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魚論戰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子魚論戰    僖公二十二年  左傳

楚人伐宋以救鄭。以宋襄公伐鄭故。宋公將戰。大司馬卽子魚。固諫曰、天之棄商久矣。宋、商之後。君將興之、公將圖霸興復。弗可赦也已。獲罪于天、不可赦宥。 ○言不可與楚戰。弗聽。及楚人戰于泓。弘。 ○泓、水名。 ○總一句。宋人旣成列、宋兵列陣已定。楚人未旣濟。楚人尚未盡渡泓水。 ○是絕好機會。司馬曰、彼衆我寡、及其未旣濟也、請擊之。公曰不可。何意。旣濟而未成列、機會猶未失。又以告。省句法。公曰未可。又何意。既陳陣、而後擊之。宋師敗績。大崩曰敗績。公傷股、門官殲尖、焉。門官、守門之官、師行則從。殲、盡殺也。 ○二句、寫敗績不堪。國人皆咎公。歸咎襄公不用子魚之言。公曰、君子不重去聲、傷、不禽同擒、二毛。重、再也。二毛、頭黑白色者。言君子于敵人被傷者、不忍再傷。頭黑白色者、不忍擒之。 ○二句引起。古之爲軍也、不以阻隘也。阻、迫也。隘、險也。言不迫人于險。 ○釋上不可意。寡人雖亡國之餘、不鼓不成列。亡國之餘、根棄商句來。鼓、鳴鼓進兵也。言不進兵以擊未成陣者。 ○釋上未可意。 ○寡固不可以敵衆。宋公旣不量力以致喪師、又爲迂腐之說以自解、可發一笑。子魚曰、君未知戰。一句斷盡。擎、敵之人、隘而不列、天贊我也。勍、彊也。彊敵厄于險隘、而不成陣、是天助我以取勝機會。阻而鼓之、不亦可乎。迫而鼓進之、何不可之有。猶有懼焉。猶恐未必能勝也。 ○加一句、更透。 ○辨不以阻隘、不鼓不成列。且今之勍者、皆吾敵也。雖及胡耇、苟、獲則取之、何有於二毛。胡耇、元老之稱。言與我爭彊者、皆吾之讎敵。雖及元老、猶將擒之、何有于二毛之人。 ○辨不禽二毛。明恥教戰、求殺敵也。傷未及死、如何勿重。明設刑戮之恥、以教戰鬭、原求其殺人至死。若傷而未死、何可不再傷以死之。 ○辨不重傷。若愛重傷、則如勿傷。愛其二毛、則如服焉。若不忍再傷人、則不如不傷之。不忍禽二毛、則不如早服從之。 ○再辨不重傷、不禽二毛、更加痛快。三軍以利用也、凡行三軍、以利而動。金鼓以聲氣也、兵以金退、以鼓進、以聲佐士衆之氣。利而用之、阻隘可也。若以利而動、則雖迫敵于險、無不可也。聲盛致志、鼓儳讒、可也。儳、參錯不齊之貌。指未整陣而言。聲士氣之盛、以致其志、則鼓敵之儳、勇氣百倍、無不可也。 ○再辨不以阻隘、不鼓不成列、更加痛快。 ○篇中幾箇可字相呼應、妙。

宋襄欲以假仁假義、籠絡諸侯以繼霸、而不知適成其愚。篇中只重阻險鼓進意、重傷二毛帶說。子魚之論、從不阻不鼓、說到不重不禽。復從不重不禽、說到不阻不鼓。層層辨駁、句句斬截、殊爲痛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