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召公谏厉王止谤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召公谏厉王止谤  《国语·周语上》

厉王虐,国人谤王。谤,诽也。邵。召康公之后。穆公虎也,为王卿士。告曰:“民不堪命矣!”命虐,故不堪。 ○危言悚激。王怒,怒谤者。得卫巫,使监平声。谤者。巫,祝也。卫巫,卫国之巫。监,察也。以巫有神灵,有谤辄知之。以告,则杀之。以谤者告,即杀之。 ○写虐命犹不堪。国人莫敢言,非但不敢谤也,深一层说。道路以目。以目相眄而已。 ○四字妙甚,极写莫敢言之状,不堪命之极也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道路以目”句下注中“眄”字,原误作“盼”,文富堂本及映雪堂原刻本误作“盻”,今据《国语》韦昭注改。

王喜,喜”字,与上“怒”字相对。告召公曰:“吾能弭米。谤矣,弭,止也。 ○监谤、弭谤,写尽昏主作用。乃不敢言。”如此四字,极写能弭谤伎俩,痴人声口如画。召公曰:“是鄣之也。鄣,防也。非民无言,是鄣之使不得宣也。 ○断一句,便注定“川”字。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。川不可防,而口尤甚。 ○以民比川。川壅而溃,会。伤人必多。壅,鄣也。溃,水势横暴而四出也。 ○写防川。民亦如之。写防民。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,为民者宣之使言。为,治也。导,通也。宣,犹放也。 ○合写川、民。 ○“宣之使言”一句,是一篇主意。下俱是“宣之使言”。故天子听政,一句领起。使使”字直贯到底,根上两“使”字来。公卿至于列士献诗,陈其美刺。瞽献典,瞽,乐师也。典,乐典。陈其邪正。史献书,史,外史。书,三皇五帝之书。有关治体。师箴,。 ○师,少师也。箴刺王阙,以正得失。𥉡同瞍。赋,无眸子曰𥉡。赋所献之诗。矇诵,有眸子而无见曰矇。诵典书箴刺之语。百工谏,工执艺事以谏。庶人传语,庶人卑贱,见政事之得失,不能自达,相传语以闻于王。近臣尽规,左右近臣,各尽规谏。亲戚补察,父兄子弟,补过察政。瞽、史教诲,瞽,太师,掌乐。史,太史,掌礼。相与教诲。耆、艾修之,耆、艾,师傅也。合众职而修治之。而后王斟酌焉,斟,取也。酌,行也。是以事行而不悖。所行之事,皆合于理。 ○历举古天子听言求治,句句与弭谤使不敢言相反。民之有口也,犹土之有山川也,财用于是乎出,犹其有原隰习。衍沃也,*安平秋校勘记:“有原隰”,《国语》作“原隰之有”。衣食于是乎生。土,地也。其,指土而言。广平曰原。下湿曰隰。下平曰衍,有溉曰沃。山川原隰衍沃,所以宣地气而出财用、生衣食。 ○一喻写作两层,妙。上以防川喻止谤,此以山川原隰衍沃喻宣言。口之宣言也,善败于是乎兴,跌出正意。行善而备败,所以阜财用、衣食者也。民所善者行之,其所恶者改之。阜,厚也。厚财用、衣食,与山川原隰衍沃一般。 ○正意、喻意,又夹写一笔 ,错落入妙。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,成而行之,胡可壅也?若壅其口,其与能几何?”民素筹之于心,而后发之于言。当成其美而见之施行,岂可壅塞?若壅塞焉,其与我者能有几何哉?言败亡即至也。 ○三“壅”字,呼应。

王弗听,于是国人莫敢出言,三“莫敢言”作章法。三年,乃流王于彘。流,放也。彘,晋地。

文只是中间一段正讲,前后俱是设喻。前喻防民口有大害,后喻宣民言有大利。妙在将正意、喻意,夹和成文,笔意纵横,不可端倪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