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杜蕢揚觶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杜蕢揚觶左傳作屠蒯 檀弓下 禮記

智、悼子晉大夫、知罃。卒、未葬。平公飲酒、師曠、李調侍。與君同飲。鼓鐘。

杜蕢快、自外來、聞鐘聲。曰、安在。驚怪之辭。曰、在寢。杜蕢入寢、歷階而升。入字、對下出字。升字、對下降字。酌曰、曠飲斯。又酌曰、調飲斯。又酌、堂上北面坐飲之。坐。跪也。 ○凡三酌者、旣罰二子、又自罰也。降、趨而出。布成疑陣、妙人妙用。平公呼而進之、曰、蕢、曩者爾心或開予、是以不與爾言。爾之初入、我意爾必有所開發于我、是以不先與爾言。爾飲去聲、曠、何也。曰、子卯不樂。桀以乙卯日死、紂以甲子日死、謂之疾日。故君不舉樂。知悼子在堂、在殯也。斯其爲子卯也大矣。君于卿大夫、比葬不食肉、比卒哭不舉樂。悼子在殯、而可作樂燕飲乎。桀紂異代之君、悼子同體之臣、故以爲大于子卯也。 ○句法婉而多風。曠也、太師也、不以詔、是以飲之也。詔、告也。 ○責其曠職。爾飲調、何也。曰、調也、君之䙝臣也、爲一飲一食忘君之疾、是以飲之也。調爲近習之臣、貪于飲食、而忘君之疾日。 ○責其徇君。爾飲、何也。曰、蕢也、宰夫也、非刀匕比、是共、供、又敢與預、知防、是以飲之也。匕、匙也。宰夫不專供刀匕之職、而敢與知諫爭防閑之事、是侵官矣。 ○自責其越分。 ○三對、已注意晉君、特口未道破耳。

平公曰、寡人亦有過焉、酌而飲寡人。頓地開悟。杜蕢洗而揚觶。志、 ○揚、舉也。觶、罰爵。盥洗而後舉、致其潔敬也。 ○杜蕢至此、快心極矣。公謂侍者曰、如我死、則必毋廢斯爵也。欲以此爵、爲後世戒。至於今、旣畢獻、斯揚觶、謂之杜舉。至今晉國行燕禮之終、必舉此觶。謂之杜舉者、言此觶乃昔日杜蕢所舉也。 ○住句、閒情點綴、妙。

平公失禮燕飲、使杜蕢入寢而直斥其非、未必卽能任過。乃三酌之後、竟不言而出、先令猜疑、不知爲何故。及一一說出、乃不覺爽然自失矣。此易所謂納約自牖、終無咎者也。文甚奇幻。

《公子重耳对秦客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公子重耳对秦客 《礼记·檀弓下》

晋献公之丧,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,时重耳避难在狄,穆公使公子絷往吊之。且曰:吊为正礼,故以“且曰”起下辞。“寡人闻之,亡国恒于斯,得国恒于斯。斯,指此时而言。虽吾子俨然在忧服之中,丧去声。亦不可久也,时亦不可失也,孺子其图之。”俨然,端静持守之貌。丧,失位也。时,谓死生交代之际。勉其奔丧反国,以谋袭位。 ○是吊,是慰,亦是劝,情文婉切。以告舅犯。入而告舅子犯。舅犯曰:“孺子其辞焉。辞其相勉反国谋袭之命。丧人无宝,仁亲以为宝。失位去国之人,无以为宝,惟仁爱思亲,乃其宝也。父死之谓何?又因以为利,而天下其孰能说如字。之。父死谓是何事?若乘此而谋得国,是以父死为利,天下之人,孰能解说我为无罪乎? ○一片假仁假义,妆饰得好。孺子其辞焉。”复一句,丁宁无限。

公子重耳对客曰:出而答秦使者。“君惠吊亡臣重耳,身丧父死,不得与预。于哭泣之哀,以为君忧。谢其来吊。父死之谓何?或敢有他志,以辱君义!”他志,谓求位之志。辱君义者,辱君惠吊之意也。 ○意与上同,而文法更变。稽颡而不拜,哭而起,起而不私。不私,不再与使者私言也。 ○举动饶有经济。

子显作韅。 ○公子絷字。以致命于穆公。穆公曰:“仁夫,公子重耳!“仁夫”二字,沉吟叹赏,心服之至。夫稽颡而不拜,则未为后也,故不成拜。哭而起,则爱父也。起而不私,则远去声。利也。”丧礼,先稽颡后拜,谓之成拜。乃为后者所以谢吊礼之重。爱父,哀痛其父也。远利,不以得国为利,而远之也。 ○从穆公口中解上三句,笔甚奇幻。

秦穆之言,虽若有纳重耳之意,然亦安知不以此言试之?晋君臣险阻备历,智深勇沉,故所对纯是一团大道理,使秦伯不觉心折。英雄欺人,大率如此。

《公子重耳對秦客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公子重耳對秦客 檀弓下 禮記

晉獻公之喪、秦穆公使人弔公子重耳。時重耳避難在狄、穆公使公子縶往弔之。且曰、弔爲正禮、故以且曰起下辭。寡人聞之、亡國恆于斯、得國恆於斯。斯、指此時而言。雖吾子儼然在憂服之中、喪去聲、亦不可久也、時亦不可失也、孺子其圖之。儼然、端靜持守之貌。喪、失位也。時、謂死生交代之際。勉其奔喪反國、以謀襲位。 ○是弔、是慰、亦是勸、情文婉切。以告舅犯。入而告舅子犯。舅犯曰、孺子其辭焉。辭其相勉反國謀襲之命。喪人無寶、仁親以爲寶。失位去國之人、無以爲寶、惟仁愛思親、乃其寶也。父死之謂何、又因以爲利、而天下其孰能說如字、之。父死謂是何事、若乘此而謀得國、是以父死爲利。天下之人、孰能解說我爲無罪乎。 ○一片假仁假義、妝飾得好。孺子其辭焉。複一句、丁寧無限。公子重耳對客曰、出而答秦使者。君惠弔亡臣重耳、身喪父死、不得與預、於哭泣之哀、以爲君憂。謝其來弔。父死之謂何、或敢有他志、以辱君義。他志、謂求位之志。辱君義者、辱君惠弔之意也。 ○意與上同、而文法更變。稽顙而不拜、哭而起、起而不私。不私、不再與使者私言也。 ○舉動饒有經濟。子顯作韅。 ○公子縶字。以致命於穆公。穆公曰、仁夫公子重耳。仁夫二字、沉吟歎賞、心服之至。夫稽顙而不拜、則未爲後也、故不成拜。哭而起、則愛父也。起而不私、則遠去聲、利也。喪禮、先稽顙後拜、謂之成拜。乃爲後者所以謝弔禮之重。愛父、哀痛其父也。遠利、不以得國爲利、而遠之也。 ○從穆公口中解上三句、筆甚奇幻。

秦穆之言、雖若有納重耳之意、然亦安知不以此言試之。晉君臣險阻備歷、智深勇沉、故所對純是一團大道理、使秦伯不覺心折。英雄欺人、大率如此。

《有子之言似夫子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有子之言似夫子 《礼记·檀弓上》

有子问于曾子曰:“问作闻。去声。于夫子乎?”仕而失位曰丧。曰:“闻之矣。‘丧欲速贫,死欲速朽。’”上只问丧,此又带出死”字来,遂成一篇对待文字。有子曰:“是非君子之言也。”一辨。曾子曰:“参也闻诸夫子也。”一证。有子又曰:“是非君子之言也。”又一辨。曾子曰:“参也与子游闻之。”又一证。有子曰:“然。信有是言。然则夫子有为去声。言之也。”开一解,伏末二段。

曾子以斯言告于子游。子游曰:“甚哉,有子之言似夫子也!平日门人皆以有子之言为似夫子,故子游叹其甚。昔者夫子居于宋,见桓司马即桓魋。自为石椁,三年而不成。夫子曰:‘若是其靡也,死不如速朽之愈也。’靡,侈也。死之欲速朽,为桓司马言之也。速朽之言有为。南宫敬叔鲁大夫,孟僖子之子仲孙阅。反,失位去鲁而反国。必载宝而朝。欲行赂以求复位。夫子曰:‘若是其货也,丧不如速贫之愈也。’丧之欲速贫,为敬叔言之也。”速贫之言有为。

曾子以子游之言告于有子。有子曰:“然。言果有为。吾固曰非夫子之言也。”复一句,结上生下。曾子曰:“子何以知之?”有子曰:“夫子制于中都,四寸之棺,五寸之椁。定公九年,孔子为中都宰,制棺椁之法制。以斯知不欲速朽也。以有棺椁之制,知速朽非夫子之言。昔者夫子失鲁司寇,将之荆,盖先之以子夏,又申之以冉有。荆,楚本号。将适楚,而先使二子继往者,盖欲观楚之可仕与否,而谋其可处之位。以斯知不欲速贫也。”以有行使之资,知速贫非夫子之言。

前二段,子游解欲速朽、速贫之故。后二段,有子自言所以知其不欲速朽、速贫之故。章法极整练,又极玲珑。

《有子之言似夫子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有子之言似夫子 檀弓上 禮記

有子問于曾子曰、問作聞。去聲、於夫子乎。仕而失位曰喪。曰、聞之矣。喪欲速貧、死欲速朽。上只問喪、此又帶出死字來、遂成一篇對待文字。有子曰、是非君子之言也。一辨。曾子曰、參也聞諸夫子也。一證。有子又曰、是非君子之言也。又一辨。曾子曰、參也與子游聞之。又一證。有子曰、然。信有是言。然則夫子有爲去聲、言之也。開一解、伏末二段。曾子以斯言告於子游。子游曰、甚哉有子之言似夫子也。平日門人皆以有子之言爲似夫子、故子游歎其甚。昔者夫子居于宋、見桓司馬卽桓魋。自爲石椁、三年而不成、夫子曰、若是其靡也、死不如速朽之愈也。靡、侈也。死之欲速朽、爲桓司馬言之也。速朽之言有爲。南宮敬叔魯大夫、孟僖子之子仲孫閱。反、失位去魯而反國。必載寶而朝、欲行賂以求復位。夫子曰、若是其貨也、喪不如速貧之愈也。喪之欲速貧、爲敬叔言之也。速貧之言有爲。曾子以子游之言告於有子。有子曰、然。言果有爲。吾固曰非夫子之言也。複一句、結上生下。曾子曰、子何以知之。有子曰、夫子制于中都、四寸之棺、五寸之椁。定公九年、孔子爲中都宰、制棺椁之法制。以斯知不欲速朽也。以有棺椁之制、知速朽非夫子之言。昔者夫子失魯司寇、將之荊、蓋先之以子夏、又申之以冉有。荊、楚本號。將適楚、而先使二子繼往者、蓋欲觀楚之可仕與否、而謀其可處之位。以斯知不欲速貧也。以有行使之資、知速貧非夫子之言。

前二段、子游解欲速朽速貧之故。後二段、有子自言所以知其不欲速朽速貧之故。章法極整練、又極玲瓏。

《曾子易箦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曾子易箦  《礼记·檀弓上》

曾子寝疾,病。病者,疾之甚也。乐正子春曾子弟子。坐于床下,曾元、曾申俱曾子子。坐于足,童子隅坐而执烛。点次错落有致。

童子曰:“华而睆,缓。大夫之箦责。与?”华者,画饰之美好。睆者,节目之平莹。箦,簟也。子春曰:“止!”使童子勿言也。曾子闻之,瞿据。然曰:“呼!”呵去声。 ○瞿然,惊貌。呼,发声欲问也。 ○“止”字、“呼”字,相应甚警。曰:童子又言。“华而睆,大夫之箦与?”若为不解,语足会心。曾子曰:“然。曾子识童子之意,故然之。斯季孙之赐也,我未之能易也。元,起易箦。”以病不能自起而易,命元扶易。曾元曰:“夫子之病革戟。矣,不可以变。革,亟也。变,动也。幸而至于旦,请敬易之。”玩“幸而至于旦”句,始知前“执烛”二字,非浪笔。曾子曰:“尔之爱我也不如彼。彼,谓童子。君子之爱人也以德,所见者大。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。姑息,苟安也。 ○所见者小。吾何求哉?吾得正而毙焉,斯已矣。”垂没而精神不乱,足征守身之学。举扶而易之,反席未安而没。可谓毙于正矣。

宋朱子云:季孙之赐,曾子之受,皆为非礼。或者因仍习俗,尝有是事,而未能正耳。但及其疾病不可以变之时,一闻人言,而必举扶而易之,则非大贤不能矣。此事切要处,正在此毫厘顷刻之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