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乐毅报燕王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乐毅报燕王书 《国策》

昌国君乐毅为燕昭王合五国之兵赵、楚、韩、魏、燕。而攻齐,下七十馀城,尽郡县之以属燕。三城未下,三城,聊、莒、即墨。唯莒、即墨未下。云三城者,盖因燕将守聊城不下之事而误。而燕昭王死。惠王即位,用齐人反间,疑乐毅,而使骑劫代之将。乐毅奔赵,赵封以为望诸君。赵封毅以观津,号望诸君。齐田单诈骑劫,卒败燕军,复收七十馀城以复齐。此段叙事简括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复收七十馀城以复齐”句下注文之“此”字,原作“一”,今据文富堂本改。

燕王悔,惧赵用乐毅承燕之敝以伐燕。补写燕王心事一笔。燕王乃使人让乐毅,让,责也。且谢之曰:“先王举国而委将军,将军为燕破齐,报先王之仇,天下莫不振动,寡人岂敢一日而忘将军之功哉!会先王弃群臣,寡人新即位,左右误寡人。寡人之使骑劫代将军,为将军久暴仆。露于外,故召将军且休计事。善语周旋,巧于文饰。 ○以上是“谢之”之词。将军过听,以与寡人有隙,遂捐燕而归赵。将军自为计则可矣,而亦何以报先王之所以遇将军之意乎?”以上是“让之”之词。 ○先谢后让,重称先王,欲以感动乐毅。词令委折有致。

望诸君乃使人献书报燕王曰:“臣不佞,不能奉承先王之教,以顺左右之心,恐抵斧质之罪,质,斩人椹也。以伤先王之明,而又害于足下之义,无罪而杀毅,非义也。故遁逃奔赵。先叙不归燕而降赵之故。 ○前书有“先王”“左右”“寡人”,故应还“先王”“左右”“足下”。自负以不肖之罪,故不敢为辞说。今王使使者数上声。之罪,臣恐侍御者之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,不敢斥言惠王,故称侍御。畜,养也。幸,亲爱之。 ○应“遇将军之意”。而又不白于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,应“自为计”。故敢以书对。一起已括尽一篇大旨。

“臣闻贤圣之君,不以禄私其亲,功多者授之;不以官随其爱,能当者处之。故察能而授官者,成功之君也;论行而结交者,立名之士也。”“”二字,一篇柱。臣以所学者观之,自见本领。先王之举错,有高世之心,故假节于魏王,而以身得察于燕。时诸侯不通,出关则以节传之。毅为魏昭王使燕,遂为臣。察,至也。 ○事先王之心。先王过举,擢之乎宾客之中,而立之乎群臣之上,不谋于父兄,正对“左右”句。而使臣为亚卿。畜幸臣之理”。臣自以为奉令承教,可以幸无罪矣,故受命而不辞。事先王之心”。

“先王命之曰:‘我有积怨深怒于齐,不量轻弱,而欲以齐为事。’畜幸臣之理”。臣对曰:‘夫齐,霸国之馀教而骤胜之遗事也,骤,数也。齐尝霸天下,而数胜于他国,其余教遗事犹存。闲于甲兵,习于战攻。王若欲攻之,则必举天下而图之。举天下而图之,莫径于结赵矣。且又淮北、宋地,楚、魏之所同愿也。楚欲得淮北,魏欲得宋,时皆属齐。赵若许约,楚、魏、宋尽力,魏欲得宋而尽力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赵”,《战国策》姚宏本作“魏”。又:“宋”,黄丕烈《战国策札记》:“《史记》与《策》文不同,考《新序》校此,但无‘宋’字,此当衍‘宋’也。”四国攻之,并燕为四国。齐可大破也。’事先王之心”。先王曰:‘善。’臣乃口受令,具符节,南使臣于赵。顾反命,回顾而反,言其速也。起兵随而攻齐。毅令赵、楚、韩、魏、燕之兵伐齐。 ○“畜幸臣之理”。以天之道,先王之灵,河北之地,随先王举而有之于济上。济上,济水之西,齐界也。济上之军,奉令击齐,大胜之。轻卒锐兵,长驱至国。攻入临淄。齐王闵王。逃遁走莒,仅以身免。珠玉财宝,车甲珍器,尽收入燕。事先王之心”。大吕陈于元英,故鼎反乎历室,齐器设于宁台。大吕,齐钟名。故鼎,齐所得燕鼎。元英、历室,燕二宫名。宁台,燕台也。蓟丘之植,植于汶簧。蓟丘,燕都。植,旗帜之属。汶,水名。竹田曰篁。言蓟丘之所植,植于齐汶上之竹田。 ○上三句,自齐入燕。“蓟丘”句,自燕及齐。自五伯以来,功未有及先王者也。一顿,赞先王,正自赞也。先王以为顺于其志,惬于心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顺于”二字,《战国策》姚宏本作“惬”。以臣为不顿命,顿,犹坠也。故裂地而封之,使之得比乎小国诸侯。封毅为昌国君。 ○“畜幸臣之理”。臣不佞,自以为奉令承教,可以幸无罪矣,故受命而弗辞。事先王之心”。 ○遥应前文,笔情婉宕。

“臣闻贤明之君,功立而不废,故著于春秋;蚤知之士,蚤知,先见也。名成而不毁,故称于后世。应前“功”“名”二字。文从“不废”“不毁”四字生出后半篇。若先王之报怨雪耻,夷万乘之强国,收八百岁之蓄积,通太公数之。及至弃群臣之日,遗令诏后嗣之馀义,执政任事之臣,所以能循法令、顺庶孽者,新立之君,皆患庶孽之乱,昭王能预顺之。施及萌同氓。隶,皆可以教于后世。叙完先王事,下始入议论。臣闻善作者,不必善成;善始者,不必善终。虚冒二句。昔者伍子胥说听乎阖闾,吴王,名阖闾。故吴王远迹至于郢。郢,楚都。吴破楚,长驱至郢。 ○善作善始。夫差阖闾子。弗是也,不然子胥之说。赐之鸱夷而浮之江。鸱夷,革囊也。夫差杀子胥,盛以鸱夷革,投之江。 ○不必善成善终。故吴王夫差不悟先论之可以立功,故沉子胥而弗悔;燕王有之也。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,故入江而不改。蚤见,应上“蚤知”。不改,言子胥投江而神不化,犹为波涛之神。 ○自言几不免也。

“夫免身全功,以明先王之迹者,臣之上计也。免身于罪,而全取齐之功,以明昭王之旧烈,是臣之本意。同罹。毁辱之非,堕先王之名者,臣之所大恐也。离,遭也。遭诽谤而被诛,则坏先王知人之名,故恐惧而奔赵。临不测之罪,以幸为利者,义之所不敢出也。被不可测之重罪以去燕,又幸赵伐燕以为利,揆之于义,宁敢出此? ○剖明心事,激扬磊落,长歌可以当泣。

“臣闻古之君子,交绝不出恶声;忠臣之去也,不洁其名。毁其君而自洁。 ○复转二语,结出通书之意,以应起。臣虽不佞,数朔。奉教于君子矣。应“以臣所学”句。恐侍御者之亲左右之说,而不察疏远之行也。应前“侍御不察”二句。故敢以书报,唯君之留意焉。”

察能论行,则始进必严。善成善终,则末路必审。乐毅可谓明哲之士矣。至其书辞,情致委曲,犹存忠厚之遗。其品望固在战国以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