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革对灵王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子革对灵王 昭公十二年 左传

楚子灵王。狩于州来,次于颍尾,冬猎曰狩。州来、颍尾,二地皆近吴。使荡侯、潘子、司马督、嚣尹午、陵尹喜五子皆楚大夫。帅师围徐以惧吴。徐,吴与国。楚子次于乾溪,以为之援。乾溪,水名。自颍尾遣五大夫讫,即自次乾溪,以为兵援。去声。雪,王皮冠,秦复陶,秦所遗羽衣。翠被,被,帔也。以翠羽饰之。豹舄,以豹皮为履。执鞭以出。执鞭出以教令。仆析父甫。 ○楚大夫。从。去声。 ○此等闲叙,若无紧要,然妆点浓色正在此。

右尹官名。子革郑丹也。夕,暮见曰夕。王见之,去冠、被,舍捨。鞭,妆点。与之语,曰:“昔我先王熊绎楚始封君。与吕伋、齐太公之子丁公。王孙牟、卫康叔子康伯。燮父、晋唐叔之子。禽父,周公子伯禽。并事康王,成王子。四国皆有分,问。 ○齐、卫、晋、鲁,王皆赐之珍宝,以为分器。我独无有。楚独无所赐。今吾使人于周,求鼎以为分,王其与我乎?”禹铸九鼎,三代相传,犹后世传国玺也。灵王欲求周鼎以为分器,意欲何为?对曰:“与君王哉!四字冷妙。昔我先王熊绎辟同僻。在荆山,筚路蓝缕,筚路,柴车。蓝缕,敝衣。以处草莽,跋涉山林以事天子,唯是桃弧棘矢以共供。御王事。以桃为弓,以棘为矢,为天子共御不祥之事。 ○写楚与周疏远。齐,王舅也;成王之母姜氏,齐太公之女。晋及鲁、卫,王母弟也。唐叔,成王母弟。周公、康叔,武王母弟。 ○写四国是周亲贵。楚是以无分,而彼皆有。宝器所以展亲,不得颁及疏远。今周与四国服事君王,将唯命是从,岂其爱鼎?”今周与齐、晋、鲁、卫皆服事楚,将唯楚命是听,岂惜此鼎,而不以与楚? ○故为张大,隐见楚子之无君。冷妙。王曰:“昔我皇祖伯父昆吾,旧许是宅。陆终氏生六子,长曰昆吾,少曰季连。季连,楚之远祖,故谓昆吾为伯父。昆吾尝居许地,许既南迁,故曰“旧许是宅”。今郑人贪赖其田,而不我与。此时旧许之地属郑。我若求之,其与我乎?”求至远祖之兄所居之地,更属可笑。对曰:“与君王哉!冷妙。周不爱鼎,郑敢爱田?”不有天子,何有于郑?妙论解颐。王曰:“昔诸侯远去声。我而畏晋,今我大城陈、蔡、不羹,郎。赋皆千乘,去声。 ○陈、蔡,二国名。不羹,地名,其地有二邑。言我大筑四国之城,其田之赋,皆出兵车千乘。子与预。有劳焉,汝子革亦与有功焉。 ○带句生姿。诸侯其畏我乎!”又欲使天下诸侯无不畏我,其心益肆矣。对曰:“畏君王哉!冷妙。是四国者,专足畏也。又加之以楚,敢不畏君王哉!”复一句,妙。加“敢不”二字,尤妙。 ○三段写楚子何等矜满,写子革何等滑稽。对矜满人,自不得不用滑稽也。

工尹路工尹,名路。请曰:“君王命剥圭以为鏚戚。柲,秘。敢请命。”鏚,斧也。柲,柄也。言王命破圭玉以饰斧柄,敢请制度之命。王入视之。王入内,视工尹所为。 ○连处忽一断,妆点前后照耀,妙绝。析父谓子革:“吾子,楚国之望也。今与王言如响,如响应声。国其若之何?”子革曰:“摩厉以须,王出,吾刃将斩矣。”子革以锋刃自喻。言我自摩厉以待王出,将此利刃斩王之淫慝。 ○又生一问答作波,始知前“仆析父从”一句,非浪笔。

王出,复扶又切。语。左史倚相去声。趋过,倚相,楚史名。王曰:“是良史也,子善视之!是能读《三坟》《五典》《八索》《九丘》。”三坟》,三皇之书。《五典,五帝之典。《八索,八卦之说。《九丘,九州之志。倚相能尽读之,所以为良史。 ○恰凑入摩厉以须吾刃下。对曰:“臣尝问焉,昔穆王欲肆其心,周行天下,将皆必有车辙马迹焉,周穆王乘八骏马,造父为御,以遍行天下,欲使车辙马迹无所不到。债。公谋父作《祈招》韶。之诗以止王心,谋父,周卿士。祈父,周司马之官。招,其名也。祭公力谏游行,故借司马作诗,以止遏穆王之欲心。此诗逸。王是以获没于祗支。宫,祗宫,离宫名。穆王闻谏而改,故得善终于祗宫,而免篡弒之祸。臣问其诗而不知也。若问远焉,其焉烟。能知之?”祈招》之诗,是穆王近事。远,谓《坟》《典》诸书。 ○俱是引动楚子之问,可谓长于讽喻。王曰:“子能乎?”对曰:“能。其诗曰:‘祈招之愔愔,阴。式昭德音。愔愔,安和貌。式,用也。言祈父之性安和,用能自著令闻矣。思我王度,式如玉,式如金。亦当思我王之常度,出入起居,用如玉之坚,用如金之重。形民之力,而无醉饱之心。’”若用民力,当随其所能。如治金制玉,随器象形,而不可存醉饱过度之心。 ○着意在此句,利刃已斩。

王揖而入,执鞭以出”至“王入视之”,“王出复语”至“王揖而入”,两出两入,遥对作章法。馈不食,寝不寐,数日,不能自克,以及于难。去声。 ○灵王被子革一斩,寝食不安者数日。却未曾斩断,不能迁善改过。明年,为弃疾所逼,缢于乾溪。 ○又妆点作结,前后照耀。

仲尼曰:“古也有志:古书有云。‘克己复礼,仁也。’应不能自克。信善哉!楚灵王若能如是,岂其辱于乾溪?”前叙“次于乾溪”,何等意气;此以“辱”字结之,最有味。

楚子一番矜张语,子革绝不置辩,一味将顺,固有深意。至后闲闲唤醒,若不相蒙者,既不忤听,又得易入,此其所以为善谏欤?惜哉!灵王能听而不能克,以终及于难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