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冯煖客孟尝君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冯煖客孟尝君《史记》作“冯驩” 《国策》

齐人有冯煖谖。者,贫乏不能自存,使人属祝。孟尝君,田婴子田文,齐相,封于薛。愿寄食门下。孟尝君曰:“客何好?”曰:“客无好也。”曰:“客何能?”曰:“客无能也。”三千人中,如此者却少。 ○“好”与“能”虽并点,重“能”字一边。孟尝君笑而受之曰:“诺。”以为真无能人。

左右以君贱之也,食寺。以草具。草,菜也。不以客待之。居有顷,倚柱弹其剑,歌曰:“长铗劫。归来叶厘。乎!铗,剑把。欲与俱去。食无鱼。”左右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食之,比门下之客。”待以客礼。居有顷,复弹其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出无车。”左右皆笑之,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为之驾,比门下之车客。”待以上客之礼。于是乘其车,揭挈。其剑,过其友曰:“孟尝君客我。”至此一断,点缀生趣。后有顷,复弹其剑铗,弹剑、弹铗、弹剑铗,三样写法。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无以为家。”叶孤。 ○三歌,亦寒酸,亦豪迈,便知不是无能人。左右皆恶之,以为贪而不知足。处处夹写左右,正为冯煖反衬。孟尝君问:“冯公有亲乎?”闻其歌,而问左右。对曰:“有老母。”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,无使乏。比上客反加厚。于是冯煖不复歌。歌又妙,不复歌又妙。 ○冯煖既曰无好、无能,所责望于人者,较有好、有能者更倍之,大是奇事,孟尝亦以为奇,即姑应之,实非有意加厚冯煖也。

后孟尝君出记,记,疏也。问门下诸客:“谁习计会,脍。 ○月计曰要,岁计曰会。能为去声。文收责同债。于薛者乎?”冯煖署曰:“能。”署,书姓名于疏也。 ○突地出头。孟尝君怪之,曰:“此谁也?”记不起冯煖姓名。左右曰:“乃歌夫‘长铗归来’者也。”笑谈轻薄,尽含句中。孟尝君笑曰:“客果有能也,有能、无能,照耀前后。吾负之,未尝见也。”冯煖在门下已久,孟尝未熟其名,未识其面,可见前番待冯煖,并非有意加厚也。请而见之,谢曰:“文倦于是,是,指相齐。脍。于忧,愦,心乱也。而性懧作懦。愚,沉于国家之事,沉,没溺也。开罪于先生。先生不羞,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?”冯煖曰:“愿之。”临时犹不露圭角,胜毛遂自荐一倍。于是约车治装,载券契而行,辞曰:“责毕收,以何市而反?”孟尝君曰:“视吾家所寡有者。”问则有意,答则无心,幻出绝妙文字。

驱而之薛,使吏召诸民当偿者,悉来合券。券遍合赴,凡券,取者、与者各收一,责则合验之,遍合矣,乃来听令。 ○亦粗完收债事,下乃出奇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赴”,《战国策》姚宏本作“起”,鲍彪本作“赴”。《古文观止》各本(文富堂本、怀泾堂本、鸿文堂本,映雪堂本)均从鲍本作“赴”,今仍之。矫命矫,托也。托言孟尝之命。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冯煖大有作用,盖已料有后日事也。

长驱到齐,晨而求见。写其迅速。孟尝君怪其疾也,衣冠而见之,曰:“责毕收乎?来何疾也!”曰:“收毕矣。”奇。“以何市而反?”冯煖曰:“君云‘视吾家所寡有者’。拿定此言。臣窃计,君宫中积珍宝,狗马实外厩,美人充下陈。陈,犹列也。 ○三句,言无所不有。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!此物人家最少。窃以为君市义。”更奇。孟尝君曰:“市义奈何?”曰:“今君有区区之薛,不拊爱子其民,因而贾古。利之。贾利,与“市义”对。臣窃矫君命,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。”说出市义,一笑。孟尝君不说,曰:“诺,先生休矣!”休,犹言歇息,无可如何之辞也。 ○叙冯煖收责于薛毕。

后期年,齐王谓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。”遣其就国,而为之辞。孟尝君就国于薛,未至百里,民扶老携幼,迎君道中,终日。孟尝君顾谓冯煖:“先生所为文市义者,乃今日见之。”市义之为利如此,若取必目前,便失此利也。 ○了“市义”一案。

冯煖曰:“狡兔有三窟,坤入声。 ○窟,穴也。仅得免其死耳。忽设一喻,更进一筹。今有一窟,市义。 ○结上。未得高枕而卧也。请为君复凿二窟。”起下。孟尝君予车五十乘,金五百斤,西游于梁,谓梁王曰:“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,先迎之者,富而兵强。”于是,梁王虚上位,以故相为上将军,徙故相为上将军,虚相位以待孟尝也。遣使者,黄金千斤,车百乘,往聘孟尝君。冯煖先驱先驰归薛。 ○作用更妙。诫孟尝君曰:“千金,重币也;百乘,显使也。齐其闻之矣。”意盖为此,而语却不尽,妙。梁使三反,孟尝君固辞不往也。只是要使齐闻之,妙。

齐王闻之,君臣恐惧,遣太傅大臣。赍黄金千斤,文车二驷,文车,彩绘之车。服剑一,王自佩之剑。封书谢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祥,被于宗庙之祟,岁。 ○祟,神祸也。沉于谄谀之臣,开罪于君,寡人不足为也。愿君顾先王之宗庙,姑反国统万人乎!”复留相齐。 ○是第二窟。冯煖诫孟尝君曰:“愿请先王之祭器,立宗庙于薛。”请祭器,立宗庙,则薛为重地,难以动摇也。 ○绝大见识。庙成,是第三窟。还报孟尝君曰:“三窟已就,君姑高枕为乐矣。”总结上文。

孟尝君为相数十年,无纤介之祸者,冯煖之计也。纤介,细微也。 ○结出孟尝一生得力全在冯煖,直与篇首“无好”“无能”相映照。

三番弹铗,想见豪士一时沦落,胸中磈礧勃不自禁。通篇写来波澜层出,姿态横生,能使冯公须眉浮动纸上。沦落之士遂尔顿增气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