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吴子使札来聘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吴子使札来聘 《公羊传》襄公二十九年

吴无君、无大夫,据向之会称国。此何以有君、有大夫?吴始君、臣并见。贤季子也。何贤乎季子?让国也。让国”二字,括尽全篇。其让国奈何?谒也,馀祭债,也,夷昧也,与季子同母者四。与,并也。季子弱而才,兄弟皆爱之,同欲立之以为君。父寿梦欲立之而不受,至是兄弟又同欲立之。 ○以国让谒。谒曰:“今若是迮谪。而与季子国,迮,骤也。季子犹不受也。可见前已不受,从谒口中补出,妙。请无与子而与弟,弟兄迭为君,而致国乎季子。”曲为季子受地。皆曰:“诺。”三字,写同欲立之如见,妙。故诸为君者,皆轻死为勇,饮食必祝曰:“天苟有吴国,尚速有悔于予身。”悔,咎也。急欲致国于季子意。 ○自是发于至诚,不愧句吴后裔。故谒也死,馀祭也立;馀祭也死,夷昧也立;夷昧也死,则国宜之季子者也。顿句生姿。

季子使去声。而亡焉。因出使而不归。僚者,夷昧子。长庶也,于三君之子为长。即之。就位也。季子使而反,至而君之尔。闻僚既立乃归。 ○以国让僚。阖庐谒之子。曰:“先君之所以不与子国而与弟者,凡为去声。季子故也。先提一句。将从先君之命与,平声。则国宜之季子者也。如不从先君之命与,则我宜立者也。两意一正一反,阖庐之言亦是。僚恶乌。得为君乎?”后断一句。于是使专诸刺僚,专诸,膳宰。僚嗜炙鱼,因进鱼而刺之。 ○让变为争,奇。而致国乎季子。争矣复让,更奇。季子不受曰:“尔弒吾君,吾受尔国,是吾与尔为篡也。以分言,伏下“义”字。尔杀吾兄,杀兄之子,亦犹杀兄。吾又杀尔,是父子兄弟相杀,终身无已也。”以情言,伏下“仁”字。去之延陵,终身不入吴国。延陵,吴下邑。《礼》:“公子无去国之义,故不越境。”国,谓国都,既不忍讨阖庐,义不可留事,故不入。 ○超然物外。故君子以其不受为义,以其不杀为仁。千古定论。 ○以国让阖庐。 ○收完让国事。

贤季子,则吴何以有君、有大夫?以季子为臣,则宜有君者也。以季子贤,许有大夫,则宜使有君。 ○又缴有君、有大夫,完密;下复洗发称名作结,经义一字不漏。札者何?吴季子之名也。春秋贤者不名,或书字,或书子。此何以名?许夷狄者,不壹而足也。不以一事之美而遽足,以待之者严也。季子者,所贤也,曷为不足乎季子?许人臣者必使臣,许人子者必使子也。臣子尊荣,莫不欲与君父共之。故许之者,必使其可为臣子。贤季子而称名,所以使其为吴臣子也。 ○奇思创解。

泰伯让周,此则兄弟让国,可谓无忝厥祖矣。然不可以为训也。迨于僚、光,骨肉相残,非季子贤明,则流祸不止,此《春秋》所以重予之欤?

《吳子使札來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吳子使札來聘 襄公二十九年 公羊傳

吳無君無大夫、據向之會稱國。此何以有君有大夫、吳始君臣並見。賢季子也。何賢乎季子、讓國也。讓國二字、括盡全篇。其讓國奈何。謁也、餘祭債、也、夷昧也、與季子同母者四。與、并也。季子弱而才、兄弟皆愛之、同欲立之以爲君。父壽夢欲立之而不受、至是兄弟又同欲立之。 ○以國讓謁。謁曰、今若是迮謫、而與季子國、迮、驟也。季子猶不受也。可見前已不受、從謁口中補出、妙。請無與子而與弟、弟兄迭爲君、而致國乎季子。曲爲季子受地。皆曰、諾。三字、寫同欲立之如見、妙。故諸爲君者、皆輕死爲勇、飲食必祝曰、天苟有吳國、尚速有悔於予身。悔、咎也。急欲致國于季子意。 ○自是發于至誠、不愧句吳後裔。故謁也死、餘祭也立。餘祭也死、夷昧也立。夷昧也死、則國宜之季子者也。頓句生姿。季子使去聲、而亡焉。因出使而不歸。僚者、夷昧子。長庶也、于三君之子爲長。卽之。就位也。季子使而反、至而君之爾。聞僚旣立乃歸。 ○以國讓僚。闔廬謁之子。曰、先君之所以不與子國而與弟者、凡爲去聲、季子故也。先提一句。將從先君之命與、平聲、則國宜之季子者也。如不從先君之命與、則我宜立者也。兩意一正一反、闔廬之言亦是。僚惡烏、得爲君乎。後斷一句。於是使專諸刺僚、專諸、膳宰。僚嗜炙魚、因進魚而刺之。 ○讓變爲爭、奇。而致國乎季子。爭矣復讓、更奇。季子不受曰、爾弒吾君、吾受爾國、是吾與爾爲篡也。以分言、伏下義字。爾殺吾兄、殺兄之子、亦猶殺兄。吾又殺爾、是父子兄弟相殺、終身無已也。以情言、伏下仁字。去之延陵、終身不入吳國。延陵、吳下邑。禮、公子無去國之義、故不越境。國謂國都、旣不忍討闔廬、義不可留事、故不入。 ○超然物外。故君子以其不受爲義、以其不殺爲仁。千古定論。 ○以國讓闔廬。 ○收完讓國事。賢季子、則吳何以有君有大夫。以季子爲臣、則宜有君者也。以季子賢、許有大夫、則宜使有君。 ○又繳有君有大夫完密、下復洗發稱名作結、經義一字不漏。札者何、吳季子之名也。春秋賢者不名、或書字、或書子。此何以名。許夷狄者、不壹而足也。不以一事之美而遽足、以待之者嚴也。季子者、所賢也、曷爲不足乎季子。許人臣者必使臣、許人子者必使子也。臣子尊榮、莫不欲與君父共之。故許之者、必使其可爲臣子。賢季子而稱名、所以使其爲吳臣子也。 ○奇思創解。

泰伯讓周、此則兄弟讓國、可謂無忝厥祖矣。然不可以爲訓也。迨于僚、光、骨肉相殘、非季子賢明、則流禍不止、此春秋所以重予之歟。

《宋人及楚人平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宋人及楚人平 《公羊传》宣公十五年

外平不书,前楚、郑平不书。此何以书?大其平乎己也。己,指华元、子反,对君而言也。 ○提出主意。何大其平乎己?庄王围宋,军有七日之粮尔,尽此不胜,将去而归尔。先插子反语作叙事,文情妙绝。于是使司马子反乘堙因。而闚宋城,宋华元亦乘堙而出见之。堙,距堙,上城具。 ○相见便奇。司马子反曰:“子之国如何?”华元曰:“惫败。矣。”惫,疲极也。曰:“何如?”问惫状。曰:“易子而食之,析骸而炊之。”竟以实告。司马子反曰:“嘻!甚矣惫!倒句妙。若言“惫甚矣”,便无味。虽然,虽如子言。吾闻之也:围者见围者。钳。马而秣之,以粟饮马曰秣。柑者,以木衔马口,使不得食,示有蓄积。使肥者应客。肥,谓肥马。示饱足也。是何子之情也?”情,实也。 ○怪其以实告。子反之心已动。华元曰:“吾闻之:君子见人之厄则矜之,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。吾见子之君子也,是以告情于子也。”说出实告之故,尤足动人。司马子反曰:“诺。勉之矣。令勉力坚守。 ○已心许之,而语绝不露,妙。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,尽此不胜,将去而归尔。”亦以实告。揖而去之。

反于庄王。反报于庄王。庄王曰:“何如?”司马子反曰:“惫矣!”曰:“何如?”曰:“易子而食之,析骸而炊之。”庄王曰:“嘻!甚矣惫!覆前语,不变一字,文法最纡徐有韵。虽然,虽然惫极。吾今取此,然后而归尔。”本将去而归,转欲乘其惫。司马子反曰:“不可。臣已告之矣,军有七日之粮尔。”亦以实告。庄王怒曰:“吾使子往视之,子曷为告之?”司马子反曰:“以区区之宋,犹有不欺人之臣,可以楚而无乎?是以告之也。”华元全以“君子”二字感动子反,子反全以“不欺”二字感动庄王。庄王曰:“诺。舍而止。命子反筑舍处此,以示不去。虽然,虽我粮尽。吾犹取此,然后归尔。”庄王被子反感动,欲取不可,欲去不甘,意实无聊,故复作此语。观下“臣请归尔”“吾亦从子而归尔”便见。司马子反曰:“然则君请处于此,臣请归尔。”谐语正极得力。庄王曰:“子去我而归,吾孰与处于此?吾亦从子而归尔。”谐语得力如此。引师而去之。故君子大其平乎己也。结出主意。此皆大夫也,其称“人”何?贬。曷为贬?平者在下也。罪其专也。既大之,复贬之,洗发经文无漏义。

通篇纯用复笔,曰“惫矣”、曰“甚矣惫”、曰“诺”、曰“虽然”,愈复愈变,愈复愈韵。末段曰“吾犹取此”而归、曰“臣请归尔”、曰“吾亦从子而归尔”,尤妙绝解颐。

《宋人及楚人平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宋人及楚人平 宣公十五年 公羊傳

外平不書、前楚鄭平不書。此何以書、大其平乎己也。己、指華元子反、對君而言也。 ○提出主意。何大其平乎己。莊王圍宋、軍有七日之糧爾、盡此不勝、將去而歸爾。先插子反語作敍事、文情妙絕。於是使司馬子反乘堙因、而闚宋城、宋華元亦乘堙而出見之。堙、距堙。上城具。 ○相見便奇。司馬子反曰、子之國如何。華元曰、憊敗、矣。憊、疲極也。曰、何如。問憊狀。曰、易子而食之、析骸而炊之。竟以實告。司馬子反曰、嘻、甚矣憊。倒句妙。若言憊甚矣、便無味。雖然、雖如子言。吾聞之也、圍者見圍者。鉗、馬而秣之、以粟飲馬曰秣。柑者、以木銜馬口、使不得食、示有蓄積。使肥者應客、肥、謂肥馬。示飽足也。是何子之情也。情、實也。 ○怪其以實告。子反之心已動。華元曰、吾聞之、君子見人之厄則矜之、小人見人之厄則幸之、吾見子之君子也、是以告情於子也。說出實告之故、尤足動人。司馬子反曰、諾、勉之矣。令勉力堅守。 ○已心許之、而語絕不露、妙。吾軍亦有七日之糧爾、盡此不勝、將去而歸爾。亦以實告。揖而去之、反于莊王。反報于莊王。莊王曰、何如。司馬子反曰、憊矣。曰、何如。曰、易子而食之、析骸而炊之。莊王曰、嘻、甚矣憊。覆前語、不變一字、文法最紆徐有韻。雖然、雖然憊極。吾今取此、然後而歸爾。本將去而歸、轉欲乘其憊。司馬子反曰、不可、臣已告之矣、軍有七日之糧爾。亦以實告。莊王怒曰、吾使子往視之、子曷爲告之。司馬子反曰、以區區之宋、猶有不欺人之臣、可以楚而無乎、是以告之也。華元全以君子二字感動子反、子反全以不欺二字感動莊王。莊王曰、諾、舍而止。命子反築舍處此、以示不去。雖然、雖我糧盡。吾猶取此、然後歸爾。莊王被子反感動、欲取不可、欲去不甘、意實無聊、故復作此語。觀下臣請歸爾、吾亦從子而歸爾、便見。司馬子反曰、然則君請處于此、臣請歸爾。諧語正極得力。莊王曰、子去我而歸、吾孰與處于此、吾亦從子而歸爾。諧語得力如此。引師而去之。故君子大其平乎己也。結出主意。此皆大夫也、其稱人何、貶。曷爲貶、平者在下也。罪其專也。旣大之、復貶之、洗發經文無漏義。

通篇純用復筆、曰憊矣、曰甚矣憊、曰諾、曰雖然、愈復愈變、愈復愈韻。末段曰吾猶取此而歸、曰臣請歸爾、曰吾亦從子而歸爾、尤妙絕解頤。

《春王正月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春王正月 《公羊传》隐公元年

元年者何?君之始年也。人君即位之始年。春者何?岁之始也。岁功之始。王者孰谓?谓文王也。文王,周始受命之王。曷为先言“王”而后言“正月”?王正月也。王者受命改正朔。何言乎王正月?大一统也。王者受命改正朔,自甸、侯以至要、荒咸奉之,故曰大一统。 ○起数语,是一部《春秋》中“元年春王正月”总注。

公何以不言既位?成公意也。从无文字处生文。何成乎公之意?公将平国而反之桓。桓,隐异母弟。平,治也。反,归也。曷为反之桓?桓幼而贵,隐长而卑,其为尊卑也微,国人莫知。微,谓母俱媵也。国人无从分别。 ○先言可掩之势,以见隐不负心,语绝含蕴。隐长又贤,诸大夫扳攀。隐而立之。扳,引也。隐于是焉而辞立,则未知桓之将必得立也。是时公子非一。 ○一转。且如桓立,则恐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。既欲立隐,必不能诚心相桓。 ○二转。 ○虚作二转,字字写出隐深心微虑,以申平国意。故凡隐之立,为去声。桓立也。申欲反之桓意。隐长又贤,何以不宜立?立適,嫡。以长不以贤;立子,以贵不以长。適,谓適夫人之子。子,谓左右媵及侄娣之子。 ○二句表明大义。桓何以贵?母贵也。右媵秩次贵。母贵则子何以贵?子以母贵,母以子贵。子以母秩次得立,母以子立得为夫人。 ○住语法峻意圆。

透发将“平国而反之桓句,推见至隐。末一段,又因隐、桓而表揭立子之义。其下字连句,又跌宕,又闲静,又直截,又虚活,不但以简劲擅长也。

《春王正月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 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春王正月 隱公元年 公羊傳

元年者何、君之始年也。人君卽位之始年。春者何、歲之始也。歲功之始。王者孰謂、謂文王也。文王、周始受命之王。曷爲先言王而後言正月、王正月也。王者受命改正朔。何言乎王正月、大一統也。王者受命改正朔、自甸侯以至要荒咸奉之、故曰大一統。 ○起數語、是一部春秋中元年春王正月總注。公何以不言卽位、成公意也。從無文字處生文。何成乎公之意、公將平國而反之桓。桓、隱異母弟。平、治也。反、歸也。曷爲反之桓、桓幼而貴、隱長而卑、其爲尊卑也微、國人莫知。微、謂母俱媵也。國人無從分別。 ○先言可掩之勢、以見隱不負心、語絕含蘊。隱長又賢、諸大夫扳攀、隱而立之。扳、引也。隱於是焉而辭立、則未知桓之將必得立也。是時公子非一。 ○一轉。且如桓立、則恐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。旣欲立隱、必不能誠心相桓。 ○二轉。 ○虛作二轉、字字寫出隱深心微慮、以申平國意。故凡隱之立、爲去聲、桓立也。申欲反之桓意。隱長又賢、何以不宜立。立適、嫡、以長不以賢、立子、以貴不以長。適、謂適夫人之子。子、謂左右媵及姪娣之子。 ○二句表明大義。桓何以貴、母貴也。右媵秩次貴。母貴則子何以貴、子以母貴、母以子貴。子以母秩次得立、母以子立得爲夫人。 ○住語、法峻意圓。

透發將平國而反之桓句、推見至隱。末一段、又因隱桓而表揭立子之義。其下字連句、又跌宕、又閒靜、又直截、又虛活、不但以簡勁擅長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