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书洛阳名园记后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书洛阳名园记后 李格非

洛阳处天下之中,挟殽、黾萌。之阻,当秦、陇之襟喉,而赵、魏之走集,盖四方必争之地也。点洛阳。天下当无事则已,有事则洛阳必先受兵。予故尝曰:“洛阳之盛衰,天下治乱之候也。”盛衰不过洛阳,而治乱关于天下。

唐贞观、太宗年号。开元明皇年号。之间,公卿贵戚开馆列第于东都者,号千有余邸。底。 ○点名园。及其乱离,继以五季五代。之酷,其池塘竹树,兵车蹂蹴,废而为丘墟;高亭大榭,谢。烟火焚燎,化而为灰烬,与唐共灭而俱亡,无余处矣。予故尝曰:“园囿之兴废,洛阳盛衰之候也。”兴废不过园囿,而盛衰关于洛阳。

且天下之治乱,候于洛阳之盛衰而知;洛阳之盛衰,候于园囿之兴废而得。将“候”字倒用,甚生活。则《名园记》之作,予岂徒然哉?将上二段一总,写出作记意。

呜呼!公卿大夫方进于朝,放乎一己之私,自为之,而忘天下之治忽,欲退享此,得乎?唐之末路是已。感叹欷歔以收之。

名园特游观之末耳,今张大其事,恢广其意,其兴废可以占盛衰,可以占治乱。至小之物,关系至大。有学有识,方有此文。*安平秋校勘记:“张大”,文富堂本作“详叙”。“至小”,文富堂本作“名园”。

《書洛陽名園記後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書洛陽名園記後 李格非

洛陽處天下之中、挾殽黽萌、之阻、當秦隴之襟喉、而趙魏之走集、蓋四方必爭之地也。點洛陽。天下當無事則已、有事則洛陽必先受兵。予故嘗曰、洛陽之盛衰、天下治亂之候也。盛衰不過洛陽、而治亂關于天下。唐貞觀太宗年號。開元明皇年號。之閒、公卿貴戚、開館列第於東都者、號千有餘邸。底、 ○點名園。及其亂離、繼以五季五代。之酷、其池塘竹樹、兵車蹂蹴、廢而爲丘墟。高亭大榭、謝、煙火焚燎、化而爲灰燼。與唐共滅而俱亡、無餘處矣。予故嘗曰、園囿之興廢、洛陽盛衰之候也。興廢不過園囿、而盛衰關于洛陽。且天下之治亂、候於洛陽之盛衰而知。洛陽之盛衰、候於園囿之興廢而得。將候字倒用、甚生活。則名園記之作、予豈徒然哉。將上二段一總、寫出作記意。嗚呼、公卿大夫方進於朝、放乎一己之私、自爲之而忘天下之治忽、欲退享此得乎。唐之末路是已。感歎欷歔以收之。

名園特遊觀之末耳。今張大其事、恢廣其意、其興廢可以占盛衰、可以占治亂。至小之物、關係至大。有學有識、方有此文。

《黄冈竹楼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黄冈竹楼记 王禹偁

黄冈之地多竹,黄冈,县名,今属湖广黄州府。大者如椽,竹工破之,刳枯。去其节,用代陶瓦,比屋皆然,以其价廉而工省也。从竹说起。

子城西北隅,*安平秋校勘记:“子”,原误作“予”,今据《小畜集》改。雉堞圮痞。毁,蓁莽荒秽,雉堞,城上女垣也。因作小楼二间,与月波楼通。月波楼,在府城上,亦王禹偁建。 ○次说因竹作楼。远吞山光,平挹江濑,赖。幽阒倾入声。辽敻,同迥。不可具状。濑,水流沙上也。阒,寂静也。敻,远也。 ○写山川之景。夏宜急雨,有瀑仆。布声;飞泉悬水曰瀑布。冬宜密雪,有碎玉声。宜鼓琴,琴调和畅;宜咏诗,诗韵清绝。宜围棋,子声丁丁争。然;宜投壶,矢声铮铮撑。然。皆竹楼之所助也。上二句,写天时之景。下四句,写人事之景。连下六“宜”句,又下一“助”字,正见有声韵者,与竹相应而倍佳。文致隽绝。

公退之暇,被批。鹤氅敞。衣,羽衣。戴华阳巾,道冠。手执《周易》一卷,焚香默坐,消遣世虑。江山之外,第见风帆沙鸟,烟云竹树而已。待其酒力醒,茶烟歇,送夕阳,迎素月,亦谪居之胜概也。时禹偁谪贬黄州郡。 ○上写竹楼之景,令读者心开目朗。此写登楼之胜,则遥情独往,翩翩欲仙矣。

彼齐云、落星,高则高矣;齐云,楼名,五代韩浦建。落星,亦楼名。井幹、寒。丽谯,华则华矣。汉武帝立井幹楼,高二十丈。丽谯楼,曹韩建。止于贮妓女,藏歌舞,非骚人之事,吾所不取。骚,忧也。屈原作《离骚》,言遭忧也。今谓诗人为骚人。 ○又借四楼反照竹楼,以我幽冷,傲彼繁华。襟怀何等洒落!

吾闻竹工云:“竹之为瓦,仅十稔,饪。若重复之,得二十稔。”谷熟曰稔。古人谓一年为一稔,取谷一熟也。 ○应前竹工一段,起下“明年何处”之意。噫!吾以至道宋太宗年号。乙未岁,自翰林出滁除。上;贬滁州。丙申,移广陵;迁扬州。丁酉,又入西掖;中书省曰西掖。戊戌岁除日,有齐安之命;黄州郡名齐安。己亥闰三月,到郡。四年之间,奔走不暇,未知明年又在何处,岂惧竹楼之易朽乎?细叙数年履历,如闲云野鹤,去留无定。读之可为怆然。后之人与我同志,嗣而葺之,庶斯楼之不朽也。以修葺望之后人,极系恋,又极旷达。

冷淡萧疏,无意于安排措置,而自得之于景象之外。可以上追柳州得意诸记。起结摇曳生情,更觉蕴藉。

《黃岡竹樓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黃岡竹樓記 王禹偁

黃岡之地多竹、黃岡、縣名、今屬湖廣黃州府。大者如椽、竹工破之、刳枯、去其節、用代陶瓦、比屋皆然、以其價廉而工省也。從竹說起。予城西北隅、雉堞圮痞、毀、蓁莽荒穢。雉堞、城上女垣也。因作小樓二閒、與月波樓通。月波樓、在府城上、亦王禹偁建。 ○次說因竹作樓。遠吞山光、平挹江瀨。賴、幽𨶑傾入聲、遼敻、同迥、不可具狀。瀨、水流沙上也。𨶑、寂靜也。敻、遠也。 ○寫山川之景。夏宜急雨、有瀑僕、布聲。飛泉懸水曰瀑布。冬宜密雪、有碎玉聲。宜鼓琴、琴調和暢。宜詠詩、詩韻清絕。宜圍棊、子聲丁丁爭、然。宜投壺、矢聲錚錚撐、然。皆竹樓之所助也。上二句、寫天時之景。下四句、寫人事之景。連下六宜句、又下一助字、正見有聲韻者、與竹相應而倍佳。文致雋絕。公退之暇、被批、鶴氅敞、衣、羽衣。戴華陽巾、道冠。手執周易一卷、焚香默坐、消遣世慮。江山之外、第見風帆沙鳥、煙雲竹樹而已。待其酒力醒、茶煙歇、送夕陽、迎素月、亦謫居之勝概也。時禹偁謫貶黃州郡。 ○上寫竹樓之景、令讀者心開目朗。此寫登樓之勝、則遙情獨往、翩翩欲仙矣。彼齊雲落星、高則高矣。齊雲、樓名、五代韓浦建。落星、亦樓名。井幹寒、麗譙、華則華矣。漢武帝立井幹樓、高二十丈。麗譙樓、曹韓建。止於貯妓女、藏歌舞、非騷人之事、吾所不取。騷、憂也。屈原作離騷、言遭憂也。今謂詩人爲騷人。 ○又借四樓反照竹樓、以我幽冷、傲彼繁華。襟懷何等洒落。吾聞竹工云、竹之爲瓦、僅十稔。飪、若重覆之、得二十稔。榖熟曰稔。古人謂一年爲一稔、取榖一熟也。 ○應前竹工一段、起下明年何處之意。噫、吾以至道宋太宗年號。乙未歲、自翰林出滁除、上、貶滁州。丙申、移廣陵、遷揚州。丁酉、又入西掖、中書省曰西掖。戊戌歲除日、有齊安之命、黃州郡名齊安。己亥閏三月到郡。四年之間、奔走不暇、未知明年又在何處、豈懼竹樓之易朽乎。細敍數年履歷、如閒雲野鶴、去留無定、讀之可爲愴然。後之人與我同志、嗣而葺之、庶斯樓之不朽也。以修葺望之後人、極繫戀、又極曠達。

冷淡蕭疎、無意于安排措置、而自得之于景象之外。可以上追柳州得意諸記。起結搖曳生情、更覺蘊藉。

《待漏院记》简体字版

*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安平秋点校《古文观止(全一册)》(1987年1月第1版 1996年8月第4次印刷)订正

待漏院记 王禹偁

天道不言,而品物亨、岁功成者,何谓也?四时之吏,五行之佐,宣其气矣。圣人不言,而百姓亲、万邦宁者,何谓也?三公论道,六卿分职,张其教矣。天道、圣人对起,立论阔大。是知君逸于上,臣劳于下,法乎天也。三句收上二段。古之善相天下者,自咎、皋。夔至房、魏,可数上声。也。咎陶、后夔,舜臣。房玄龄、魏征,唐相。是不独有其德,亦皆务于勤耳。先提一“勤”字,引起待漏意。况夙兴夜寐,以事一人,卿大夫犹然,况宰相乎!侧重宰相当勤。

朝廷自国初因旧制,设宰相待漏院于丹凤门之右,丹凤门,即朱雀门。凡宰相来朝,至此待玉漏。及晨而后趋朝。 ○点待漏院。示勤政也。紧接上“勤”字。乃若北阙向曙,树。东方未明,相君启行,煌煌火城。相君至止,哕哕诲。鸾声。金门未辟,玉漏犹滴。撤彻。盖下车,于焉以息。忽作韵语描写宰相入院之景,妙甚。待漏之际,相君其有思乎!轻轻带出一“思”字,生出下文二大段文字。

其或兆民未安,思所泰之;四夷未附,思所来之;兵革未息,何以弭米。之;田畴多芜,何以辟之;贤人在野,我将进之;佞人立朝,我将斥之;六气不合,六气,阴、阳、风、雨、晦、明。灾眚生上声。荐至,愿避位以禳之;五刑未措,欺诈日生,请修德以厘离。之。厘,理也。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启,四聪甚迩。四聪,四方之听也。《虞书》:“达四聪。”言广四方之听,以决天下之壅蔽也。相君言焉,时君纳焉。皇风于是乎清夷,苍生以之而富庶。若然,则总百官,食万钱,非幸也,宜也。此段写贤相勤政之思。先用两个“思”字,又转用两个“何以”字、“我将”字,何等可师、可法。

其或私仇未复,思所逐之;旧恩未报,思所荣之;子女玉帛,何以致之;车马玩器,何以取之;奸人附势,我将陟之;直士抗言,我将黜之;三时告灾,上有忧色,构巧词以悦之;群吏弄法,君闻怨言,进谄容以媚之。私心慆慆,滔。 ○慆,慢也。假寐而坐。不脱衣冠而寐曰假寐。九门既开,重瞳屡回。相君言焉,时君惑焉。政柄于是乎隳灰。哉,帝位以之而危矣。若然,则死下狱,投远方,非不幸也,亦宜也。此段写奸相乱政之思,与上贤相一样大费经营,可鄙可恨。

是知一国之政,万人之命,悬于宰相,可不慎欤?总收上二段。复有无毁无誉,旅进旅退,旅,众也。言与众进退。窃位而苟禄,备员而全身者,亦无所取焉。贤相不世出,奸相亦不恒有,此等庸相却多,点出尤足示戒。

棘寺小吏王禹偁称。为文,棘寺,周官所谓外朝之左棘,卿大夫之位也。请志院壁,用规于执政者。是作记本意。

将千古贤相、奸相心事,曲曲描出。辞气严正,可法、可鉴。尤妙在先借“勤”字立说,后将“慎”字作收。盖为相者,一出于勤慎,则所思自有善而无恶。末又说出一种苟禄全身之庸相,其害正与奸相等,尤足以为后世戒。虽名为记,极似箴体。

《待漏院記》繁體字版

*據中華書局《古文觀止(全二冊)》(1959年9月第1版 2013年8月北京第24次印刷)訂正

待漏院記 王禹偁

天道不言、而品物亨、歲功成者、何謂也。四時之吏、五行之佐、宣其氣矣。聖人不言、而百姓親、萬邦寧者、何謂也。三公論道、六卿分職、張其教矣。天道聖人對起、立論闊大。是知君逸於上、臣勞於下、法乎天也。三句收上二段。古之善相天下者、自咎臯、夔至房魏、可數上聲、也。咎陶、后夔、舜臣。房玄齡、魏徵、唐相。是不獨有其德、亦皆務於勤耳。先提一勤字、引起待漏意。況夙興夜寐、以事一人。卿大夫猶然、況宰相乎。側重宰相當勤。朝廷自國初、因舊制、設宰相待漏院於丹鳳門之右、丹鳳門、卽朱雀門。凡宰相來朝、至此待玉漏。及晨而後趨朝。 ○點待漏院。示勤政也。緊接上勤字。乃若北闕向曙、樹、東方未明、相君啓行、煌煌火城。相君至止、噦噦誨、鸞聲。金門未闢、玉漏猶滴。撤徹、蓋下車、於焉以息。忽作韻語、描寫宰相入院之景、妙甚。待漏之際、相君其有思乎。輕輕帶出一思字、生出下文二大段文字。其或兆民未安、思所泰之。四夷未附、思所來之。兵革未息、何以弭米、之。田疇多蕪、何以闢之。賢人在野、我將進之。佞人立朝、我將斥之。六氣不合、六氣、陰、陽、風、雨、晦、明。災眚生上聲、薦至、願避位以禳之。五刑未措、欺詐日生、請脩德以釐離、之。釐、理也。憂心忡忡、待旦而入。九門旣啓、四聰甚邇。四聰、四方之聽也。虞書、達四聰。言廣四方之聽、以決天下之壅蔽也。相君言焉、時君納焉。皇風於是乎清夷、蒼生以之而富庶。若然、則總百官、食萬錢、非幸也、宜也。此段寫賢相勤政之思。先用兩個思字、又轉用兩個何以字、我將字、何等可師可法。其或私讎未復、思所逐之。舊恩未報、思所榮之。子女玉帛、何以致之。車馬玩器、何以取之。姦人附勢、我將陟之。直士抗言、我將黜之。三時告災、上有憂色、構巧詞以悅之。羣吏弄法、君聞怨言、進諂容以媚之。私心慆慆、滔、 ○慆、慢也。假寐而坐。不脫衣冠而寐、曰假寐。九門旣開、重瞳屢回。相君言焉、時君惑焉。政柄於是乎隳灰、哉、帝位以之而危矣。若然、則死下獄、投遠方、非不幸也、亦宜也。此段寫奸相亂政之思、與上賢相一樣大費經營、可鄙可恨。是知一國之政、萬人之命、懸於宰相、可不慎歟。總收上二段。復有無毀無譽、旅進旅退、旅、衆也。言與衆進退。竊位而苟祿、備員而全身者、亦無所取焉。賢相不世出、奸相亦不恆有、此等庸相却多、點出尤足示戒。棘寺小吏王禹偁稱、爲文、棘寺、周官所謂外朝之左棘、卿大夫之位也。請誌院壁、用規於執政者。是作記本意。

將千古賢相奸相心事、曲曲描出。辭氣嚴正、可法可鑒。尤妙在先借勤字立說、後將慎字作收。蓋爲相者、一出于勤慎、則所思自有善而無惡。末又說出一種苟祿全身之庸相、其害正與奸相等。尤足以爲後世戒。雖名爲記、極似箴體。