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叔向贺贫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叔向贺贫 《国语·晋语八》

叔向羊舌肸。见韩宣子,韩起,晋卿。宣子忧贫,叔向贺之。贺其贫,非贺其忧也。

宣子曰:“吾有卿之名,而无其实,实,财也。无以从二三子,不足以供宾客往来之费,难以置身于卿大夫之列。吾是以忧,子贺我何故?”问得好。

对曰:“昔栾武子栾书,晋卿。无一卒之田,百人为卒。一卒之田,盖十二井。其官不备其宗器,其掌祭祀之官,犹不能备其祭器。 ○贫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官”,《国语》作“宫”。宣其德行,去声。 ○宣,布也。 ○“德”字,是一篇之纲。顺其宪则,使越于诸侯,诸侯亲之,戎、狄怀之,以正晋国,行刑不疚,宪、则,皆法也。越,发闻也。刑,即宪则。疚,病也。 ○此其德之宣于外内者。以免于难。去声。 ○当身免于祸难。 ○贫而有德者可贺。及桓子,栾书之子,黡也。骄泰奢侈,贪欲无艺,艺,极也。略则行志,假货居贿,毁。 ○忽略宪则,而行贪欲之志,贷货取利,而蓄之于家。 ○不贫又无德。宜及于难,本属可忧。而赖武之德,以没其身。赖武之贻德以善终。 ○武子不但能保身,且足以庇后,益见贫而有德者可贺。及怀子,栾黡之子,盈也。改桓之行,而修武之德,改桓是贫,修武是德。可以免于难,本属可贺。而离同罹。桓之罪,以亡于楚。离,遭也。亡,奔也。 ○桓子虽及身幸免,亦必贻祸于后,可见不贫而无德者可忧。 ○一举栾氏为证,以见贫之可贺。夫卻昭子,卻至,晋卿。其富半公室,其家半三军,三军,与上“一卒”相对。 ○富。恃其富宠,以泰于国,宠,尊荣也。泰,骄慢也。 ○无德。其身尸于朝,其宗灭于绛。尸,既刑陈其尸也。绛,晋旧都。陈尸灭族,较之贻祸于后者尤甚。 ○富而无德者可忧。不然,夫八卻——五大夫三卿,其宠大矣,三卿,卻锜,卻至,卻犨。又有五人为大夫。 ○忽作顿宕,文势曲折。一朝而灭,莫之哀也,惟无德也。倒找“德”字,陡健。 ○一举卻氏为证,以见贫之不必忧。

“今吾子有栾武子之贫,吾以为能其德矣,有其贫,必能行其德也。 ○“吾以为”三字,妙甚。是以贺。正答“何故”二字。若不忧德之不建,而患货之不足,亦栾桓、卻昭之续耳,小则贻祸后嗣,大则殃及同宗。将吊不暇,何贺之有?”贫可贺,忧贫又可吊,妙绝。

宣子拜稽首焉,曰:“起也将亡,赖子存之。以其言可以保身,结栾武子一段。非起也敢专承之,其自桓叔韩氏之祖。以下嘉吾子之赐。”以其言可以全族,结卻昭子一段。

不先说所以贺之之意,直举栾、卻作一榜样,以见贫之可贺与不贫之可忧。贫之可贺,全在有德,有德自不忧贫;后竟说出忧贫之可吊来,可见徒贫原不足贺也。言下,宣子自应汗流浃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