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五帝本纪赞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五帝本纪赞 《史记》

太史公司马迁自谓也。迁为太史公官。曰:学者多称五帝,尚矣。五帝,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、尧、舜。尚,久远也。学者多称五帝,已久远矣。 ○锁一句,下即捷转。然《尚书》独载尧以来,其可征而信者,莫如《尚书》。然其所载,独有尧以来,而不载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。则所征者,犹有藉于他书也。 ○二转。而百家言黄帝,其文不雅驯,荐同搢。绅先生难言之。驯,训也。百家虽言黄帝,又涉于神怪,皆非典雅之训。故当世士大夫皆不敢道,则不可取以为征也。 ○三转。孔子所传《宰予问五帝德》及《帝系姓》,儒者或不传。五帝德》《帝系姓》二篇,见《大戴礼》及《家语》。虽称孔子传于宰我,而儒者疑非圣人之言,故不传以为实,则似未可全征而信也。 ○四转。余尝西至空峒,空峒,山名。黄帝问道广成子处。北过涿鹿,涿鹿,亦山名,在妫州。山侧有涿鹿城,即黄帝、尧、舜之都。东渐尖。于海,南浮江淮矣,点东南西北,与篇中作映带。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、尧、舜之处,风教固殊焉。余身所涉历,见所在长老,往往称黄帝、尧、舜旧迹,与其风俗教化固有不同。则他书之言黄帝者,亦或可征也。 ○五转。总之,不离古文者近是。古文,《尚书》也。大要以不背《尚书》所载者为近于是。然太拘泥,则不载者岂无可征者乎?故曰“近是”也。 ○六转。予观《春秋》《国语》,其发明《五帝德》《帝系姓》章矣,顾弟同第。弗深考,其所表见皆不虚。备载则有《五帝德》等篇。我观《国语》,其间发明二篇之说为甚章著,顾儒者但不深考,而或不传耳。其二篇所发明,章著而表见,验之风教固殊者,皆实而不虚,则亦或可征矣。 ○七转。《书》缺有间矣,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。况《尚书》缺亡,其间多矣,岂可以其缺亡而遂已乎?其尚遗佚,若黄帝以下之事,乃时时见于他说。如百家、《五帝德》之类,皆他说也。又岂可以搢绅难言,儒者不传,而不择取乎? ○八转。将《尚书》《国语》等一总。非好学深思,心知其意,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。事在疑信间,则当会其意。非好学深思,心知其意,不能择取。而浅见寡闻者,固难为之言也。 ○九转。余并论次,择其言尤雅者,应“文不驯雅”。故著为本纪书首。余非止据《尚书》论次尧以下,且并黄帝、颛顼、帝喾而论次之。于《五帝德》等书,择其言之尤雅者取之。则其不雅者,在所不取也。 ○结出一生作史之意。

此为赞语之首,古质奥雅,文简意多。转折层曲,往复回环。其传疑不敢自信之意,绝不作一了结语。乃赞语中之尤超绝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