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項羽本紀贊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項羽本紀贊 史記

太史公曰、吾聞之周生漢時儒者。曰、舜目蓋重瞳子。又聞項羽亦重瞳子。羽豈其苗裔異、邪、何興之暴也。重瞳、兩眸子。苗裔、後嗣也。暴、驟也。 ○從興之暴、想到舜。然舜羽非倫、故又想到重瞳子。史公論贊、往往從閒處寫、極有丰神。夫秦失其政、陳涉首難、去聲、豪傑蠭起、相與並爭、不可勝升、數。上聲、 ○秦二世元年七月、陳涉等起大澤中。蠭起、言多也。斯時相與爭天下者、不可勝數、而欲崛起定霸、蓋亦甚難。 ○振數語、逼入項羽、有勢。然羽非有尺寸乘勢、起隴畝之中、三年、遂將五諸侯滅秦、分裂天下而封王侯、政由羽出、號爲霸王、位雖不終、近古以來、未嘗有也。乘勢、乘豪傑之勢也。五諸侯、齊、趙、韓、魏、燕。 ○一段正寫其興之暴。極贊項羽。及羽背關懷楚、放逐義帝而自立、怨王侯叛己、難矣。背關、背約、不王高祖于關中。懷楚、謂思東歸而都彭城。義帝、楚懷王孫心、項梁立以爲楚懷王、項羽尊之爲義帝、後徙之長沙、陰令人擊殺之江中。 ○一貶駁。自矜功伐、奮其私智而不師古、謂霸王之業、欲以力征經營天下、五年、卒亡其國、身死東城、尚不覺寤、而不自責、過矣。二貶駁。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、豈不謬哉。三貶駁。 ○前後興亡二字相照、三年五年、並見興亡之速、俱關鍵。過矣謬哉、喚應絕韻。

一贊中、五層轉折、唱歎不窮、而一紀之神情已盡。

《五帝本纪赞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五帝本纪赞 《史记》

太史公司马迁自谓也。迁为太史公官。曰:学者多称五帝,尚矣。五帝,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、尧、舜。尚,久远也。学者多称五帝,已久远矣。 ○锁一句,下即捷转。然《尚书》独载尧以来,其可征而信者,莫如《尚书》。然其所载,独有尧以来,而不载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。则所征者,犹有藉于他书也。 ○二转。而百家言黄帝,其文不雅驯,荐同搢。绅先生难言之。驯,训也。百家虽言黄帝,又涉于神怪,皆非典雅之训。故当世士大夫皆不敢道,则不可取以为征也。 ○三转。孔子所传《宰予问五帝德》及《帝系姓》,儒者或不传。五帝德》《帝系姓》二篇,见《大戴礼》及《家语》。虽称孔子传于宰我,而儒者疑非圣人之言,故不传以为实,则似未可全征而信也。 ○四转。余尝西至空峒,空峒,山名。黄帝问道广成子处。北过涿鹿,涿鹿,亦山名,在妫州。山侧有涿鹿城,即黄帝、尧、舜之都。东渐尖。于海,南浮江淮矣,点东南西北,与篇中作映带。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、尧、舜之处,风教固殊焉。余身所涉历,见所在长老,往往称黄帝、尧、舜旧迹,与其风俗教化固有不同。则他书之言黄帝者,亦或可征也。 ○五转。总之,不离古文者近是。古文,《尚书》也。大要以不背《尚书》所载者为近于是。然太拘泥,则不载者岂无可征者乎?故曰“近是”也。 ○六转。予观《春秋》《国语》,其发明《五帝德》《帝系姓》章矣,顾弟同第。弗深考,其所表见皆不虚。备载则有《五帝德》等篇。我观《国语》,其间发明二篇之说为甚章著,顾儒者但不深考,而或不传耳。其二篇所发明,章著而表见,验之风教固殊者,皆实而不虚,则亦或可征矣。 ○七转。《书》缺有间矣,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。况《尚书》缺亡,其间多矣,岂可以其缺亡而遂已乎?其尚遗佚,若黄帝以下之事,乃时时见于他说。如百家、《五帝德》之类,皆他说也。又岂可以搢绅难言,儒者不传,而不择取乎? ○八转。将《尚书》《国语》等一总。非好学深思,心知其意,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。事在疑信间,则当会其意。非好学深思,心知其意,不能择取。而浅见寡闻者,固难为之言也。 ○九转。余并论次,择其言尤雅者,应“文不驯雅”。故著为本纪书首。余非止据《尚书》论次尧以下,且并黄帝、颛顼、帝喾而论次之。于《五帝德》等书,择其言之尤雅者取之。则其不雅者,在所不取也。 ○结出一生作史之意。

此为赞语之首,古质奥雅,文简意多。转折层曲,往复回环。其传疑不敢自信之意,绝不作一了结语。乃赞语中之尤超绝者。

《五帝本紀贊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五帝本紀贊 史記

太史公司馬遷自謂也。遷爲太史公官。曰、學者多稱五帝、尚矣。五帝、黄帝、顓頊、帝嚳、堯、舜。尚、久遠也。學者多稱五帝、已久遠矣。 ○鎖一句、下卽捷轉。然尚書獨載堯以來、其可徵而信者、莫如尚書。然其所載、獨有堯以來、而不載黄帝、顓頊、帝嚳。則所徵者、猶有藉于他書也。 ○二轉。而百家言黄帝、其文不雅馴、薦同搢、紳先生難言之。馴、訓也。百家雖言黄帝、又涉于神怪、皆非典雅之訓。故當世士大夫皆不敢道、則不可取以爲徵也。 ○三轉。孔子所傳、宰予問五帝德、及帝繫姓、儒者或不傳。五帝德、帝繫姓二篇、見大戴禮及家語、雖稱孔子傳于宰我、而儒者疑非聖人之言、故不傳以爲實。則似未可全徵而信也。 ○四轉。余嘗西至空峒、空峒、山名。黄帝問道廣成子處。北過涿鹿、涿鹿、亦山名、在嬀州。山側有涿鹿城、卽黄帝堯舜之都。東漸尖、於海、南浮江淮矣。點東南西北、與篇中作映帶。至長老皆各往往稱黄帝堯舜之處、風教固殊焉。余身所涉歷、見所在長老、往往稱黄帝堯舜舊蹟、與其風俗教化、固有不同。則他書之言黄帝者、亦或可徵也。 ○五轉。總之、不離古文者近是。古文、尚書也。大要以不背尚書所載者、爲近于是。然太拘泥、則不載者豈無可徵者乎、故曰近是也。 ○六轉。予觀春秋國語、其發明五帝德、帝繫姓、章矣。顧弟同第、弗深考、其所表見皆不虛。備載則有五帝德等篇。我觀國語、其間發明二篇之說爲甚章著。顧儒者但不深考、而或不傳耳。其二篇所發明、章著而表見、驗之風教固殊者、皆實而不虛、則亦或可徵矣。 ○七轉。書缺有間矣、其軼乃時時見於他說。況尚書缺亡、其間多矣、豈可以其缺亡而遂已乎。其尚遺佚、若黄帝以下之事、乃時時見于他說。如百家五帝德之類、皆他說也。又豈可以搢紳難言、儒者不傳、而不擇取乎。 ○八轉。將尚書國語等一總。非好學深思、心知其意、固難爲淺見寡聞道也。事在疑信間、則當會其意。非好學深思、心知其意、不能擇取。而淺見寡聞者、固難爲之言也。 ○九轉。余并論次、擇其言尤雅者、應文不馴雅。故著爲本紀書首。余非止據尚書論次堯以下、且並黄帝、顓頊、帝嚳而論次之。于五帝德等書、擇其言之尤雅者取之。則其不雅者、在所不取也。 ○結出一生作史之意。

此爲贊語之首、古質奧雅、文簡意多。轉折層曲、往復回環。其傳疑不敢自信之意、絕不作一了結語。乃贊語中之尤超絕者。

《宋玉对楚王问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宋玉对楚王问 《楚辞》

楚襄王问于宋玉屈原弟子,为楚大夫。曰:“先生其有遗行与?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?”遗,缺失也。 ○问得有风致。

宋玉对曰:“唯,一应。然。再应。有之。三应。 ○连下三应,极力摹神。愿大王宽其罪,使得毕其辞。入三语,委婉。

“客有歌于郢颍。中者,郢,楚都。其始曰《下里》《巴人》,最下曲名。国中属祝。而和者数千人;属,聚也。 ○和者甚众。其为《阳阿》《薤械。露》,次下曲名。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;和者亦众。其为《阳春》《白雪》,高曲之名。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;和者已寡。 ○“数十人”,加“不过”字,妙。引商刻羽,杂以流徵,纸。 ○五音协律,最高之曲。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。和者甚寡。 ○“数人”,又加“而已”字,妙。是其曲弥高,其和弥寡。总上四段。

“故鸟有凤而鱼有鲲。总下二段。 ○已上先开后总,此先总后开,法变。凤凰上击九千里,绝云霓,负苍天,足乱浮云,*安平秋校勘记:《昭明文选》无“足乱浮云”四字。翱翔乎杳冥之上;杳冥,绝远也。 ○写凤凰下如许语。夫藩篱之鷃,晏。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!鷃,鹌鹑也。 ○写鷃只下“藩篱”二字。鲲鱼朝发昆仑之墟,暴仆。奇。于碣杰。石,暮宿于孟诸;昆仑山,在西北,去嵩山五万里。暴,露也。鱼之须鬣曰鬐。碣石,近海山名,在冀北。孟诸,薮泽名,在梁国睢阳县东北。 ○写鲲鱼下如许语。夫尺泽之鲵,倪。岂能与之量江海之大哉!写鲵只下“尺泽”二字。 ○先喻之以歌,言行高不合于俗。又喻之以物,言品高俗不能知。唯俗不能知,所以不合于俗也。下撇然转入正意作结,紧陗。

“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鲲也,上用一“故”字转,此又用一“故”字转,章法奇妙。士亦有之。夫圣人瑰规。意琦行,超然独处;世俗之民,又安知臣之所为哉!”瑰,伟也。琦,美也。 ○与上一样写法,佳妙。

意想平空而来,绝不下一实笔,而骚情雅思,络绎奔赴,固轶群之才也。“夫圣人”一段,单笔短掉,不说尽,不说明,尤妙。

《宋玉對楚王問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宋玉對楚王問 楚辭

楚襄王問於宋玉屈原弟子、爲楚大夫。曰、先生其有遺行與、何士民衆庶不譽之甚也。遺、缺失也。 ○問得有風致。宋玉對曰、唯、一應。然、再應。有之。三應。 ○連下三應、極力摹神。願大王寬其罪、使得畢其辭。入三語、委婉。客有歌於郢潁、中者、郢、楚都。其始曰下里巴人、最下曲名。國中屬祝、而和者數千人。屬、聚也。 ○和者甚衆。其爲陽阿薤械、露、次下曲名。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。和者亦衆。其爲陽春白雪、高曲之名。國中屬而和者、不過數十人。和者已寡。 ○數十人、加不過字、妙。引商刻羽、雜以流徵、紙、 ○五音協律、最高之曲。國中屬而和者、不過數人而已。和者甚寡。 ○數人、又加而已字、妙。是其曲彌高、其和彌寡。總上四段。故鳥有鳳、而魚有鯤。總下二段。 ○已上先開後總、此先總后開、法變。鳳凰上擊九千里、絕雲霓、負蒼天、足亂浮雲、翱翔乎杳冥之上。杳冥、絕遠也。 ○寫鳳凰下如許語。夫藩籬之鷃、晏、豈能與之料天地之高哉。鷃、鵪鶉也。 ○寫鷃只下藩籬二字。鯤魚朝發崐崙之墟、暴僕、奇、於碣傑、石、暮宿於孟諸。崐崙山、在西北、去嵩山五萬里。暴、露也。魚之鬚鬣曰鬐。碣石、近海山名、在冀北。孟諸、藪澤名、在梁國睢陽縣東北。 ○寫鯤魚下如許語。夫尺澤之鯢、倪、豈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。寫鯢只下尺澤二字。 ○先喻之以歌、言行高不合于俗。又喻之以物、言品高俗不能知。唯俗不能知、所以不合于俗也。下撇然轉入正意作結、緊陗。故非獨鳥有鳳而魚有鯤也、上用一故字轉、此又用一故字轉、章法奇妙。士亦有之。夫聖人瑰規、意琦行、超然獨處、世俗之民、又安知臣之所爲哉。瑰、偉也。琦、美也。 ○與上一樣、寫法佳妙。

意想平空而來、絕不下一實筆、而騷情雅思、絡繹奔赴、固軼羣之才也。夫聖人一段、單筆短掉、不說盡、不說明、尤妙。

《卜居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卜居 《楚辞》

屈原既放,屈原,名平,为楚怀王左徒,王甚任之。上官大夫心害其能,因谗之,遂被防。三年不得复见。竭知尽忠,而蔽障于谗;心烦虑乱,不知所从。先叙卜居之由。乃往见太卜郑詹尹曰:“余有所疑,愿因先生决之。”詹尹乃端䇲策。拂龟端,正也。䇲,蓍茎。端䇲,将以筮也。拂龟,将以卜也。曰:“君将何以教之?”写肯卜,妙。

屈原曰:“吾宁悃悃款款,朴以忠乎?将送往劳去声。来,斯无穷乎?悃款,诚实倾尽貌。送往劳来,谓随俗高下。无穷,不困穷也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一。宁诛锄草茆卯。以力耕乎?将游大人以成名乎?游,遍谒也。大人,谓嬖幸者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二。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?将从俗富贵以媮同偷。生乎?媮,乐也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三。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?将哫足。资。憟斯,喔握。伊。如。唲,而。以事妇人乎?保真,谓保守其天真。哫訾,以言求媚也。憟,诡随也。斯,语辞。喔咿嚅唲,强言笑貌。妇人,暗指怀王宠姬郑袖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四。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?将突梯滑骨。稽,如脂如韦,以絜楹乎?突梯,滑㳠貌。滑稽,圆转貌。脂,肥泽。韦,柔软。楹,屋柱圆物。絜,比絜。本方而求圆也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五。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?将氾氾若水中之凫乎?驹,马之小者。凫,野鸭。与波上下,偷以全吾躯乎?拖一句,参差入,妙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六。宁与骐骥亢轭乎?将随驽马之迹乎?骐骥,千里马。亢,当也。轭,辕端横木,驾马领者。驽,下乘也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七。宁与黄鹄比翼乎?将与鸡鹜务。争食乎?黄鹄,大鸟,一举千里。鹜,鸭也。 ○“不知所从”八。 ○以上八条,只一意,而无一句重沓,所以为妙。此孰吉孰凶?何去何从?祝辞毕。下是诉詹尹,乃心烦虑乱之由也。世溷魂去声。浊而不清:无限感慨。蝉翼为重,千钧为轻;黄钟毁弃,瓦釜雷鸣;二句起下一句。谗人高张,贤士无名。溷浊不清如此。吁嗟默默兮,谁知吾之廉贞?”无限感慨。 ○写得又似要卜,又似不要卜,心烦虑乱,不知所从。

詹尹乃释䇲而谢曰:写不肯卜,又妙。“夫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;为尺而不足,则有所短。为寸而有馀,则有所长。 ○引鄙语起下文。物有所不足,智有所不明;物,指龟而言。数有所不逮,神有所不通。数,指䇲而言。用君之心,行君之意。六“有所”字,本接末句,横插此八字,奇陗。龟䇲诚不能知此事!”

屈原疾邪曲之害公,方正之不容,故设为不知所从,而假龟策以决之,非实有所疑而求之于卜也。中间请卜之词,以一“宁”字、“将”字到底,语意低昂,隐隐自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