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单子知陈必亡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 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单子知陈必亡  《国语·周語中》

定王使单善。襄公名朝,定王卿士。聘于宋。聘,问也。诸侯之于天子,天子之于诸侯,诸侯之于邻国,皆有聘。遂假道于陈,以聘于楚。自宋适楚,道经陈国。是时天子微弱,故以诸侯相聘之礼假道也。火朝觌矣,道茀拂。不可行,火,心星也。觌,见也。朝觌,谓夏正十月,心星早见于辰。道茀,草秽塞路也。 ○一。候不在疆,候,候人也,掌迎送宾客者。疆,境也。 ○二。司空不视涂,司空,掌道路之官。 ○三。泽不陂,卑。 ○陂,泽障也。古不窦泽,故障之。 ○四。川不梁,梁,桥梁也。古不防川,故梁之。 ○五。 ○伏辰角见一段案。野有庾与。积,恣。 ○庾,露。积,聚也。谓以谷米露聚于外也。 ○六。场功未毕,场,收禾圃也。筑场未完。 ○七。道无列树,古者列树以表道。 ○八。垦田若蓺,即。 ○蓺,茅芽也。既垦之田,犹若茅芽,言其稀少也。 ○九。 ○伏“周制有之”一段案。膳宰不致饩,戏。 ○膳宰,膳夫也,掌宾客之牢礼。生者曰饩。 ○十。司里不授馆,司里,里宰也,掌授客馆。 ○十一。国无寄寓,寄寓,旅次也。 ○十二。县无旅舍,去声。 ○四甸为县。县方六十里。旅舍,休息居止之处,以庇宾客负担之劳。 ○十三。伏“周之秩官一段案。民将筑台于夏氏。民,陈民。台,观台也。夏氏,陈大夫夏征舒之家。为淫其母,欲借以为乐。 ○十四。及陈,陈灵公与孔宁、仪行父,甫。 ○孔、仪,皆陈大夫。南冠以如夏氏,留宾弗见。南冠,楚冠也。如,往也。宾,谓单襄公。 ○十五。 ○伏“先王之令”一段案。 ○从单子入陈至及陈,所阅历者,错综先叙,后从单子口中分疏作断,章法井然。

单子归,告王曰:“陈侯不有大咎,国必亡。”总断二句,直是目见。王曰:“何故?”对曰:“夫辰角见现。而雨毕,辰角,大辰仓龙之角。角,星名。朝见东方,九月初,寒露节也。雨毕者,杀气日盛,雨气日尽也。天根见而水涸,天根,亢、氐之间也。涸,竭也。寒露后五日,天根朝见,水潦尽竭也本见而草木节解,本,氐星也。寒露后十日,氐星朝见,草木之枝节,皆脱落也。驷见而陨霜,驷,天驷,房星也。九月中,房星朝见,霜始降。火见而清风戒寒。火,心星也。霜降后,心星朝见,清风先至,所以戒人为寒备也。○五句以星见定时至,起下文。故先王之教曰:引古。‘雨毕而除道,水涸而成梁,草木节解而备藏,陨霜而冬裘具,清风至而修城郭宫室。’除,修治也。备藏具备收藏也。故《夏令》曰:夏后氏之令。 ○再引古。‘九月除道,十月成梁。’水涸系九月,而此言十月成梁者,谓舆梁也。其时儆曰:至期儆告其民。‘收而场功,偫雉。而畚本。挶,菊。 ○季秋农事毕,使人兴筑作也。而,汝也。偫,具也。畚,土笼也。挶,土舆也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挶”,《国语》作“梮”,亦通。营室之中,土功其始。营室,定星也。此星昏而正中,夏正十月也。于是时可以营制宫室,故谓之营室。火之初见,期于司里。’期,会也。致其筑作之具,会于司里之官。此先王之所以不用财贿,而广施去声。德于天下者也。惠而不费。 ○总一句。今陈国,征今。火朝觌矣,而道路若塞,野场若弃,泽不陂障,川无舟梁,以舟为梁,即今浮桥也。是废先王之教也。结“火朝觌”六句。

“周制有之曰:引古。‘列树以表道,表道,谓识其远近。立鄙食以守路。鄙,四鄙。十里有庐,庐有饮食。国有郊牧,国外曰郊。牧,放牧之地。同疆。有寓望,境界之上,有寄寓之舍、候望之人。薮有圃草,泽无水曰薮。圃草,茂草也。囿有林池,囿,苑也。林,积木。池,积水也。所以御灾也。御,备也。灾,兵、饥也。其馀无非谷土,种谷之土。民无悬耜,言常用之,不悬挂也。野无奥草,奥,深也。野皆垦辟,无深草也。不夺农时,不蔑民功。蔑,弃也。有优无匮,优,裕也。匮,乏也。 ○从“民无悬耜”二句来。有逸无罢。同疲。 ○逸,安也。罢,劳也。 ○从“不夺农时”二句来。国有班事,国,城邑也。土功井然有条理。县有序民。’四甸为县。力役更番有次第。今陈国征今。道路不可知,指“道无列树”而言。田在草间,未垦者多。功成而不收,即“野场若弃”。民罢于逸乐,疲于为君作逸乐之事。是弃先王之法制也。结“野有庾积”四句。

“周之《秩官》有之曰:秩官,周常官,篇名。 ○引古。‘敌国宾至,关尹以告,敌国,相等之国也。关尹,司关者。告,告君也。行理以节逆之,行理,小行人也。逆,迎也。执瑞节为信,而迎之也。候人为导,导宾至于朝也。卿出郊劳,去声。 ○宾至近郊,君使卿朝服,用束帛劳之。门尹除门,门尹,司门者。扫除门庭。宗祝执祀,宗,宗伯。祝,太祝。宾有事于庙,则宗祝执祭祀之礼。司里授馆,授客馆舍。司徒具徒,具徒役,修道路之委积。司空视涂,视道途之险易。司寇诘奸,禁诘奸盗,防剽掠也。虞人入材,虞人,掌山泽之官。甸人积薪,甸人,掌薪蒸之官。火师监燎,火师,司火者。燎,照庭大烛。水师监濯,水师,掌水者。监涤濯之事。膳宰致飧,孙, ○熟食曰飧。廪人献饩,生曰饩,禾米也。司马陈刍,初。 ○司马,掌圉人养马。刍,茭草。工人展车,展省客车,补伤败也。百官各以物至,物,如供应之物。宾入如归。是故小大莫不怀爱。小大,谓宾介也。 ○非一顿,文势不平。其贵国之宾至,则以班加一等,益虔。贵国,大国也,不比敌国。司事之官,皆用尊一级者,而更加敬。至于王使,去声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使”,《国语》作“吏”。则皆官正莅事,官正,官长也。用官长司事,班又加矣。上卿监之。监,察也。察其勤惰,尤致其虔。若王巡守,则君亲监之。’仍用官长司事,但自察之。班无可加,而虔极矣。 ○王使是主,说得十分郑重。又带“巡守”句,更凜然。今虽朝也不才,征今。有分问。族于周,分族,王之亲族也。承王命以为过宾于陈,过宾,谓假道。而司事莫至,不但失班加益虔之制,且无以下同于敌国之宾矣。是蔑先王之官也。结“膳宰不至饩”四句。

“先王之令有之曰:引古。‘天道赏善而罚淫,故凡我造国,无从匪彝,无即慆滔。淫,造,为也。彝,常也。即,就也。慆,慢也。各守尔典,以承天休。’典,常也。休,庆也。今陈侯,征今。不念胤印。续之常,弃其伉俪妃嫔,胤续,继嗣也。伉俪,配偶也。而帅其卿佐以淫于夏氏,不亦渎姓矣乎?卿佐,孔、仪也。夏征舒之父御叔,即陈公子夏之子、灵公之从祖父,妫姓也,故曰“渎姓”。 ○“即慆淫”矣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渎”,《国语》作“𪥿”。陈,我大姬之后也,大姬,武王之女、虞胡公之妃、陈之祖妣也。弃衮冕而南冠以出,不亦简彝乎?简彝,简略常服也。 ○“从匪彝”矣。是又犯先王之令也。结“民将筑台”五句。

“昔先王之教,茂帅同率。其德也,犹恐陨越。茂,勉也。率,循也。陨越,坠落也。若废其教而弃其制,蔑其官而犯其令,将何以守国?居大国之间,而无此四者,其能久乎?”大国,谓晋、楚。 ○总收一段,直结出“不有大咎,国必亡”之故。

六年,单子如楚。八年,陈侯杀于夏氏。灵公与孔宁、仪行父饮酒于夏氏,公谓行父曰:“征舒似汝。”对曰:“亦似君。”征舒病之,公出,自其厩射而杀之。九年,楚子入陈。楚庄王讨夏征舒,遂县陈。 ○单子之言俱验。

先叙事起,中分四段辨驳,引古征今,句修字削。而分断中,又复错综变化,读之不觉其排对之迹。自是至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