。曰:“美哉!美其声也。始基之矣,犹未也,然勤而不怨矣。”文王之化,基于二《南》。犹有商纣之虐政,其化未洽于天下。然民赖其德,虽劳于王室,而亦不怨。 ○一句一折。为之歌《邶》、佩。《墉》,容。《卫》,三国,乃管、蔡、武庚三监之地,康叔封卫,兼而有之。今三国之诗,皆卫诗也,而必别而三之者,岂非以疆土不同,故音调亦从而异欤?曰:“美哉,渊乎!忧而不困者也。渊,深也。亡国之音哀以思,其民困,卫遭宣公淫乱、懿公灭亡,赖有先世之德,虽忧思之深,而不至于穷困。吾闻卫康叔、武公之德如是,是其《卫风》乎!”康叔,卫始封之君。武公,其九世孙。言吾闻二公德化入人之深如是,是得非《卫国风》之诗乎? ○穆然神遇。为之歌《王》,王,周平王也。平王东迁,王室下同于列国,故其诗不得入《雅》,而《黍离》降为《国风》。曰:“美哉!思而不惧,其周之东乎!”思文、武而不畏播迁,其东迁以后之诗乎?为之歌《郑》,曰:“美哉!其细已甚,民弗堪也。是其先亡乎?”美有治政,而讥其烦琐,民既不支,国何能久?为之歌《齐》,曰:“美哉!泱泱央。乎,大风也哉!泱泱,弘大之声。大风,大国之风也。 ○变调。表东海者,其大公乎?国未可量也。”太公为东海之表式,国祚不可限量。为之歌《豳》。按今《豳风》列于《国风》之终,与此次序不同者,盖此时未经夫子删定故也。曰:“美哉,荡乎!乐洛。而不淫,其周公之东乎?”荡,广大之貌。周公遭流言之变,东征三年,为成王陈后稷先公乐于农事而不敢荒淫,以成王业,故曰周公之东。为之歌《秦》,曰:“此之谓夏声。秦起自西戎,至秦仲始有车马礼乐,去戎狄而有诸夏之声。 ○变调。夫能夏则大,大之至也,其周之旧乎!”夏有大义,西戎而有夏声,则大之至。秦襄公佐平王东迁,尽有西周之地,故云“周之旧”。为之歌《魏》,曰:“美哉,沨沨凡。乎!大而婉,险而易行,以德辅此,则明主也。”沨沨,中庸之声。高大而又婉顺,险阻而又易行,所以为中庸也,惜其无德以辅之尔。 ○变调。为之歌《唐》,此晋诗也,而谓之唐者,唐本叔虞始封之地也。曰:“思深哉!叹其忧深思远。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?晋本唐尧故地,故其遗俗犹存。不然,何忧之远也?何其忧深思远?情发乎声。非令德之后,谁能若是?”非承继陶唐盛德之后,安能如此? ○一句一折。为之歌《陈》,曰:“国无主,其能久乎!”淫声放荡,无复畏忌,故曰无主。其灭亡将不久。 ○全是贬词。自《郐》贵。以下无讥焉。》,曹之诗。不复议论,微之也。

为之歌《小雅》,曰:“美哉!思而不贰,思文、武之德,而无反叛之心。怨而不言,怨商纣*安平秋校勘记:“商纣”,怀泾堂本作“幽厉”。)之政,而能忍而不言。其周德之衰乎?其周德未盛之时乎?*安平秋校勘记:“其周德未盛之时乎”,怀泾堂本作“衰、小也。谓幽厉之时。”)犹有先王之遗民焉。犹有殷先王之遗民,故周未能盛大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犹有殷先王之遗民,故周未能盛大”,怀泾堂本作“犹有周初之遗民,故不至携叛诽谤。”)为之歌《大雅》,曰:“广哉,熙熙乎!广,大也。熙熙,和乐声。 ○变调。曲而有直体,其声委曲,而有正直之体。其文王之德乎!”得非文王之盛德乎!

为之歌《颂》,曰:“至矣哉!独赞其“至”,与赞他歌不同。直而不倨,直而不失于倨傲。曲而不屈,曲而不失于屈挠。迩而不逼,近而不至于逼害。远而不携,远而不至于携贰。迁而不淫,迁动而不至于淫荡。复而不厌,反复而不为人厌弃。哀而不愁,虽遇凶灾,不至忧愁。乐而不荒,虽当逸乐,不至荒淫。用而不匮,用之不已,不至穷匮。广而不宣,志虽广大,不自宣扬。施而不费,虽好施与,无所费损。取而不贪,或有所取,不至贪求。处而不底,旨。 ○虽复止处,而不底滞。行而不流,虽常运行,而不流放。 ○总赞其德之无偏胜。一气连用十四句,何等笔力。五声和,五声,宫,商,角,征,羽。八风平,八风,八方之气。节有度,八音克谐。守有序,无相夺伦。 ○再衬四句,更有力。盛德之所同也。”周、鲁、商三颂,盛德皆同。 ○以上是歌,以下是舞。上俱以“为之”二字引起,下俱以“见”字引起;上皆是反复想像,下语多著实,盖闻虚而见实也。

见舞《象箾》宵。《南籥》者,箾、籥,皆舞者所执。《象箾》,武舞也。《南籥》,文舞也。皆文王之乐。曰:“美哉!美其容也。犹有憾。”文王恨不及已致太平。见舞《大武》者,大武》,武王之乐。曰:“美哉!周之盛也,武王兴周之盛。其若此乎!”四字,形容不出。是赞词,亦是微词。见舞《韶濩》获。者,韶濩》,汤乐。曰:“圣人之弘也,汤德宽弘。而犹有惭德,犹有可惭之德,谓始以征伐而得天下。圣人之难也。”以见圣人处世变之难。 ○一句一折。见舞《大夏》者,曰:“美哉!勤而不德,勤能治水,而不自矜其德。非禹,其谁能修之?”非禹之圣,谁能修举其功?见舞《韶箾》同萧。者,书曰,萧韶九成,盖舜乐之总名。曰:“德至矣哉,大矣!”赞其“至”,复赞其“大”,与赞他舞不同。如天之无不帱也,如地之无不载也。所以为大。虽甚盛德,其蔑以加于此矣。所以为至。观止矣!应“观”字。 ○三字,收住全篇。若有他乐,吾不敢请已。”应“请”字。

季札贤公子,其神智器识乃是春秋第一流人物,故闻歌见舞便能尽察其所以然。读之者细玩其逐层摹写,逐节推敲,必有得于声容之外者。如此奇文,非左氏其孰能传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